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情愫浅

  太子大婚的第二天中午,闵秋华和送亲使一行准备回魏国。西陵桓早早的起床,梳洗打扮,衣服换了一身又一身,想起读过一些才子佳人的诗词,西陵桓命人拿来一身红装穿上身,看着自己一身红装的模样,阿桓心底终于满意。

  西陵桓一路跑到宫门口的时候,西陵炎已经在送闵秋华了。阿桓突兀的出现,顾不得礼数慌张的问闵秋华,“殿下今日可是要走了?”闵秋华看着面前的小姑娘,今日她完全不似昨日跋扈,一身红装鲜艳像春天的蝴蝶。秋华笑答:“本王今日回魏国。”

  “梁国风景秀丽,殿下若是不忙可以趁此欣赏一下美景再走啊。我也会,本宫还没尽地主之谊。”西陵桓越说声音越小。闵秋华满眼的笑意看着面前的小公主,心里想,以后会有机会的。

  西陵炎说道:“今日望知回营,这会正在集合,你若现在不过去,怕是得有大半年看不见他了。”西陵桓终于想起今日望知离都,对闵秋华欠身行了一个女儿家的礼,“殿下,本宫先走了,您一路保重。”闵秋华点头,“多谢公主。”望着西陵桓的背影,西陵炎说道:“阿桓今日一身红装来送你,怕是他日就要一身红装嫁与你了。”闵秋华回:“那就是魏国和梁国喜上加喜,天下最好的事情。”

  “阿桓喜欢你,绝不是关乎什么江山社稷,她是真的喜欢你。”西陵炎回答,闵秋华回:“我这一去,恐怕没有什么再见的机会,过几年阿桓公主长大了,身边会有大把的追求者,恐怕早就忘了我。”

  西陵桓一身红装出现在校场的时候,引起了一阵轰动。阿桓公主一身红装来送别青梅竹马的少将军陶望知,两个人依依不舍的场景在皇宫口耳相传,不久甚至整个帝都都知道,圣上爱女心属少将军的事情。

  阿桓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自从闵秋华走后,她整个人安静了很多,不再想着荡秋千、玩耍,而是安静的坐在古琴前整日的抚琴,或者安静的读书。西陵桓的这一切变化,在宫中人眼里,却是思念望知所致。皇上知道此事之后,也心里打算着,等年底陶望知回来,就下旨赐婚,让他们先订婚,等到阿桓16岁时正式出嫁。皇上一边想着,一边觉得陶望知这个小子真是走运,被他心爱的公主看中了,简直是走了狗屎运,又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对。反正,离西陵桓出嫁还有好几年的光景,皇上就开始舍不得了。

  过了盛夏,天气凉爽很多,阿桓走出房间,准备去尚书房给她父皇请安,回头再去一次东宫见一见太子妃。走到尚书房门口,太监跟阿桓说,“杨妃娘娘在和圣上说话呢。”西陵桓皱起眉头,走到书房门口。

  “陛下,阿圭也长大了,也该为您分担国事了,不如在三司安排个官位也好历练一下。”杨妃道。

  “阿圭从小就不爱读书,又体弱多病,还是等他长大一些再说吧。你有时间去陪陪皇后,阿圭的事情朕自有打算。”

  “陛下,阿圭也是您的儿子,阿炎已经是太子又娶了魏国公主,臣妾之前求您将魏国公主许配给圭儿可是您不答应,您难道不爱圭儿吗?”杨妃跪在地上,求着皇上。

  “朕正是在意阿圭才没有让他娶魏公主,圭儿主动告诉朕,他不喜欢魏国公主。朕还要和大臣议事,你走吧。”

  西陵桓转身离开尚书房,又叮嘱门口太监不要告诉别人她来过这里。

  西陵桓去了杨妃寝宫,宫中婢女见到西陵桓来势汹汹紧张的回话,“杨妃娘娘不在宫中。”

  “这皇宫还有本公主去不得的地方吗?”西陵桓瞪着婢女,坐在杨妃的椅子上等她回来。西陵桓小时候,杨妃还是她亲昵的姨娘,作为皇后的贴身婢女,杨妃在宫中从来没有被当做下人。那年夏天,江淮大雨泛滥,民间受灾严重,皇后去佛寺为民祈福。西陵桓则有杨妃照顾在宫中,那日傍晚年幼的西陵桓瞧见杨妃拉着父皇进了内室。第二天便封妃,等待皇后回宫,杨妃已经怀了孩子。皇后过于伤心,一气之下流产了。

  “阿桓,你来了。”杨妃回宫了,不同于在皇上面前低眉顺眼,此刻面对来挑衅的西陵桓,杨妃却颇为冷静。

  “本宫记得阿圭弟弟才10岁,杨妃就着急给阿圭要官职了,也不怕阿圭弟弟累着。”西陵桓开门见山。

  “太子七岁理政,9岁上朝,阿圭身为皇子也应该学***风范,也好早点成才,将来辅助太子。”

  “三司六部确实没有适合阿圭的位置,昨天望知写信来说大营还需要很多士兵,若是能为国家上阵杀敌,倒也是极好。杨妃娘娘,如果阿圭尚未弱冠就为国家立下战功,该是何等荣耀。”

  杨妃神色有些难堪,眼前的姑娘虽然还是少女模样,但是在宫中一向说一不二,她真担心激怒西陵桓。

  “你若是不想在宫里好好生活,阿桓就去告诉母后杨妃娘娘想出家为国祝祷,父皇是不会有意见的。”

  西陵桓甩手离开杨妃宫,杨妃额头不住的浮出冷汗。

  回到雪翠楼之后,阿桓想着,闵秋华也该到魏国了,要不要给他写封书信问候一下,阿桓提笔道:“殿下,自离开梁国已经数日,想必您也回到魏国,一路可还安好?太子妃在宫中一切安好,您不用过于挂念。”阿桓觉得,没有写自己的事情,这封信写了闵秋华也看不懂,于是又写道,“殿下的剑术,本公主正在学习,等殿下再见到本宫时,我们一起舞剑可好?”阿桓停下笔,觉得这句话写的不矜持,但是该怎么既矜持又让闵秋华看懂自己的心意,对于阿桓却是难题。翻来覆去之后,阿桓把写好的信丢出去,用娟秀的笔迹写下,“但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义。”

第二章 情愫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