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折手足

  那天太阳很好,一清早阿桓和母后以及太子夫妇用餐,西陵炎上朝之前还关切的询问秋蓉的身体如何,仔细叮嘱着下人好好照顾,才离去,西陵炎的神态和一般关心妻子的丈夫无异,秋蓉沉浸在幸福里,和煦的点头。

  秋蓉离开之后,母女二人竟然相对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皇后不想让阿桓知道,阿桓却知道母亲已经知道。阿桓许久才说,“母后,儿臣来抚琴吧。”

  阿桓在一边抚琴一边走神,直到东宫的侍女慌张的跑进来,跪在地上,惊慌恐惧的说:“太子妃中毒,被推下水了。”

  阿桓和皇后匆匆起身而去。

  太子妃屋中飘着一股浓郁阴沉的血腥味,一团血糊糊的东西装在盆里被端了出来,阿桓忍不住想吐。

  过了好一会,屋里的味道散了,也收拾干净了。秋蓉整个人像被****摧残过的花骨朵,枝残败叶的落在泥泞里。

  阿桓好想哭,是他们一家人害了她。

  “阿桓,你进来。”

  秋蓉微弱的说到,阿桓轻轻的走进室内。

  秋蓉强支撑的坐起来,眼神里含着巨大的伤悲,她说:“阿桓,告诉我,这不是一个意外对吗?”

  阿桓回答,“刘良娣下毒,这确实不是意外,母后已经严惩她,你要好好休养。”

  “我问的不是这个,这件事真的只是刘妃嫉妒所为吗?”

  秋蓉的问询既是逼问也是哀求,她苍白如雪的样子像一块巨石压在阿桓心头。

  “你失去孩子,难免心绪不好,过段日子就会好起来的。”

  秋蓉突然笑了,“我要你发誓,我今日流产确实只是嫔妃嫉妒所为,没有任何其他原因。否则,你和我哥哥闵秋华一生不能厮守,你永远不会获得幸福!”

  阿桓心头震颤,“秋蓉,你真的想多了。你是梁国唯一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没有人可以取代你。”

  “你发誓!只要你发誓,我就相信这只是一个意外。”

  阿桓咬牙,用尽所有力气平复自己的心绪,发誓道,“今日秋蓉流产一事,确实只是嫔妃嫉妒所为,绝不涉及皇室隐晦。若有半点虚言,我西陵桓将一生不能和闵秋华厮守,一生不会获得幸福。”

  阿桓失魂落魄的离开东宫,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走,直到侍女把她带回翠雪楼,她才发疯一般命人去找陶望知来。

  阿桓蜷缩坐在窗前,一言不发,一遍遍回忆秋蓉流产的模样,耳边一次次回响她发过的誓言。

  “阿桓!”

  听见陶望知的声音,阿桓连忙跳下一直扑进望知的怀里,然后放声大哭。这样的阿桓令陶望知措手不及,陶望知轻轻的安慰着阿桓,但是直到阿桓哭的声嘶力竭,再也发不出声音时候,她也不肯说究竟发生了什么。陶望知这时候越发觉得,他和阿桓之间有着难以言喻的距离。

  天黑了,侍女进来提醒陶望知该离开了。

  “把席子搬到阳台,望知陪我看星星吧。”

  “可是,公主,这要是传出去您和陶将军的名声可如何是好?”

  阿桓眼神祈求的对着陶望知,此时的阿桓只有陶望知可以依靠,可以诉说,她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在这伤心的时候陪着她。陶望知已经示意手下去查今天宫里发生的事情了。在他眼里,一切和阿桓相关的事情都很重要。

  “今晚的事情若是听到半点风声,严厉惩处!”

  两个人坐在秋千上,望着星空,阿桓嘟嘟囔囔的像喝醉了一样,陶望知一边哄着阿桓入睡,一边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愁绪和担忧笼罩在陶望知心头。他和阿桓青梅竹马,阿桓对陶望知的依赖超过了父母,因为是身份贵重的圣上独女,阿桓又一向自由自在,不受约束,和都城里其他王侯郡主格格不入。没有遇到望知前的阿桓是孤独的,直到陶将军的夫人有一天带着望知进宫请安,望知把准备上树的阿桓一把抓了下来,关切的责备了她。

  “望知,从小到大除了我爹娘,你对我最好了。我以前总是闯祸,天天让你担心,以后我好好的,再也不折腾了。”

  “阿桓,你不需要对眼下的事情有任何顾虑,万事都有我在,你下次遇到任何事情一定要让我知道,好吗?”

  阿桓在经历一天波澜之后终于疲惫不堪的入睡了,陶望知吩咐侍女给她盖上被子,又看了看熟睡在秋千上的阿桓之后,离开了翠雪楼。

  深夜的东宫书房也是灯火通明,陶望知知道深夜宫中宵禁,此刻肯定不能出宫,只好去东宫了。

  西陵炎面前如山的奏折和文书正在批阅,他看了眼秋蓉,给了客套又显得虚情假意的关怀,秋蓉只有只字片语,也不想说话。他给了太子对太子妃的礼节问候,却没有丈夫对妻子的关怀担忧。他也没有办法面对秋蓉,只能沉浸在政事里,不去想他一手策划的残忍。

第五章 折手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