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突然被休

  “什么?”

  裴云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任奶娘给她罩衣裳一边问:“这都半夜了,王爷来这里做什么?”

  “定是挂念王妃,来看王妃的。”

  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重重地踢开,陆棠清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奶娘吓了一跳,拉着裴云就要行礼,没想到陆棠清大步走来,抬手一个大耳刮子甩在了裴云脸上。

  陆棠清自小习武,这一巴掌又用了全力,裴云只觉得左脸仿佛挨了一记重拳,整个人被甩翻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半天回不过神来。脑子里一阵嗡鸣,什么也听不清楚。

  回过神来时,脸上火辣辣地疼,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淌,嘴里一股铁锈味,四肢脱了力,瘫在地上爬不起来。

  裴云咬着牙向陆棠清看去,依稀看见陆棠清脸色阴沉,目光冰冷,瞪向她的眼里尽是憎恨。

  “贱人,害死了本王的孩子!打你一巴掌算是轻的。今日起,滚出王府,本王再不想见到你!”

  说罢,甩了一张纸在她脸上,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裴云低头一看,纸上起头两字是“休书”,愣了半晌,才明白自己这是被休了。

  裴云气得直哆嗦,但仍不忘捡起那张休书,小心地折好放进了怀里。

  这可是她的自由书,摆脱渣男的官方证明!不过,以这种方式得到,她却半点兴奋也没有,只有愤怒!

  这个混蛋,竟然打女人!而且在扔休书之前打,明显是家暴!

  裴云气得脸都白了,她平生最恨的两种男人就是打女人和家暴的,陆棠清两种都占全了,还都落实在她的身上。她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父母连一句重话都没对她说过,陆棠清不分清红皂白就甩她耳光,还打这么狠,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上马车时,瞥见垫脚的小凳,裴云终是忍不下这口恶气,抡着胳膊用小凳往门匾上的“清王”二字砸去。

  她扔的时候使了狠劲,但准头不行,没砸到匾上,反倒砸到了门前的大灯笼。

  灯笼里的火油泼在了牌匾上,被灯芯点着了,瞬间烧成了一团大火。

  裴云傻了眼,拖着吓坏的奶娘爬上马车,赶紧逃回了太师府。

  出嫁三年的女儿半夜突然被休回来,太师府中乱作一团。

  裴太师与裴夫人一见女儿那肿得不像样的半边脸,忙问发生了何事。

  奶娘哭着抢上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阵添油加醋全说了,气得裴大人当场就掀了桌子。一大早连早饭都没吃,就铁青着脸,气势汹汹地去朝堂上告状去了。

  裴夫人一脸心疼地为女儿料理了伤口,好声宽慰了一番之后,才她回房休息。

  回到从前的闺房,发现房中的布置与记忆中一般无二,连一丝灰尘也没有。纵然不是亲生父母,裴云也感动得几乎落下泪来。

  古人被休是大事,可她半夜被休回来,爹娘却连半句都没责备。

  这样毫无保留地疼爱,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每次只要她在外面受了委屈,爸妈都是第一个为她出头的,所以她从小到大,什么也不怕。现在,她在裴大人和裴夫人身上感受到了同样的疼爱,一颗漂泊着的心,也终于安定了下来。

  

第七章 突然被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