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鸿门宴

    “这根本不是芸娘的过错!全天下都知道清王是什么品性,他说的话岂能当真?”

  “你有证据证明清王说的是假话吗?皇上信了,天下人就都信了。我爹难道就不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吗?他去给我讨公道,却沦为了别人的笑料。濂哥哥,我不能让顾家也成为别人的笑柄,顾伯伯和顾伯母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我之间,早就不可能了!”

  “可是……”

  “濂哥哥,一个女人,就算什么也没有做错,只要栓不住男人的心,就是错。这三年我过得够卑微了,不想再为一个男人而活,你回去吧,我是不会嫁的。”

  裴云说完,就背过了身去。

  “你不用栓,我的心早就给你了。”

  话音一落,顾濂便转身离开了。

  裴云听着他离去的脚步声,心中像是压了块铅,沉重地喘不过气来。

  顾濂来访之后,裴云就意识到她若不强势起来,连爹娘都会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要想让别人知道她不是没了男人不能活,就只能证明给大家看,离开了清王之后,她过得更好!

  既然要证明,就要先走出府去,整天足不出户,就算她过得再好也没人知道,只当她是一个没脸见人的怨妇。

  正巧这时曾经的闺中好友发来了请帖,请她去赏花,裴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一次裴云慎重得很,从衣着打扮到妆容,每一样都考虑得十分细心。

  月萍一边麻利地帮她准备,一边道:“小姐,这七月份的天,荷花都败了,菊花还没开,有什么可赏的啊?”

  裴云道:“没什么赏的,就说明根本不是去赏花的。她从前就与我交情不错,说不定是像濂哥哥一样,想宽慰我几句吧。”

  阮娉婷是她被休之后第一个发帖来请她的好友,在旁人都对她避之不及之时,这种患难真情就显得尤为珍贵。

  原以为这次的赏花是借口,没想到,阮娉婷请了一园子的人。

  裴云当时就凉了心,知道阮娉婷这是下了套来害她。明知道她现在出门会被人唾弃,还给她下帖请她来赏花,这是成心要看她的笑话。

  但现在来都来了,如果转身就走,只会让人觉得她不敢见人。

  裴云心里清楚得很,这些人都是巴不得看她笑话的,当初有多嫉妒她,现在就有多幸灾乐祸。所以她更不能表现出一丝怯弱,反而要比从前更强势才行。

  七月日头毒辣,来赏花的姑娘都打着油伞纸伞遮阳,只有裴云不知是真赏花,没带伞来。正想找个凉亭避避暑,一转弯,就遇见了顾濂。

  顾濂一见她,便弃了正相谈的友人,拿出自己的油纸伞,给她打着,悄声问道:“芸娘,你怎么来了?”

  “阮娉婷请我来赏花,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阮娉婷?这帖子不是清王下的么?”

  裴云一愣,“清王?”

  “这园子是清王名下的啊,你不知道吗?”

  裴云顿时全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出鸿门宴。赏花会是假,赏她出丑才是真!

  

第十章 鸿门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