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留书出走

  当天傍晚,裴云留书出走,赶在关城门前出了城,一路往水月庵而去。

  次日一早,裴夫人便来到水月庵中接裴云回去。

  裴云早料到裴夫人会来,事先拿檀香熏眼,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双眼红肿,像是哭了一夜。

  一见裴夫人,她便嘤咛一声,扑到娘亲怀里,将昨日赏花会上姐妹的背叛与侮辱哭诉一番,又将媒婆轻贱的话也说了,待裴夫人心疼得不行,她才说她暂时不想回家,只想在庵中清静几日,散散心。

  裴夫人听了她这般哭诉,哪能不依她,好言相劝了几句,就回去了。

  将裴夫人送走之后,裴云才松了口气。

  她来水月庵中,并非是要散心,而是向世人表个态,让大家觉得她对被弃之事引以为耻,并有出家之意。

  如此一来,想来太师府提亲的人,必定不会娶一个想出家的媳妇,而顾濂如果真的在家闹着要娶她,大家也只会说顾濂情深义重,不至于说她水性杨花了。

  这一步看似轻描淡写,却是把她这二十四年来的脑筋都动完了。

  几天之后,月萍传来的消息,说夫人已经暂缓为她说亲之事,裴云这才彻底放下了心来,有兴致在附近逛上一逛。

  水月庵本就是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在京中颇有名气,每年有不少文人墨客过来赏景游玩。裴云一见好景致就手痒,恰好庵里的静闲师太是京城有名的丹青圣手,裴云便向她借了画具,在庵中作起画来。

  裴云画画很快,以前学画人体时,每天都要求画三十四幅速写,时间一长,速度就练上来了。所以当裴云三天就画好一幅山水大作时,静闲师太震惊不已,当下向她讨教。

  裴云也不藏私,知无不言,一来二云,两人便熟稔起来,时常在一起讨论画作。静闲师太对裴云新奇的画技惊奇不已,裴云也大方,几次都将她看上的画作赠送于她。

  就这么乐得自在地过了一个来月,突然有一天,庵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你说什么?清王要见我?”裴云作画的手一顿,霎时变了脸色。

  “正是,王爷已在大殿等着了。”

  “他来找我做什么?这些天我一步都没踏出过庵门,没机会得罪他啊。”

  静仪师太叹了一声,道:“此事要怪贫尼,是贫尼将姑娘赠与的文王骑虎图转赠了出去,才引来清王询问。”

  “你转赠给了谁?”

  “礼部尚书崔大人之妻,崔夫人。”

  裴云一边净手一边琢磨,崔大人家中有三个孩子,儿子十三岁,剩下两个女儿都才七八岁,还不到招惹清王的年纪,顿时放心不少。

  只要不是为了女人,陆棠清这人还算有理可讲,更何况这是在庵里,他应该不会太过份。

  一到正殿,见陆棠清不是一个人来,还带了十几名亲兵,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他不像是来问话,而是来办公差的。

  正要行礼,就听陆棠清冷嘲热讽地道:“住在庵里也能养出这副好气色,你还真是命贱,哪里都能活。”

  这话显然是在嘲笑裴夫人有意将她下嫁之事。

  裴云眉头一皱,将屈到一半的膝盖直了起来,草草行了个礼,问:“不知王爷到庵里来有何贵干?”

  

第十四章 留书出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