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顾家父子反目

  这时,外头传来辛未的声音。

  “王爷,有人拦车。”

  裴云闻言,用力推了他一把,陆棠清才放开她,先瞪了她一眼,才对外头喊道:“何人如此大胆?”

  外头立刻传来一个女声:“王爷,奴婢是迎春。”

  “迎春?”陆棠清眉一皱,显然是不记得了。

  撩开帘子一看,才想起来是阮娉婷的贴身侍婢,往旁边一瞧,果然见阮娉婷正坐在轿子冲他含羞带怯地笑,顿觉一阵厌恶。

  裴云听到迎春这个名字就知道是谁了,见陆棠清撩帘,以为他一定会下车见相好,就等着他走。她嘴里全是陆棠清的味道,虽不恶心但也膈应,瞥见几上有茶壶,就倒了杯水漱口。

  陆棠清放下帘子回头,正好瞥见裴云把水吐回杯子里,霎时脸黑得像锅底一样。

  “你就这么嫌弃本王?”

  陆棠清的声音低得像是山雨欲来,裴云吓得咽了口唾沫,怯声道:“阮姑娘还在等你。”

  陆棠清冷冷一哼,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回府!”

  裴云心里一忒,愣是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了秋后算账的味道,背脊一阵发凉。

  马车刚一起步,外头又传来一声叫唤。

  “等等!里头坐的可是裴芸芸?”

  “滚!”回以她的是陆棠清的一声断喝!

  阮娉婷当场就红了眼眶,觉得人都丢尽了。

  全京城都知道她现在是最有可能成为清王妃的女人,清王为了裴芸芸当街让她“滚”,若她就这么让裴芸芸走了,哪还有脸见人?

  当下从轿子里冲了出来,在马车前叉腰一拦,指着车里便骂道:“裴芸芸芸,你给我出来!刚害得顾家父子反目,现在又来勾引清王,你还要不要脸?”

  裴云正要出去,却被陆棠清一把拦下。

  “回府!别让本王说第三遍!”

  马车应声而动。亲兵们忙把阮娉婷架开,让出路来。

  裴云一把抓住陆棠清问:“顾家父子反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顾濂?”

  “怎么?心疼了?”陆棠清一声冷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王为什么要告诉你?”

  “放我下车,我要回家!”裴云二话不说就要撩帘出去。

  陆棠清一把将她甩回了坐上,一字一顿地道:“本王不准!”

  回到清王府,陆棠清就把她关在后院里,不画完不准她踏出后院半步。

  裴云哪里有心思画画,到处找人打听顾家的消息,可府里的下人们都被叮嘱过了,谁也不敢向她透露半个字。

  裴云没办法,只好把陆棠清找了过来。

  “到底要我画什么?说清楚,我快点画完,你快点放我走。”

  陆棠清听她这语气本有些不悦,可见她好不容易答应作画,便忍下了脾性耐心回道:“用《文王骑虎图》那般画法,画一幅更好的。题材不拘,画得好便可。”

  裴云想了想道:“你说得是裸眼3D?”

  《文王骑虎图》是她一时兴起画的,利用透视与色彩,将虎头和前爪画得像要破纸而出,并将多余的裁去,装裱过后,老虎就像是正从画里走出来一样,比照片还逼真。

  

第十六章 顾家父子反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