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要逼死她吗

  这屋子就是她当王妃时住的屋子,哪里都熟悉得很。窗边和门口都有家丁把守,要想逃跑,就得从别的地方想办法。

  裴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梁上。俗话说梁上君子,古代的贼都是藏房梁之上,说明房梁上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

  而且房梁距离房顶没多高,可供攀爬的地方也多,只要把瓦揭开,就能从房顶爬出去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上梁。

  大侠有轻功,她没有,只能下苦功。

  衣柜里她从前的衣服还在,挑了两根结实披帛,打了个死结,一头系了一根大笔,从梁上扔过去,两根披帛就挂在了梁上。

  把大笔解下,找了个凳子站在梁下,估量着距离,想把披帛在自己腰上系上一圈。

  她没有信心一次性就成功爬上梁,想着万一摔下来还有跟全带系着,也不至于摔死。

  正认真地调整着披帛的距离,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陆棠清冲了进来。

  “裴芸芸,你做什么?”

  “我……”

  裴云一转头就傻了眼,自己手持披帛的影子就这么明晃晃地投射在了窗户上,任谁也知道她在屋里做什么。

  只想着天黑了好行事,却忘了古代蜡烛点桌上,影子是向外投的。

  辛未面有不忍,低声劝道:“爷,您真的要逼死王妃吗?”

  一个女人,为王爷死过一回,又被休回家,名声坏了,王爷还要查她的往事,任谁也受不住。

  裴云却是一愣,没想到辛未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但见到陆棠清面有迟疑,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飞快把披帛打了个结,脑袋往绳子里一套。

  “陆棠清,你再不放我回去,我就死给你看。”

  原本听了辛未的话,陆棠清心中还有三分悔意,可裴云这么一威胁,他心头怒火又起,冷笑一声,“好啊,本王帮你!”

  说着,飞起一脚踹碎了裴云脚下的圆凳。

  “王妃!”辛未大惊失色,想上前施救,却被陆棠清冷冷拦下。

  “她要死,就让她死!”

  裴云脚下空的一瞬间,脖子就被勒紧了,血一股一股地往头上涌,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脸已经涨得通红了。

  这时呼吸还不是太困难,裴云不敢挣扎,心里慌得厉害,脑袋开始剧烈疼痛,像是要裂开。

  裴云觉得自己已经要不行了,可是陆棠清却仍然只是冷眼看着,也不让别人来救她。

  裴云眼前已经冒起了金星,拼着最后的力气憋出了一句遗言。

  “陆棠清,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眼前就模糊不清了,声音也听不见了,耳鸣得厉害,呼吸困难,脑袋像是要爆炸一样,所有的意识都渐渐远去,身体也动不了了。

  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人抱着自己往上一抬,脖子上一松,空气又回来了。睁眼一看,抱着她的人是陆棠清。

  陆棠清把她放到床上,冷笑一声,问:“死的滋味好受吗?”

  裴云倔强地扭过头去,整个人被委屈淹没,却死咬着牙不肯在他面前落下半滴泪来。

  

第二十一章 要逼死她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