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怜妃相邀

  “就知道跟他扯上关系准没好事!”裴云愤愤然嘀咕道。

  连茵张了张嘴又闭上,一双俏眼亮晶晶地盯着她,满眼都是好奇,却怯怯地不敢乱问,

  裴云被她看的没了脾气,索性破罐子破摔。

  “问吧问吧,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我不会怪你的。”

  “那我可就问了。”

  “问!”

  连茵一脸兴奋地抓着她的手,向她挤了挤,像两姐妹说悄悄话似地问道:“姐姐,昨儿个清王来找你,到底所谓何事啊?”

  “来我问惊马之事。”

  “可是担心姐姐?”

  裴云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像担心,就是质问,问我一日一夜去了哪儿?为何御林军搜不到人?为何怜妃邀我去骑马?”

  “就没问姐姐受没受惊?害不害怕?有没有……想他会去救你?”

  连茵到底是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对情爱之事既好奇又害羞,问着问着自己就红了脸。

  比起她来,裴云算是个老司机了,脸不红气不喘地摇了头,斩钉截铁地回道:“没有!”

  “可……清王明明担心姐姐啊……”连茵满脸失落,颇有些不甘心。

  “那应该是你们一厢情愿的误会,你们觉得清王长得好,家世又显赫,就都希望他是个专情之人,会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好男人。其实,事实根本不是这样,他朝三暮四喜怒无常,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移情别恋。你想啊,他都把我休了,怎么还会关心于我?真要关心,怎么不在外人面前顾忌顾忌我的名声?”

  连茵越发丧气了,颓然叹道:“姐姐说的对,若清王真关心姐姐,什么事不能白天问,非要半夜来闯姐姐的门,说出去也不好听。”

  “嗯,你总算明白了。”裴云语重心长地道。

  “哎,我还以为姐姐能与清王重修旧好,这样旁人就不敢笑话姐姐了。”

  连茵一脸惋惜,先前的兴奋全不见了踪影。

  裴云心下一柔,抚了抚她的头道:“妹妹有这份心,姐姐就知足了。天下间唯女子最难,生来就活在别人的口舌里,但愿妹妹以后能找个如意郎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话音刚落,月萍就从外头进来,双手呈上张帖子。

  “小姐,怜妃娘娘差人送来的。”

  裴云接过看了一眼,脸上就显了难色,对月萍道:“你去回一声,就说我会去的。”

  连茵问道:“姐姐,可是怜妃娘娘请你?”

  裴云点点头道:“请我今日午后去鉴水亭品茗。”

  “这是好事啊,怜妃娘娘深得皇上宠爱,若有怜妃娘娘撑腰,别人定不敢再笑话姐姐了。”

  裴云却皱着眉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她是清王妃的时候,怜妃不曾对她有过半分亲睐,现在身份地位都没了,却反而主动与她交好,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合常理。

  更何况,阮娉婷与她那么多年的交情都能一夕反目,怜妃这天上掉下来的姐妹情,她哪里敢轻信?

  

第四十章 怜妃相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