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流言再起

  裴云摇头道:“娘,我也是才听到的消息,根本一点也不知情。”

  裴夫人霎时欣慰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娘真怕这事又落到你头上来。”说着,想起顾夫人刚才说的话,又是一声喟叹。

  “娘,这是她们顾家的事,与咱们无关,您就别唉声叹气了。”

  “娘是担心你呀!”裴夫人拉着她的手道,“顾夫人对你这么深的成见,你和顾濂,将来可如何是好啊?”

  “什么将来不将来?我方才都说了,不会嫁给顾濂,娘您就别多想了。”

  裴夫人反而又叹了一声,轻摇了摇头,认定了裴云是在硬撑。

  自打被休回府之后,裴云的性子就变了不少,不仅强势了许多,也比从前更有主见了。裴夫人看在眼里,欣慰之余,也止不住心疼。

  芸娘才十九,年纪轻轻就没个人护着,生生被逼成了这副硬气模样。若是熬过这一阵就有好日子也就罢了,怕就怕没个头啊。

  裴云心里也有些不安。顾濂辞官这事虽是跟她没什么关系,可是谁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的?

  这不是一个清者自清就可以置身事外的年代,这些真刀实剑的流言蜚语比网络暴力更加可怕。顾夫人不就已经找上门来了么?

  其实裴云猜得没错,外头的传言远比她想的更加难听,把她说成什么样的都有,就差没来她们家门前泼粪水了。

  裴大人整天阴沉着个脸,背地里唉声叹气,不敢把外头这些事情对夫人讲。他一生清廉做官,德高望重,怎么也想不到裴家竟会落到这般地步。

  这事自然也传到辛未的耳里,他一听就知道王妃定是又受了委屈,快马加鞭就去了北营禀报王爷。

  营里,陆棠清正在与徐都尉对练,一见他来,徐都尉就识相地收了手,避开了。

  他们虽是王爷的亲兵,但王爷现在兵权半交,另一半的虎符在皇上手里,也管着朝廷的一些其他事务,很多事他们已不方便知道了。

  陆棠清坐下来擦汗,还没等他开口,便发了话。

  “来得正好,先前让你查裴芸芸和顾濂的事,可有结果了?”

  “没查出什么。”

  “那就接着查!查出来为止!”

  “可是爷,王妃她现在……”

  “本王不想知道她现在如何!免得她又说本王自作多情,派人盯着她!”陆棠清把手巾往长凳上一摔,怒气冲冲打断了他的话。

  “可王妃和顾大人现下……”

  “查出证据再在见本王,没证据就别在本王面前提裴芸芸三个字!”

  陆棠清说完就又进了校场,拿起一把长枪操练了起来。

  王爷还在气头上,说也说不动,辛未只得叹了一声,先回去了。

  顾家的事越闹越大,传得沸沸扬扬,裴云的名声也一片狼藉,各种传言说得万般不堪。好几回传到辛未耳里都听不下去,只好让管家约束府里的下人,不让人在王府说这些事。

  这日,连茵差了个丫鬟从后门递进来张帖子,说要来府里拜访裴云。

  裴云接到帖子诧异得很,就让人把送信的丫鬟叫了进来问话。

  

第七十一章 流言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