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放过了

  陆棠清把人甩回稻草推上,拾了她的肚兜往她身上一扔,“穿起来,再敢勾引本王,就不会放过你第二次了。”

  裴云心里恨得咬牙,却怕再次激怒他而忍气吞声,背过身去飞快地把肚兜和里衣穿好,又跑过去捡起还在滴水的外衣想往身上套,却被陆棠清一把抢了过来,往地上一扔,怒道:“湿衣服也往身上套,你是真的想死么?”

  把她往火边一按,“坐着,把衣服烘干,本王不碰你了。”

  裴云当然不信他,但却也顺从地没有再穿湿衣服,老老实实地烘着衣服,注意力却全放在了他的身上,全身心地警惕着。

  陆棠清在她身边坐下,小心地撩起右手衣袖,露出了胳膊上的绷带。见绷带已经洇出血色,陆棠清就皱了眉头,将绷带解下来一看,刚刚结痂的伤口果然又裂开了。

  一旁的裴云瞥了一眼,一阵心惊肉跳。他胳膊上的伤是并排四道,几乎覆盖了整个小臂,受伤的地方缺了一大块,让她不禁怀疑,揭掉旧痂看到的不是肉,而是骨头。

  这么重的伤,看着都疼,可他竟然像没事一样,看了眼伤口,又将绷带重新裹了回去。

  裴云连忙收回目光,认真地烘着自己的衣服,心里战战兢兢的。

  一个人若是对自己狠,对别人只会更狠。这样的人,裴云是绝对不想碰,更不想惹的,可偏偏,这个男人现在纠缠着她不放。

  她现在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爹娘要着急着把自己嫁出去了。哪怕多一个借口也好,只要清王能不再缠着她和她们家,连睡觉都能安稳许多。

  可是,她毕竟还是不想嫁的,不想利用别人来让自己获得一时的安稳,尤其是利用顾濂。

  虽然顾濂的情债不是她欠下的,可她毕竟占了裴芸芸的身子。如果她没有穿来,裴芸芸直接死在了清王府,不知道他现在会不会好一些?

  “又在想哪个野男人?”

  讥讽的声音传来,裴云一转头,就看到陆棠清正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愤然一哼,嘀咕道:“有谁可想?发呆而已。”

  “这么说就是在想顾濂了。”陆棠清冷笑道。

  裴云瞪他一眼,忍了又忍才没有出口反驳。这个人根本就没法跟他好好说话,一味地自说自话,对别人的话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说了也是白说。

  陆棠清见她不理人,又是冷冷一笑,“你这是在记恨本王不成?也对,若不是本王掳了你来,今日就是你与顾濂的洞房花烛夜了。”

  裴云手上一顿,心中浮起一丝庆幸。洞房花烛,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濂。和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同床共枕她是绝对做不到的,到时候,只会再伤他一次。

  她和顾濂,本就不应该再有交集了,他也好,裴芸芸也好,早就应该放下了。

  “看来,本王是猜对了。”看她惹有所思,陆棠清面色阴冷,心中却怒火中烧,只是顾念着裴云害怕才没有发作。

  原先不知道她性子烈,但这两回却见识到了她的脾性,怕把她惹急了,真的一头冲进林子里去。

  

第八十五章 放过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