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同样的玉佩

  有陆棠清在,裴云也没什么好怕的。大大方方地点头承认。

  “是。”

  “他长什么模样?”

  裴云认真回忆了一下。

  “偏点瓜子脸,丹凤眼的眼型,但是是双眼皮,眼睛很亮,剑眉,眉型很好,高鼻梁,山根很直,唇偏薄。肤色在男人里偏白,骨骼结构……”

  裴云越说越细,陆棠清的脸就越来越沉,气压越来越低。

  一个萍水相逢的野男人,她到底是看得多用心,才连骨头都看出来了?

  白衣少年听前面还能想像出画面,与沈宸的相貌八九不离十,听到后面就傻眼了,怎么肤色骨骼都出来了?

  忍不住抬手打断,一句话总结。

  “是不是长得有点像型男版的马天宇?”

  “对对对,是有点像!”

  刚一出口,两人同时一愣,目光撞到了一处。

  确认过眼神,这就是要找的人!

  一种激动地情绪在空气中弥散开来,白衣少年和裴云眼中像是只剩下了彼此,再也容不下他人。

  两人突然地默契,让另外两个男人傻了眼,突然地静默,让气氛瞬间变得诡异。

  陆棠清有些摸不着头脑,又有一股无名地怒火升腾而起。

  忍不住喝道:“裴芸芸!”

  三月暖阳抬手一止,一脸严肃地道:“别吵,我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陆棠清火气直冲。傻子也看出情况不对了!

  就在这时,白衣少年突然开了口。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锄禾日当午?”

  “汗滴禾下土!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

  ……

  白衣少年皱眉沉思半晌,不服。

  “这题超纲了,这不是九年义务教育范围里的!”

  “噗!”

  裴云终于忍不住笑了。

  白衣少年也跟着笑了。信步上前,伸出右手。

  “林月恒,医仙谷的,胎穿。”

  “咦?你就是林月恒?”

  “你认识我?”

  “不认识。”

  “……”

  林月恒手还伸着,裴云忙伸手握上。

  “裴芸芸,当朝太师裴晟之女,魂穿。”

  最后一个字刚说出口,两声暴喝同时响起。

  “放手!”

  裴云吓得一个哆嗦,条件反射地缩回了手,一脸尴尬。

  林月恒翻了个白眼,选择了无视。

  “没想到你就是裴芸芸,了尘道长之前说去找你,看来是找着了。”

  “你怎么知道?”

  两人一边说一边坐下,熟络得像相识多年的好友。

  另外两个男人的醋坛子早已翻江倒海,奈何两人聊得熟稔,又不明所以,实在插不上话。只能在她俩对面坐下,用存在感十足的眼神盯着她们。

  林月恒指了指腰间的玉佩。

  “这玉佩你也有一块吧?沈宸就是看见了你身上的这块玉佩,才通知我来救你的。”

  “是有一块,可惜被拐子拿走了,已经不在我身上了。”

  三月暖阳赶忙抢话道:“我知道在哪儿,已经派人去取了,不日便会送到!”

  说完,冲林月恒一笑,表情像是在说:快夸我啊!

  裴云笑问道:“这位是?”

  “听月楼,孟白尧。”林月恒随口介绍了一句。

  孟白尧强行补充强调:“楼主,是楼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同样的玉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