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查案变说亲

  张员外一直拉着裴云叙旧,故意把陆棠清晾在了一边。

  陆棠清休了裴芸芸的事,裴晟的门生都有所耳闻,皆气愤不已,对他自然不待见。

  先生老来得女,本就是大伙眼中的宝贝疙瘩,生得又聪明,容貌又好,谁都盼着她嫁个好人家,结果被陆棠清给祸害了,谁能不气?

  正因为如此,陆棠清才故意带裴云一同前来。

  裴晟门下教出来的学生都与他一个脾气,不畏权贵,拿倔强当骨气,又记恨他。若是他来问话,必是半个字也问不出。

  但裴芸芸一来形势就不同了,对先生的女儿,他们都比对亲女儿还亲。

  一杯茶没喝完,张少爷到了。

  张员外热切地向裴云引见。

  “芸娘,这是我儿谨言,今年二十有二,尚未婚配。”

  陆棠清听到“尚未婚配”四个字,就抬起头来,一脸警惕地打量了他一眼。

  一身簇新的月白色长袍,头戴玉冠,捏着柄附庸风雅的玉柄折扇,一眼就能看出是刻意打扮过。

  登时,一肚子不快。

  瞥见陆棠清阴沉了脸,裴云赶紧向张员外说明了来意,生怕陆棠清一言不和就闹脾气,在别人家里,丢自己的人。

  “既然是来谈正事的,王爷就请随老夫去书房详谈。谨言,你带芸娘到府上逛逛。”

  “是,爹。”

  裴云不想在陆棠清身边看他脸色,从善如流地答应了。

  陆棠清眼一瞪,“辛未,去保护王妃!”

  “是,王爷!”

  张员外面有不悦。

  “王爷,在自家府上,何须侍卫贴身保护?况且,若老夫没记错的话,芸娘早就不是王妃了吧?”

  陆棠清一声冷笑。

  “昨日在府衙都有刺客上门,张府能比府衙安全?实不相瞒,本王来找张员外,就是为芸娘被劫一事。”

  张员外神色一肃,抬手一请,引陆棠清去了书房。

  其实,陆棠清问的是荣州知府贪污的线索,只是此乃皇上密旨,不便明查,这才借裴云之事来问。

  张员外并未怀疑,他从前也当过几年官,知道官场上盘根错节,芸娘被劫之事另有主使,不足为怪,只当陆棠清是为查幕后主使而搜集证据。便知无不言,什么都告诉了陆棠清。

  两人虽然在书房谈着正事,心里却都记挂着裴云和张谨言逛园子,谁也没功夫说闲话。

  开门见山,三言两语把该说的说清楚了,两看相厌地分道扬镳。

  陆棠清直接去了园子里找裴云,张员外则去了后堂见妻子。

  “可瞧见芸娘了?”

  张夫人抿嘴一笑,“瞧见了,是个好姑娘。知书达理的,生得又好,我看言儿也喜欢。”

  “喜欢就好,先生教出来的女儿差不了,这次好不容易到了荣州,可得让言儿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还用你说?我都已经嘱咐下去了,一会儿你找个机会,让芸娘来家里住几天,要是芸娘也有意,就给先生去个信。”

  “我也是这么想的。”张员外乐得眉开眼笑。

  要不是清王休妻,要不是芸娘突然遭难到了荣州,这等机会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张家。送上门的天赐良缘,怎么能轻易放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查案变说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