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闯了大祸

  出了房门,春桃才愤愤地跺了下脚,暗骂了几声狐狸媚子,悄摸着去了知府院里。

  刘知府正焦急地在书房踱来踱去,春桃一来,就忙把人扯进来,房门一关。

  “王爷那儿怎么样了?”

  “大人,这回可闯大祸了,我方才去看,王爷对那个芸娘可心疼得紧呢。”

  刘知府急得团团转:“这下可糟了,不是说只是个陪床的丫鬟么?你可问清楚了?真不是裴太师的女儿?”

  “不用问,就是个丫鬟!从楼里回来那天,我亲眼看王爷逼她喝的避子汤。”

  “你怎么知道那是避子汤?”

  春桃不屑道:“没病还逼女人喝,又是在那事儿之后,不是避子汤能是什么?芸娘当时可不情愿了,还装吐想把药给吐出来,王爷转背就让晚上再送一碗,这还不明白?”

  “既然如此,王爷怎会对她如此上心?春桃,你可得给我盯紧了点,有什么事立刻过来向我汇报,办得好,老爷我纳你为妾。”

  春桃立时眉开眼笑。

  “老爷,您就放心吧,察言观色可是我的强项,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刘知府伸手把人搂进怀里,在她身上摸了两把。

  嘱咐道:“这事你可得上心了,最好打听打听王爷平日里都在做些什么,要是他发现他有接触那些灾民,或是有查赈灾款去向的举动,一定要立刻向我禀报。不然老爷没了后路,你的后半辈子也别想了。”

  “哎呀老爷,您就安心吧,春桃明白。您的荣华富贵,就是春桃的荣华富贵。”

  “小妖精,你明白就好。”

  春桃一走,他就从书架后头的暗格里把一本账册拿了出来,放进了画像后头一处更隐蔽的暗格里,用一个带锁的盒子牢牢锁了起来。

  再把钥匙贴身收后,这才安了几分心。然后,转步去了后堂。

  后堂偏房里,绑了裴云的女人正带着孩子在那儿等刘知府。

  刘知府一来,她就急急问道:“大人,我男人有消息了?”

  “他死了。”

  “什么?”女人脸色大变,宛若晴天霹雳。

  “他怎么会死的?大人,您不是说会没事的吗?只是绑了一个丫鬟啊!我男人怎么就死了?这要我孤儿寡母以后怎么活啊?”

  女人大腿一拍,张嘴就要哭囔起来。

  刘知府气急败坏地一眼瞪过去。

  “好了,哭什么哭?还嫌弃命长是不是?丫鬟那也是王爷的丫鬟,你男人不识好歹,想碰王爷的人,死了是他活该!王爷的人现在正在找你们母子,要想活命,就乖乖听话。”

  女人一抹眼泪,连连点头。

  “听话,一定听话。大人,我们都是按您的话做的,我男人也死了,您可不能不管我们母子啊!”

  刘知府道:“本府和你表妹夫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会丢下你们孤儿寡母不管的,我先把你们关进大牢,等风声过了再放你们出来。”

  “什么?还要把我们关大牢?”女人一听就吓坏了,几乎要破口大骂,“刘大人,您这是要过河拆桥了,是要杀我们灭口啊!”

  

第一百三十五章 闯了大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