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子爵大人,安好 ”

  在久柒说出这翻话的第一时间,不给任何人的反应时间,安吉安就连线帝国的军部,安家的家主安明壕将军,询问帝国中有没有这一号人物,并且将久柒的照片与帝国档案部中的照片进行比对。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他一定会将其进行全方位比对,包括DNA,精神力,异能等等的比对。

  安明壕将军在安吉安说出久柒、曼珠沙华、七星草公爵等等的身份时。就猛然想起了许多年前,也有这样的一个人,说自己是七星草公爵,当时的自己是怎么说的,都以经忘记了,那个肆意傲慢的女人,惹动了所有人的心,却突然的从我们的世界消失,让人怎么也找不到。时间过的好快,久家族人再次出现,战争也要开始了,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哼哼,等一下你就要因为冒充贵族而上交军事法庭,接受法律的制裁,我在帝都这么久,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关七星草公爵的任何人和事,帝国百年历史中,根本就没有受封过七星草公爵。所以根本不能为证,你的子爵身份也是假的。说,你到底是谁,你和邪教有什么关系?”久柒笑着比出一个问好的姿势,对向在观察室里的众人。根本不理睬安吉安的愤怒的咆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微妙起来,一开始坐在审讯室的星宇痕也开始停下记录,开始用手不断的敲击桌子。一下一下有一下。

  突然安吉安的光脑响了起来,是安明壕将军发来的视频链接。安吉安直接将其设置为投放式,所有人可见。

  视频中的安明壕将军,一动不动的盯着久柒,不放过一丝一毫,好似在透过久柒看向谁。久柒坐在那儿一言不发的任其观察。所有人的心再次被提了起来。

  突然,久柒充视频那头的安将军说道“你看够了没有,我要从这里出去了。”

  听见久柒这句话,所有人心里一紧,这是在找死啊,惹帝国最不好惹的人。每一个得罪他的人,到最后都没有好下场。这个女孩该说她胆大呢,还是说她在找死。看来现在只有看她的身份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就要看星宇痕愿不愿意保下她了,不过估计很难。

  只听安民壕将军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让所有人都看的出,是痛苦与幸酸。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猜想,安民壕将军肯定是认识久柒的,能让安民壕将军这么多年都忘不掉的这个人,肯定是与久柒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人,不然安民壕将军不会这么痛苦。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人好想知道。一时间观察室里的众人每个人眼里都透露出八卦的神情。既兴奋,又痛苦。兴奋是知道了安民壕将军有过一段恋恋难忘的情史,痛苦是,既不能挖掘,又不能传播。诶,好难受。

  “不用查了,她说的是正确的”说完就啪的一下关了视频。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和若有所思的星宇痕。

  啪的一声,安全镣铐解开,久柒揉了揉被拷的手腕,缓缓地走到星宇痕的面前,说道“现在,我们该谈谈恩将仇报,和私闯领地的赔偿了,你说对不对啊,星队长”审讯室的所有人一听到赔偿,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开玩笑,如果要赔偿也会有他们一份的好吗,现在不走更待何时,他们可没有星宇痕有钱。

  在星宇痕刚要回答的时候,中尉坍斯卡突然闯了进来,对久柒说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军事行动,相信曼珠沙华女士会体谅我们的,你说是不是啊,星队长。”

  久柒看见星宇痕一言不发,像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一阵火大,头也不回的掉头离开了审讯室。坍斯卡在后面直追,边追还边问“曼珠沙华子爵,关于你说的解毒剂一事,我们可不可以,谈一谈。。。。。。”

  久柒被烦的迅速回到自己的卧室,将坍斯卡关在门外,并回答道“假的,我骗星宇痕的”

  门外的坍斯卡露出了然的神情,既然知道了想要的答案,就摸摸鼻子,慢悠悠的离开了,边走还边想到,他有这么令人讨厌吗,怎么看与帝国第一男神相差不是很大嘛,怎么就没有人,发现我的温柔呢。说着被路过的士兵看到,迅速传到所有人的耳里。

  第二天,坍斯卡就发现所有人看自己都充满了笑意,怎么问他都不说。

“第八章 子爵大人,安好 ”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