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我走了

  望着纳兰跑去的方向,司徒有些忧伤,陆哲昊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旁,叹了口气,感情这事谁也说不准。

  一到医院,我就看到了唐妈妈和唐婉儿,虽然是第一次见唐婉儿,但是从她的眉宇间就能确定这个是唐铭的妹妹。

  见到赶来的纳兰,唐妈妈立马站了起来,抓着纳兰的手“孩子,你来了”

  我因为跑了很长的路,校服已经被汗弄湿了,额头上还头密密麻麻的汗珠,这些我没有注意到,但唐妈妈注意到了,她大口喘着气问道:“唐铭呢?唐铭怎么了?怎么进医院了?”

  唐妈妈抱着我安慰到,孩子,医生说了他只是受了刺激才一时晕倒的,没事的。

  我木讷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唐铭,嘴唇泛白,双目紧闭,缓缓地走到他的身边,握着他的手,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冒了出来,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唐铭妈妈说的:“妈,不是说,只是受了刺激吗?为什么这么久都不醒过来?”

  她一声笼统地称呼,让唐妈妈身子一震,看了一眼唐铭又看了一眼纳兰,拍了拍纳兰的肩膀:“会醒的,有你在,他会醒的”

  唐婉儿一直在注意着纳兰,长得很漂亮,气质也是绝佳,还有看着哥哥的眼神布满心疼,这绝对不是装的,本来她也是接到妈妈的电话才从瑞士赶了回来的,特意来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大嫂,现在她坚信哥哥没有找错人。走过去拉了拉自己的妈妈,退出了房门,小声说道:“让他们独处一下吧。”

  出了房门,唐婉儿立马说道:“这个嫂子我很喜欢。”

  两个靓丽的身影站在走廊上,唐妈妈听了之后笑了笑“我早说过,你哥哥不会看错人。”

  随后她们直接就回家了,吩咐了厨房煮了一些补汤,等饭点后再送去医院。

  纳兰终于忍不住了,趴在了唐铭的身上哭了起来,手一直捶打着他的胸膛,骂道:“你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啊,还能昏迷,你倒是醒过来啊,呜呜呜~”

  唐铭的眼角滑落一颗眼珠,听着她的哭声他又何尝不心疼,但看到她与司徒抱在一起的样子,自己真的没有办法不介意,他是个男人,所以就让他先昏迷吧,让他好好缕一缕思绪再做决定。

  司徒用了隐身术跟在纳兰的身边,看着纳兰伤心的样子很想去抱着她安慰她,但他不知以什么身份去这么做,所以即便他知道唐铭是装昏迷的,也没有办法告诉纳兰,就这么默默地陪着她伤心。

  不知哭了多久,纳兰有了困意,便睡着了。唐铭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脸蛋,感受着她的温度,突然他的手机震动几下,一看是nink发过来的信息,显示查到的司徒珂凡的信息很简单,并没有什么背景,司徒一直注视这一幕,他早就知道唐铭要查他,可他本就是一片空白又怎是他可以查到的,这些资料还是他当年为了报恩而接近唐铭伪造的。过了一会儿,手机又震动了几下,一点开,映入眼帘的是在寒冰殿司徒和纳兰抱着靠在冰沙发上睡觉的图片,抓怕角度非常好,把两人拍得很甜蜜,像是嘴对着嘴,加上背景很美,唐铭握着手机的手揉成了一团,把原谅纳兰的念头击退了。看到这一幕,司徒笑了笑,这几张图是他用意念发给他的。

  唐铭想把睡熟的纳兰推醒,质问清楚。可伸起手却又放了下来,静静地离开了病床,从护士哪里要来了一张纸和一支笔,蹲坐着写下:纳兰,我此生最爱的女人,知道吗?看到你熟睡的样子我多么留恋,多么希望每一天早上醒来都能见到你熟睡的样子,很想和你拥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未来,很想陪你走完你的一生。可是,不可能了,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当我看到你娇羞地埋在司徒珂凡的臂弯上时,我的心在滴血,我好想去把你们分开,给司徒一拳,然后让你给我一个解析,但我没有去,别问我为什么,人总是这样,喜欢什么,就败给什么。即便看到你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我还是很喜欢你,喜欢到无法呼吸,对于我来说,世界上最灿烂的不是阳光,而是你的微笑,现在我想把你的微笑藏进心尖,很抱歉,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装满在心里,我走了,不要觉得对我愧疚,我们都一样,希望找到一个人,知你冷暖,懂你心事,而当你真正遇到这个人时候,就好像有了软肋,又有了铠甲,而你成了我的软肋,好像在这茫茫黑暗里燃着一盏温暖的灯,只为你点亮,而成为了你的盔甲的却是司徒珂凡,在这沉浮的人世间,他成了你的依靠。再见了,我的爱人。余生,愿有一人,懂你的苦,疼你入骨。

  ————唐铭。

  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纳兰,唐铭走了,把信交给了护士要她交给纳兰。回到家中,唐铭没有过多说什么,只是让杨管家准备一下,备好机票,全家都去了瑞士。

  纳兰醒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是被护士摇醒的,因为有病人来了,床位紧张。纳兰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了病床,突然,蓦然地站了起来,指着护士问道:“躺在这里的病人哪里去了?”

  护士看了一眼纳兰,想起中午在这里一边流泪一边写信的帅哥,哪一张帅气而忧伤的脸让人心疼,便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一封信递给纳兰:“他中午就已经走了,这是他留给你的。“

  接过护士信,我有点颤抖,心口闷闷地,不知怎么的,她不敢打开,就这么握在手心里,行尸走肉般走在医院的走廊里,突然有几个护士看着纳兰窃窃私语。护士甲:“哎~看到了吗?这就是外科101病房的那个女生”

  护士乙“就是今天那个忧伤的帅哥写信那个吗?”

  护士甲:“就是那个,你都不知道那个帅哥颜值超高的,看到他一边写信一边哭的样子,我都心疼了”

  护士乙:“得了吧,就是,人家才不会看上你呢?”

  几个护士的谈话刚好传入了纳兰的耳朵,她握信的手力量加大了几分,指甲都掐进肉里了,走出医院大门那一刻,她的眼泪终于留下来了,颤抖地把信原原本本地读了一遍。然后像疯子一样向唐铭家奔去。可惜当她走到唐铭家的时候,唐铭早就已经上了飞机,只剩下几个在打扫院子的仆人,见到纳兰冲了进来,好奇地问道:“少奶奶怎么来了?”她们是见过纳兰的,也是知道她是少爷的女朋友。

  我随手抓着其中一个问道:“唐铭呢?”

  仆人也是被纳兰的样子吓到了,平时纳兰都是很平易近人的,很好相处,没见过发脾气的。便缓缓说道:“少爷和夫人小姐,中午就回瑞士了,少奶奶不知道吗?”

  我木讷得放开了抓着仆人的手,目光空洞,满脑子只剩下:少爷走了,回瑞士了。

  就这样,纳兰如行尸走肉般在大街上乱逛,她的唐铭走了,被自己弄走了……

第四十九章:我走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