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有凤来朝生风波

  幽静的亭台连着池塘,没有任何围栏,蓝色的水,白色的玉阶,犹如融成了一体,一个娉婷的身影坐在玉阶上,和水和玉化在一起。

  如同绸缎般的漆黑长发柔顺地被银色丝带挽着,更加衬得新月肤白如雪,那张秀丽无双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玉阶上,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伸手拨弄水,一道道涟漪从她的手向外扩散,似乎感到有趣,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做同一件事,思绪却已经飞得很远了。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事,耐人寻思,她需要好好整理思路。

  半个月前,她做为全京城最风光的女人,嫁入靖王府。嫁给一个地位仅次于皇帝的人—靖王殿下。

  手已经完全冰冷了,她收回手,看着浅浅的波纹趋于宁静。她笑了,水池倒影出她的样子,竟好象有两个美人对视一般,显得有点诡艳。

  在南禺待久了,回来后又迟迟不得所爱,她对感情早就淡了,没有执意的追求。这样的丈夫已经算是最好的吧。

  可以不对她有任何要求,没有任何负担。还承诺给她这世上最好的物质享受,容貌,权势,地位,什么都不缺。这半个月来,正如他所承诺的,两人像兄妹一样相处,而且他对她是极尽宠爱,全国的奇珍异宝不断地送到她的面前。

  他在讨好她,尽他所能得满足她。

  可是他自己呢?为了帮助祁府,请旨赐婚,两权臣联姻,无疑引起了君凌猜忌,得到亲王殊荣的同时褫夺他的权力以及军队。

  手还是冰凉的,她伸出手,凝视自己的纤纤十指,忽然注意到手腕上戴着的玉镯,跟她的肌肤一般,晶莹剔透,白玉中还带着红色的血丝般的花纹,手一抬,就轻轻流动,活的一样。一般人根本设想不到,这个镯子是用天下闻名的白玉羊脂精心打造出来的,更珍贵的就是它的红色流丝,大琼国的贡品--红吟羊脂镯,就戴在她的手腕上。

  这个镯子的价值可以让全京城的人活三个月,多么珍贵,多么奢华,多么的讽刺啊。

  是她连累他,他还肯如当初所说的如此宠爱她,实是折煞她了。愈来她是愈看不懂靖王,也很好奇他已故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能让这样的男人至死地牵挂她。

  只手撑起身子,轻轻揉揉有点发酸的腿,她撩起散落的发丝,对着明净的水,整理自己的仪容。

  *

  君展走到自家的后花园,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美景。

  清水伴着玉阶,玉阶上坐着新月,正对着清明如镜的水拂弄头发,自然优雅的动作,绝美动人的容颜,真是芙蓉面,玉柳姿,说不尽的风情,看不厌的绝代风华。

  自己的妻子有多美,他是知道的。

  除了美,她还有更加深刻的东西,她淡然,高贵,还有一种自如。

  他亏欠她,欠她一个幸福,所以他极尽所能,从别的地方弥补她。

  他承诺她,满足她所有要求,在她需要幸福的时候,他愿意像哥哥一般,给她自由,让她高飞。

  走到新月的身后,温柔得唤她:“新月”

  倏的回头,在看到他时,新月露出一个如花娇艳的笑容:“殿下。”

  无论他们在外人面前如何恩爱,但他们清楚,对方更像是朋友,是亲人。

  “在家很闷吧?”半个月来,每天都有达官贵人的夫人来访,但她一率不见。他不知道她为何要与世隔绝般生活,但这样恐怕会很辛苦。

  她并不像外表所表现出来那样纯真,比起娇柔的外表,她应该有着更自我,更坚强的内心吧。

  看着她无焦的眼神,他建议:“我带去你出去逛逛,如何?”语音里带着宠溺。

  新月露出笑容,忙支起身,站起来,可转瞬便恢复冷清:“不了。”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可这高兴很快就消失,君展蓦地想了起来:“做男装扮,如何?”北廷求亲,多是为她容颜,她怕是因为这原因不敢见人吧。

  他居然知道?

  新月弯唇一笑,点了点头。

  “恩。我好象很久没有出去了。”一拂身上的尘埃,她举步就往外走,回过身,“不是说出去吗?太阳快下山了。”

  君展看着她如同孩子般的表情,感染到一丝欢快不已的气氛,随后跟着。

  街上人迹闪动,各自在忙着。一开始新月并没发现不同,渐渐地,她奇怪于为何她只看见男人。

  “殿下,最近的民风如何?”

  “尚好,只是你可发现街上并无女誊?”君展温和地说着,突然就停下来,炯亮的眼眸着她“新月,最近如果要出门需小心些,帝都近来多了许多少女失踪案,容貌姣好。”

  “那你何以带我出门?”新月停下来,疑惑地看向他。

  “我担心你会闷,”君展不好意思地挪过头,剑眉移目,军人严纲的俊脸难得出现窘迫,“以后你想出来,我都会陪你。”

  “哦,你是在担心我吗?”新月故意沿长尾音,打算逗弄他。举起手中白色折骨扇,轻抬他撇开的下巴,就像勾栏院里挑情的小爷。

  周围的摊贩行人看了,无不一一侧目,这样容貌无双的两名佳公子,竟然….真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君展愈发不好意思,将她扇子夺了过来:“你听话些,不如我陪你看些首饰吧。”

  “好啊。”有人要送礼,新月也不会客气。

  和田堂,店如其名,多以玉石做饰品,高洁典雅,颇得帝都达官显贵推崇,是以帝都第一玉器行。

  新月喜欢玉石剔透,不似金银般华丽,却有君子之风气。

  她拿起其中粉色玉簪,温婉秀气,玉色上乘,刻成雪隐花的形状,让她爱不释手。

  “公子实是好眼光,这是最好的蓝田玉刻成的,用来送人便是最好。”掌柜见她是男儿身,以为她要送给妻子,便多说几句“看公子也是贵人之姿,这玉簪尊夫人戴必定大方怡人。”

  新月这才想起,安政有风俗,嫁人之妇衣着穿戴与少女无异,只是会夫君会为自己戴上玉簪,以示挽发之意。可嫁入靖王府至今,君展并未为自己戴簪,许是这样,他们就都还是自由的。

  新月放下玉簪,婉尔一笑,让掌柜都看呆了,这样美的男人如果穿上女装会如何倾城?

  “你不喜欢吗?”君展是看见她如何欣赏这根玉簪的,说放便放下了,他觉得可惜。

  “不了,我突然想要点别的。”

  “什么?”

  “你说两个男人一起,做些什么好呢?”新月俏皮一笑,君展暗觉不好,招了招手想要回府。

  新月看了出来,忙挽住他的臂弯,身上特殊的雪隐香气让君展蒙了头了。一眨眼便被她拉到最著名的勾栏院。

  “胡闹,我堂堂靖王,怎能入这种地方?”君展立中街中不行,满脸厉色地教训新月:“你乃靖王妃,作风需严谨。”

  君展虽说过要宠她,可也怕极她的无法无天,勾栏院里那样多的男人,她被看中了怎么办?

  可他却没想过,她一身男装。

  “殿下,新月听闻解语楼有一歌姬善抚琴,歌声闻于天下,真的很想听一次。”新月知道若是她服软,君展也没辙。他沉思一会,见来往人中并无相识的,终是点了点头。

  坐上二楼观赏台,接连有熟识的官员过来拜见靖王,害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一朝声名尽毁,等人走后抚额作头疼状。新月想笑又不敢出声,何曾见过靖王如此窘迫?其实纵使他驰骋沙场多年,骨子里也只是少年儿郎,哪抵得住这样的官场之风?她都嫁给她了,才发现他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也有人论着,一向不近女色的靖王竟被逼到来青楼,可见家中那名丑女实是鄙陋之姿,北廷那边还要求娶,他们王子眼光也忒坏了些,难道那边审美竟是如此奇特。

  倒是靖王身边那位男子容貌秀美绝伦,若为女儿身,当为祸水。靖王莫也被家中丑女逼得好男风了?

  左一声丑女,右一声肥女的,叫得新月着实心烦,偏生她的耳力好,如此嘈杂的环境竟将四周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时楼里的灯盏忽地全灭,嵌在台上两颗巨大的夜明珠照亮整个殿堂。一道轻柔婉转的声音和着琴声传了出来。一杯伤心酒,两滴相思泪。到如今,菱花镜里空憔悴

  莫问当年朱颜戴绿翠

  只怨谁错把鸳鸯配

  芳花任谁贪凭君枝头占

  不承望花飞粉谢珠落散

  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

  回头看不见来时伴

  芳花任谁贪

  凭君枝头占

  不承望花飞粉谢珠落散

  待得来日霜鬓垂肩乱

  回头看不见来时伴

  一词唱尽,众人意犹未尽。高呼“雪姬姑娘再来一曲。”

  粉色帘幕被拉开,堂里的灯也亮起来。雪姬一身晶蓝色罗裙,姿容艳丽,现于人前,引来阵阵欢呼。

  在见到她的真面目时,新月一个皱眉,凌空飞起,径直用剑指向她。

第十四章 有凤来朝生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