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灵诀

南妖月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祭司之位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冥州有四城,夜城、暮城、银城、南城,分别代表四大家族,据说数百年前,四大家族发起纷乱,是仙道者晔离平息了战乱,四大家族从此以后不再纠纷,各自选了块风水宝地,建立起自己的都城。

  不过能有这般诗情画意的景色,也只有夜城了。

  暮城的郡主暮霜歌为了寻找一月前失踪的姐姐暮长笑,已经寻遍了其余三城,唯一的希望就是这里了,无奈还是没有找到,还被夜城的城主凌冀强行留在夜城,说是让她代表暮城参加酒宴。

  暮霜歌觉得凌冀这样做另有目的,要不然为什么平白无故办酒宴,而且宴会上只有几位夜城的皇族,郡主凌沫、凌夫人,和凌冀的大弟子莫寒辰。

  果然,凌冀很快就开口了。

  “本宗有个请求,不知暮郡主肯否答应。”

  她不紧不慢地饮了一口酒,“凌城主说便是。”

  “其实我们夜城一直很想请暮郡主继承祭司之位,希望暮郡主可以考虑考虑。”

  暮霜歌在冥州名声很大,不仅因为她修为高灵力强,还因为她的来头不小。她的叔父是暮城城主暮年,师父是银城的大祭司孟轩,她还和南城的二公子南子昀有婚约。如此一来,她便是三城的脉络。

  “凌城主也知道,我是暮城的郡主,也算是个外族人,怎能当夜城的祭司呢?”暮霜歌莞尔一笑,“再说了,不是还有莫公子吗。”

  莫寒辰的目光有些躲闪。

  “想必暮郡主心里明白,暮城城主的位子以后可是暮江陵的,暮郡主什么也得不到。若是成为我夜城的祭司,将来与沫儿和辰儿共同掌管夜族,有何不可?”

  “城主的位子本来就是我大哥的,我也不想要。我对这些权位一向不感兴趣,更何况是当夜城的祭司。”

  暮霜歌早就知道凌冀要拿这个当理由。她和她姐姐是被叔父叔母带大的,他们一家人待她姐妹俩儿不薄,特别是堂哥暮江陵更是对她们照顾有加,暮霜歌从未想过背叛暮城。

  凌冀尴尬地笑了笑,“难道郡主不想学会夜城的心法和剑术吗。”

  “当然想。”听了这句,凌冀面露喜色。“不过小女不才,几年前与师父一道在夜城寻了位修为极高的仙道之人,九层夜罗心法修炼了七层,百章剑术已经练了七十六章。”

  凌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暮霜歌所说的仙道之人是一位隐居的老人,他修完四城的心法剑术,已经准备踏上修仙之道。要知道,四城的心法剑术从不外传,而且修炼一种心法就要耗时几年或几十年之久,这位老人算是很厉害了。

  老人说暮霜歌体内灵力蕴含很大,天资很好,所以愿意教她,她师父也是托了她的福,才能学到夜罗心法。

  酒宴陷入沉默,倒是凌沫打破了破僵局,“既然霜歌姑娘已经如此厉害,为何不开始修仙之道。”

  修仙之道每个人都梦寐以求,修炼成仙后不仅灵力强,而且可以长生不老。但前提是必须修炼完四城的心法和剑术,提前修炼则会坠入魔道甚至立即暴毙。

  “凌郡主多有夸奖,我并没有那么厉害,远远不及莫公子。”

  莫寒辰坐在旁边,不食也不语,目光躲闪,不敢看暮霜歌。

  其实莫寒辰是翼州七大武术世家之一莫家的长子。他从很小的时候便离开翼州,来到冥州的夜城拜师。幼时的暮霜歌不懂事,经常偷跑出城来玩,就那样碰到了刚到翼州的莫寒辰。从此,两人经常偷跑出来一起玩,直到几月前凌冀宣布莫寒辰和凌沫的婚事。

  没有人再说什么,酒宴在尴尬中结束了。

  “师父,我还是没有找到姐姐。”她坐在窗前,点上灯,在月光的映照下,提起笔:“师父,冥州四城我已经寻遍了,都没有姐姐的消息,我想,去翼州找找。你一定也很想她吧,我一定把她找回来。今日我见着阿辰了,他变了,变得不爱说话,不爱笑,我觉得他安静的时候也很好看,当然,没有师父好看。我看他挺喜欢凌沫的,可能不愿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吧。凌城主想让我继承夜城的祭司之位,我拒绝了,师父你觉得我的决定正确吗?——霜歌。”

  她把信绑在鹤知鸟的脚上,“去吧,把信带给师父。”看着在朦胧夜色中消失的鸟,有些迷茫。

  如果找不到姐姐呢?她向着夜空发呆。想起姐姐失踪那天,疑惑不解。

  那天是姐姐十八岁的生辰,是叔父叔母把姐姐叫到跟前不知说了什么,暮霜歌在门外看着暮长笑流着泪出来,什么也没说。她去问叔父叔母,他们也都叹着气,没说什么。后来她和师父孟轩去找暮长笑一同学习剑术,才发现她已经不见了。她的床上放着一块血红色的玉佩。

  “对了,玉佩。”暮霜歌一直把玉佩带在身上。

  她慌忙从包袱中找出玉佩,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玉佩上的花纹很罕见,像是一种印记。而且这块玉佩好像有封印,不像是一般的玉佩。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她摸着玉佩,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觉中,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霜儿。”玉佩开始发光,声音温柔动听,暮霜歌擦掉眼泪,仔细听着这个声音,“姐姐,是你吗?”

  “我是长笑,你的姐姐。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在哪儿,但我很安全。你要好好的,待你十八岁生辰过后,我就会回来,相信我。”

  “不,姐姐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来找你。你知道吗,我有多想你,师父有多想你,你快回来。”

  玉佩的光渐渐暗了下来,没有声音了,只有暮长歌在一旁小声哭泣,紧紧握住玉佩,好像那就是她的全部。

  哭着哭着,累了,便睡着了。像小时候一样,不过每次这样,都有姐姐帮忙盖好被子,这次只能一个人蜷缩在床边,泪水染湿了衣袖。

  

祭司之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