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崖

燕言尧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争分夺秒的公路营救

  山雨浸染,雾锁秦岭,108国道上飞驰着一辆墨绿色奔驰大G,四四方方的车屁股喷着尾气把阴云笼罩的天空不断往后甩,一整天也没太阳,夏时令下的天光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暗淡下来。108国道翻越秦岭段从西安市周至县到汉中市佛坪县,也叫周佛路,全长 120 公里,一路满是盘山公路。这一区段,与历史上的傥骆道有适当程度的重合,自驾其上,险恶壮美。当年李白行至这一带,发出了“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慨叹!国道一边紧挨着山体,一边即是山崖,山崖的下面即是一河碧波,这儿是周至县的黑河水库库区。公路纯粹是在山沟里翻飞腾跃,沿途许多Z字形、U字形的山道弯弯,有些是180度的大拐弯,许多地方限速30公里。开车的人可没管限速,他将车开的像只矫健不已的青蛙,腾挪转移专业的又像只杂技团的青蛙。这种鬼天气,前后五十公里都只有这硕果仅存的一朵奇葩,青蛙也更加肆无忌惮,远灯嚣张的刺破夜幕。

  操纵铁青蛙的人面沉如铁,隐隐的焦躁也不是为了这七里拐弯的盘山道,他皱着能夹死蚊子的眉头,双手像捏玄蛇七寸似的捏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灵巧的在山间辗转翻腾。车里加这位艺高人胆大的老司机,还装载着不怕死不惜命满脸淡定的乘客三名。副驾驶位置的人看着二十来岁,一脸聪明像,此刻抿着嘴在安全带和防护拉手的双重保护下依然被甩的像个破布袋,多半抿着嘴是为了防止吐出来。后座座椅已经放平,前后左右都铺了棉被,边边角角都照顾上了,这样即便颠簸,上面的人也伤不到。跟副驾驶上的怂包一比,后座上的两位当赞一声女中豪杰,但夸誉大概只能给一个人,另一位不知是受伤了还是病了,满头黑色长发逶迤在棉被上,脸色苍白,人事不知的躺着。旁边留着短发的女孩儿温柔的半搂着她,时不时帮她拨一拨被车颠簸震到脸上的碎发,长发的女孩儿无知无觉的躺着,要不是胸口微弱的起伏,旁人大概都会以为这是具假人。“小鸡小鸡咕咕嫡~~”一路安静沉闷的车突然响起一段铃声,短发美女从长发美女外套里翻出一支套了小黄鸡外壳的手机,看了看屏幕:“栎哥!停车!”

  上一秒还在腾云驾雾创造飞一般感觉的铁甲神蛙在一息之间就停了下来,副驾驶的小哥前后看了看路况,确认停的相对安全后,摆了摆手飞快的拉开车门冲了出去,紧接着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呕吐。被称为栎哥的霸气男人回过头:“卓研,怎么了?”卓研将手机在他眼前晃了晃:“怎么办?是应塒奶奶。”江栎将本来皱起的眉头狠狠的结了个疙瘩:“接吧,照实说。应塒奶奶瞒不了。”卓研把手机攥了下,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按下接听并按了免提。“是小研吗?”一个沉稳温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听筒传出“炀炀的本命树笼了一股黑气,她现在怎么样了?”应塒奶奶的声音仿佛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卓研红着眼圈,委委屈屈的交代:“奶奶,小炀被玄蛇王咬伤了,我们抓了银梭鱼将血放给小炀喝了,不知道能抵挡多久,现在正在往回赶,陈教授说他那里有玄蛇血清,他的人也在往周至赶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能汇合了。”“我推算的结果也是有惊无险,但你们直接回户县来,别停周至,小炀的蛇毒我这里也有解药,小陈教授的人刚刚突然断了连接,我猜多半是凶多吉少。”江栎变了脸色:“又是自然保护联盟那帮人?“你们先回来吧,”应塒奶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让他们回来。“小栎开车慢一点,别整的大秦岭跟你家后院池塘似的。”江栎面色一红,糯糯的缩回驾驶位了。卓研被他逗的笑了一下,应了声好的,那边挂掉电话后才把手机锁屏放回应炀的上衣口袋。江栎拉下手刹踩了踩油门,对着外面的夜色嘀咕:“苏战这小子不会是把内脏吐出去了吧?”卓研正准备摇下车窗喊话,前边副驾驶的门刷的开了:“快走,后面来了四盏灯。”苏战吐的面色发白,比中了毒的应炀看着还憔悴,被眼前的情形一激,立马身手矫健的跳上车,江栎二话不说踩下油门就往前飙,卓研打开一只防雾射灯,往后面一照,果然是玄蛇中的守卫将。

  玄蛇与普通蛇族不同的就是它们是群居生活的,并且有非常严明的上下等级制度,每一任蛇王臻选完毕后,蛇王的头上会长出四个似角非角的突起物,毒性也会产生变异,不是一触即死的那种毒,而是让人全身麻痹,如果解毒不及时会像渐冻人那样慢慢失去生机。这种毒只能由蛇王的蛇胆解毒,而万物相生相克,黑河里有一种银梭鱼的血可以暂时封住这种毒性,而四盏灯其实是蛇王争霸赛的落选者,它们在失败后就自动替补为守卫将,去喝柞水溶洞深处的一眼灵泉,短短两年身体就能长到瓮口粗,三米左右长,视力也会上升,黑夜中黄灯笼似的起起伏伏,守卫将一般是两蛇一组,所以又叫“四盏灯”。比起身体庞大鳞甲坚硬目光如炬破坏力升级的守卫将,蛇王外表上只是点缀般的长了四个角为它平添了几分英俊,身材也没有往高大威猛挂走,大概蛇族最近的审美也是纤细秀气类的。但蛇王的速度却是快如闪电,黑曜石般的鳞甲一闪,就会有倒霉鬼倒在它的毒牙之下。蛇王怎么会在这个时节出来?倒霉鬼应炀倒下时脑子里就翻腾了一万个问号。夏天太热,蛇王做为变温动物,受不了酷暑,应该是在灵泉附近避暑才对,除非,是什么人把它们驱赶或引诱出来的。瞅瞅这深仇大恨般的一击,多半是老巢被端了,应炀这倒霉催的成了替罪羊。那也就是说,应炀身上有捣毁玄蛇巢穴人身上的味道,卓研揽着应炀,脑子飞快的转动。玄蛇报复心极强,这会儿这两条“四盏灯”肯定也是循着什么味道追上来的,雨天车上的味道早就被同化成了泥土的味道,是什么?肯定在这车里,或者说肯定在应炀身上。想到这里,卓研凶巴巴的对前面两个男性物种说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应炀被人害了,她身上肯定有被蛇能闻到的气味,你们别回头,别看后视镜。”前面两位条件反射的想回头,过了遍脑子,终于反应过来。江栎把目光对准窗外:“下面又是一个大弯,坐稳了,我甩掉它们。苏战,找找能掩盖气味的东西。”苏战应了一声,埋首在随身的大包里翻找起来,卓研草草摸了一遍应炀身上,没找到什么多余的东西,一狠心扯过一条薄被盖住应炀,把她上下脱了个精光,衣服扔到了窗外,外面紧邻山崖,衣服立马被卷入河中,苏战翻到了一瓶香水,“研姐,纪梵希啊。你看有用没?”卓研伸手接过,直接喷在应炀浓密的长发上,细细搓揉开,回头看四盏灯还在跟着,卓研目光四下搜寻了一圈,把应炀的小黄鸡手机壳抠下来扔了,苏战惊讶的啊了一声,心里默默感叹要是应炀醒着,多半就嗷呜一声追出去了。手机壳扔出去之后,车继续往前飙行,四盏灯却没追上来了。三个人呼了口气,同时感觉出了一身冷汗,绿色铁甲神蛙不必再担心丧身蛇口,车影欢快的跳跃在夜色中。

  而远处秦岭山涧,在守卫将团团拱卫的巨石上,一条四角小蛇嘶嘶的吐着蛇信,誓要报复毁它家园的罪恶份子,四下响起了嘶嘶的应和,夜色更浓,月光穿透阴云笼罩了这片树林,好像环抱了这群无家可归的蛇族。

争分夺秒的公路营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