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代表的才是真正的天道

  自然科技部是个外人眼里的金饭碗,在国家政务体系里,他们只需要和花花草草奇珍异兽打打交道,这比面对人简单多了,多少人眼巴巴的想往里考,但知晓这个部门具体职责的官员,没一个想把子女送里面的。且不论科技部招收条件也算得上十分严苛。

  科技部部长是世袭的,前任部长应涁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反抗许久,最终也只能妥协早早生下继承人,应炀20岁就接了母亲衣钵,多少人眼红心热的等着看她笑话,应炀咬牙扛了下来,才有了现在颇具规模的自然科技部。也有人传说,自然科技部里的都不是人,应炀一脉更是应龙一族的后人,捕风捉影也是因为有理可依。其实随着地球上灵气越来越稀薄,能成精的条件已经非常稀缺了。应炀一脉只是以应龙为图腾的母系氏族部落而已,有些祖传的控水和控风之术,能简单的和动物交流罢了。真正的道修也有,挂名在科技部的也不少,卓研是应塒收养的孤儿,也学了御风控水之术,但并不会和动物交流。

  自然保护联盟在全世界有很大的势力,你也不能说它的理念错,但行事总是带股狠辣。虽然他们也做一些好事儿,但架不住跟人格分裂似的,一边治理,一边又折腾,上次还整出了一个为减少海水蒸发把海岸线铺满黑色塑料球的幺蛾子,因为是国际组织,且没铺咱家海岸线,应炀也只是狠狠的骂了几句傻逼,撕了报纸。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态度基本是明朗的,但政治体系中也有些对科技部虎视眈眈的人,希望用自然保护联盟的人替换世袭的应家,本身现在都是共产主义了,你们还搞世袭那套就站不住脚,虽然是国家承认的,也架不住有心之人言语的冲刷,应炀又不懂为官之道,这两年内忧外患,着实惨淡。

  远青大清早来找应炀的时候,床铺已经没人了,往练武场奔赴一看,果然在这儿。晨露还未散,清晨微凉的风吹动圆形场地两旁的叶子。应炀显然已经练了一会儿了,尚还苍白的脸上出了一层薄汗,长发高高束起,眼神坚定透亮的和身前的傀儡对打。远青没有出声打断,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行动还有些绵软的应炀有些出神。她们两是初中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应炀还是个没心没肺的普通女孩儿。短短五年,远青看着她一路成长起来,变得更加强大也变得更加值得依靠。她明白应炀有想要实现的理想,却也心疼她这样磨砺的成长。应炀看到远青在等她,练完这一组就走过去,却发现她在出神。应炀把手在衣服上蹭干净,伸到远青眼前:“发什么呆呢?”“啊?你练完了。”看着应炀眨着大眼点了一下头,就继续放空眼神,:“我要出国了。”应炀怔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不是……什么?”远青伸手抚平应炀紧皱的眉头:“我说,我要出国了,大概两个月后。”“为什么?能不走吗?你爹逼你的?”应炀顾不上刚练完武,手上有灰,直接攥住远青的手:“你走了,我生活多无趣啊。”远青难得没嫌弃她脏兮兮,回握着她的手:“我知道你一直想建立一种顺应自然的发展秩序,这是你的梦想。而我的梦想就是参与你的秩序。自然联盟在国际上影响深远,我的导师收到了他们上层领导会议的通知,我们打算去参加这个交流会。”应炀一听自然联盟就有些炸:“这帮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什么破方法都敢试,简直就是头胖鲶鱼。名字还土。”接着仍有些忿忿:“你们老师也真是,接触谁不好。。”远青把应炀气鼓鼓的脸捏下去:“你看你,就知道发脾气。也没有问我去多久。”一提这个,应炀立马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发散自己并不萌的攻势:“不能不去嘛?我不想你走,一天也不行。”远青不吃她这套:“不行,我想去,而且要去三个月。”应炀的眼神立刻熄灭,捂着胸口哀嚎一声:“我觉得我的伤还没好,我非常的脆弱。”远青站起身拖着卖惨的应炀走:“好了,蛇又没咬你胸口。快去洗澡吧。”应炀软绵绵的回应:“你咬我胸口了……”

  一路无言,快到门口时,远青叫住应炀:“阿炀,其实这个机会是我争取的,我要跟老师去的。”应炀不解:“你?”远青笑了笑:“你一直都是非黑即白的性格,讨厌自然联盟那帮老鲶鱼就抵触了解他们,可万事万物都是有所短有所长,我想替你去看看。我知道部里声音不少,局里也有内忧外患。所以我们不能固步自封。从内打不破就从外打破,我们想做的从来不是代表天道,而是顺应秩序。而自然联盟他们虽然妄图代表天道,但也有证明他们也在发现和利用天道,所以,我要去看看,希望有为我们所用的东西。也查查是不是他们在对我们动手。”应炀一开始沉默的听着,之后再也忍不住,用颤抖的手盖住红着的眼睛:“青青……”应炀没有想到自己身上的担子会有人主动分担,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痛苦会有人主动去发现,她尽量平稳着声音:“部里和局里的事情是每个政治单位都有的情况,我们只是棋子,只要有用,就不会出事情,你不要担心。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会改变我的性格,不会再横冲直撞,跟人结仇了。”应炀抱住远青:“还有,谢谢你。自然联盟的事情,本不该你费心。”远青笑着回抱她:“谢什么啊,我们可是要改变世界的闪灵二人组啊!”应炀也笑开了:“都初中时候的老梗了,很土耶,现在是不是该叫保鲜少女组了?”“喂!你才老到需要保鲜,我可是永远十六岁。”远青气愤报以粉拳。

  送走远青,应炀把自己埋在热水里,开始捋最近的事情,这是她的习惯,想事情就会去泡澡。最近,先是秦岭开隧道挖到了玄蛇,可玄蛇的洞穴并不在那附近,那就是有人作梗;刚过去的代表大会,山东代表提议撤销自然科技部,谁动他小蛋糕了?应炀翻了个白眼,伸手捏捏身边漂过去的橡皮鸭。李局的退休年龄快到了,看来有些人按捺不住了。前天被玄蛇王咬明显是有人陷害,那这些人是不是一帮人?自然科技部设立是在1959年,第一任部长也并不是应家人啊,得去问问外婆。应炀想了半天没有头绪,能感觉得到有看不见的敌人,却连挥拳头的方向也没有。远青的出国,会不会也是一个圈套?那么是针对谁?李局还是我?远青突然烦躁起来,拽了浴巾起身急着去找人问清楚,随便是谁,随便什么答案也好,也好过这样挣扎不安。猛的站起来,却眼前一黑,应炀甩甩头,想清醒一点,费力的给自己裹了件浴袍,往门的方向走了一步就整个人晕了过去。

谁代表的才是真正的天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