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舌尖上的谈话

  杨绾绾不知道自己招谁惹谁了。

  她对杨文氏利利索索地转移了话题,“娘,这鳜鱼和白鳝都挺贵的,山上也打不着,哪来的啊?”

  杨文氏慈爱地看着二儿子说:“老二做生意,都是那些经商之人送来。咱们平日里吃了许多稀罕物事,还都要托你二哥哥的福了呢!你看这鳜鱼羹,是娘加了些海参和冬笋,可香了呢。”

  杨绾绾克制不住地闻了一下:“是挺香的,还是用了醋溜的!”

  说完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话题又被杨文氏引走了。

  后听见杨文氏说:“对啊,这鼻子跟狗似的,就是醋溜的,怕老大吃不惯,用了点米醋。”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二哥哥嗤笑一声:“娘啊,您这是夸她呢,还是骂她呢?”

  杨绾绾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了他一脚,面上却人畜无害地说道:“二哥哥,你若是再管不住自个儿的嘴,我就压死你!”

  她咬着后槽牙说话,委实算不得人畜无害。

  二哥哥显然惧怕她。

  的重量。

  杨文氏瞧见这兄友妹恭,咧开了嘴,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杨绾绾说:“绾绾,你这也及笄了,过不了多久娘是要替你张罗亲事的,你说喜欢什么样的公子,娘帮你物色物色?”

  杨绾绾没来得及搭话,又被二哥哥抢先了。

  “娘,您以为是菜市里边买菜——青菜萝卜任您挑哇。咱家这妹子,不是看她要什么样的,而是看人家能不能看上她这样的!”

  “哎,”杨文氏哎了个三声,“别这么说你妹妹。”

  杨绾绾嘟着嘴,倒没觉得自己胖了有什么罪,反倒认认真真地答起了她的话。

  她看了看饭几乎快吃完的大哥哥,说道:“若是真谈上喜欢什么,那我应该是中意大哥哥这种,知书达理、温柔体贴。”

  她又叹了口气,看向二哥哥,目光中多了令人无法忽视的嫌恶,有些认命似的:“若是说要过日子,我是过不惯波澜不惊,大抵还需要二哥哥这样,调剂调剂。”

  杨文氏笑眯了眼道:“成,娘回头问问你爹有没有,给你留意留意。”

  其实她觉得感情这事,随缘最好。

  如果她遇到的不是杨家这么一大家子,或许会被包办婚姻。

  大哥哥拿着帕子擦了擦嘴,站起身朝着杨文氏说:“我吃完了,先回屋温习了。”

  杨文氏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又将杨绾绾平日里用的大碗推了一推,道:“赶忙吃了罢,养气补血,还健脾开胃呢!”

  杨绾绾一听“健脾开胃”四个字,脸上五官都纠结在一起,怎么拉也拉不开。

  她便急忙告了罪,将自己碗里剩下半口米粥喝完,捂着鼻子跑了出去。

  餐桌上眨眼间就剩下两个人了,一个话题担当,一个毒舌大佬,却显得有些冷清了。

  杨文氏将杨绾绾专用大碗拉了回来,感叹道:“又要便宜大吉跟大力了。”

  杨绾绾饭量跟以前明显不同了。

  以往她用碗都是脸盆大,若是大家闺秀那样小巧精致的玉碟,她只能当勺子用。

  因此,当杨文氏再放开了手脚去做饭时,只能剩下许多给后院的大吉大力了。

  她又不敢做得少了,生怕什么时候绾绾放弃了理想与追求,安安生生地当个小米虫。

  后院大吉大力是两只大狼狗,膘肥体壮,博硕肥腯,毛皮也油光水亮,跟充了气一样。

  原本是打算当成看门家犬养,可身在李家村,杨文氏有时也要与邻里打关系。整个家里总有外人进来,前院菜畦鸡窝、后院猪牛羊饲养都是需要外人来做,来来往往,大吉大力总是吠个不停,扰人清静。

  爹就随处在后院找个地方栓了。

  平日里吃不下的饭菜都会喂给大吉大力。

  原本取名的时候,是觉得叫大吉大利吉利些,一听就能听得是一家养的。可是大利大利听着怪怪,恰逢大力与大吉争执,一爪子打了大吉的脸,才改名叫大力。

  于是杨绾绾觉得这个家十分不同。

  有钱任性颜值高。

  当然最后三个字要忽略她对整体颜值水平的拉低。

  更加邪门是在她本人来那一个月,原主日日闹着要投河,还总是死不了,每次都被河水吐了出来。

  造孽啊。

  杨绾绾掰着指头算前世今生的帐,其实也没什么好算的。

  她这个人在生活上随遇而安,不过追求个越来越好罢了。

  不过在这里好生无趣,她闲着无聊给自己先定了个小目标:体重100-,虽然听着有些难,不过她有信心。

  明日去城里买几斤巴豆,时不时吃点下饭。

  然后出去转悠转悠,去瞧瞧人家嘴里说出来的东边屠户跟知识分子李爱国。

  根据原主的记忆,她似乎还有个小闺蜜,长得倒是匀称,也没什么坏心眼,平日里一张嘴最是伶俐。

  

第六章 舌尖上的谈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