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龈鹭

  牢房湿气过重,以至于婴儿病情加重,孩子的哭闹声也显得微乎其微,仿佛随时都会去了。

  “求求你们,带我去见皇上,雪儿需要救治啊,求求你们了……”。

  李天瑶的嗓子也因为这俩天撕心裂肺的呐喊变得嘶哑。

  “求求你们……”。

  她这俩天的无可奈何,更恨死了那个男人,那是他的亲骨肉啊,他怎么可以那么狠心啊。

  无力的抱着孩子靠在石板上,痛不欲生。

  “母妃,母妃”?

  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唤醒,她赶紧扭转身子,看到来人欣喜若狂。

  “洺儿?洺儿,快,快救救你的妹妹…,她快不行了…快”。

  姬凤洺打开了牢房大门,这会儿他们因为这个瑶妃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活计,已经快崩溃了,只留了少数人看守,也让他很容易混进来。

  “母妃,您瘦了”!

  他把姬凤雪抱过来,看了看,孩子脸色发白,嘴唇有些乌紫,要马上就医。

  “母妃你就不要管了,把妹妹治好,一定要治好她,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她一点点摸着她的模子,孩子这时候已经哭着睡着了,呼吸细微,一触就碎的感觉,让她害怕。

  “你赶紧带着雪儿出去,不要来管我,照顾好雪儿,母妃死也瞑目,快走”!

  姬凤洺心里五味杂瓶,难受至极。

  “母妃,孩儿不会放弃你的”。

  说罢,人已经隐身退了出去。李天瑶心里的大石头算放下了,如果真有机会出去,她一定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

  女子闺房里,魏扶桑正在被下人伺候着梳洗。

  “你先退了吧,我想一个人泡一会儿”。

  “是,大小姐”。丫鬟退了出去。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温泉,里面烟雾缭绕,她舒服的靠在石壁上小憩。

  温泉四周白纱缥缈,跌宕。她缓缓睁开双眼,盯着前方。

  “出来吧”!这样的她更是不紧不慢的冻人心弦。

  随后眨眼功夫,她已经一跃而起,旋转之处已穿上衣衫,一隔之纱,她看见了一个黑衣人走近。

  她感觉的到他没有敌意,只是不知目的何在?

  片刻,她等到对方说话。

  “姑娘难道不怕我吗”?声音沉稳有力,让她想到是谁。

  “为何怕”?

  掀开垂纱,看清了对方的眉目。

  “姑娘,我们可是见过”?

  想到上次带面纱的女子跟这位女子有些相似,都有着特别的眼睛,让人过目不忘。

  没想到她却直接回答,简陋不避讳。

  “见过”!

  他还以为她会卖关子,没想到她的话很直白,让他的想法搭不上边。

  “你真的是上次带面纱的女子?巧了原来你是魏渊的女儿,我想我的困难姑娘应该会帮助在下”。

  他扯下脸上的黑色布罩,既然都表明身份,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

  “怎么帮”?他怎么还找上门了?

  “听闻,魏姑娘医术精湛,能把太子的旧疾治好,本人的妹妹不知中的何种毒,我追寻了很多名医都不见好,还请姑娘能高抬贵手救下襁褓里的孩子,本人定会重谢,请姑娘成全”。

  他俩手抱拳,很是认真。那个孩子看来有人不想让她独活,一个女婴也要下如此之毒,这深宫内院想必吃人不吐骨头,恐怖如也。

  “医术略知一二罢了,我可以去看一下,但救不救的活就看她自己造化了”。

  “谢魏姑娘成全,魏府外有马车,还请姑娘速速与我前来,多谢”!

  看来提前作准备了,如果她不就绪,今晚难说还要被他绑了去,他也没想到她如此能好说话,省去了麻烦。

  “嗯,我准备一点东西,你先出去吧”。

  说罢,他隐于黑暗。

  打开房门,交待了守门丫头,便走出了府,那里的确一辆马车屹立门外,不豪华,但干爽,姬凤洺已坐在里面等她,看见她,君子般的伸出手拉她,她也不做作,把手放在他手心,被他一把带上了马车。

  没有一刻停留,马儿奔跑了起来。

  “魏姑娘可介意我们这样赶路”?

  她摇摇头说:“还好,人之常情,懂得”!

  她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更是看不明白的女人。

  “魏姑娘应该是个很特别的人”。

  她眉眼带笑,但很快一贯清冷,没接话。他又接着说,

  “魏姑娘,上次多谢提醒,私下探子来报皇上的确设埋了很多亲卫等着李家余党一网打尽,姑娘今后用的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定在所不辞,以报姑娘之恩”。

  有颗感恩的心自是好事,不要让她失望就好,毕竟几世下来人心难测不可估量。

  “洺王不必客气,这件事从我开始,是我向皇后道出了太子的病因,在没查清楚之前,不顾后果导致错害好人,我有一半责任”。

  “姑娘,你没有错,医者仁心,在患者面前你有权利说出他们的病情,这是做医者的基本职责,我又怎么会怪罪姑娘,如果姑娘能把在下的妹妹救治了,那就是大恩大德,有生之年我必定拿命护你魏家安然无事”。

  她不为所动,但也不会回绝他的话,希望他不忘初心就好!

  “洺王大恩不言谢,不必如此,不过你能说此翻话,我做这些也够了”。

  ***********************

  来到户外一所宅子,进入卧室,能听见孩子哭啼的声音,有些让人心疼,魏扶桑心情低落,孩子脸色发白,但是因为哭闹,脸色憋的有些红色,嘴唇乌紫…

  “孩子放下,你们都出去”!

  “这……”?奶娘看着姬凤洺。

  他点点头,得到默许,都退了出去。他看看这病重的小家伙最终无奈一声也走了出去,希望这趟没白跑,也许这魏姑娘是个救星…

  她抽出银针插入婴儿手背,看了看银针的形色,黑色,果然这是剧毒,可是这‘龈鹭’怎么能用到婴孩身上,这是要让孩子在七七四十九天全身溃烂而亡,每天还要面临着七孔流血之苦,这么小的孩子承认这些痛苦,罪过!这疼了,只会哭啼,累了就睡下了,可怜的孩子。

  “宝宝不哭,马上就不会疼了”!

  她拿出银针对着自己指尖戳下去,鲜血当场涌了出来,她轻轻放在孩子的嘴里,让她吸允,顿时孩子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睡着了!

第十章 龈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