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016-1-10

  再写写今天凌晨做的个梦吧。故事情节挺魔幻,但心痛却挺真。让我忽然想开本写日记的,正式这个让我真切感受到心在被人紧抓在手的感觉。

  故事讲的是梦里的我父母去世了,而我的父母正是被莫彦所害致死的。我很茫然,不知所措。应该梦里的我也是颇有身份的名门望族出生的吧,我每遇见一个人,都会向她们默默流泪。也不能说是每一个人,反正,全部服侍我的人都知道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终日以泪洗面。

  家里还有一个长兄,一个小弟。他们见我这般模样,便把我送去家族在郊外的一座庄园。那个庄园,意义上出了名的只进不出,囚禁的牢。但在那个庄园里面,时间是禁止的,无论我待多久,都不会被时间攻击。和我一同的还有保护我的一个女侍卫,一个老管家,几个男仆。我们就在这偌大又空的庄园度过了不知多长时间。长兄和小弟也偶尔会来探望我一下,只是每次相见,频率越来越长,而人的变化也越来越大。

  终是察觉到有什么端倪了吧,冷静过后剩下的就是行动。我觉得不应该这么快就给莫言定罪,于是偷偷逃出庄园,一番调查,陷害父母的居然是长兄。我被他而误解了莫彦多年。一恼之下,我把他遣到大海上漂浮,度以余生。此时的我,身上有强大的能量,才能掌管这个家族。20模样的弟弟在旁边,共同看着30多的长兄渐飘渐远。

  我去寻找莫彦,而时隔多年,也了无音讯。心底那份被点燃的悸动,又如被浇了冷水,死灰。

  我向来厌烦这与人交道,把家族交给弟弟,我又回到庄园过我不问外世的清净生活。只是心里,仍旧牵挂着那么一个人。

  当我得知莫彦还在的时候,我是欣喜若狂的。当然又准备再出庄园去寻他。但庄园里的人都更紧的监视着我,不让我踏出庄园半步。只有两个贴身男仆尚可信得过。

  庄园开始有更多的不俗外来之客,管家说,这是家族要开会议了。我没兴趣去过问弟弟是怎么打理家族的,我一心只想找回莫彦。找到他,我才能找回世界。可弟弟总是有意回避我关于寻找莫彦的线索,令我心生怀疑。便偷偷的让那两个男仆去把他身上的钥匙偷偷复制了一份,放在后花园的农舍窗台上。

  等他们完事后,我假装要去采花,便拉上女侍卫一起走到后花园。因为少有出门吧,我连住了大半辈子的庄园有什么花都不知道,是在女侍卫的解说下我才知道这是什么花。摘了几朵蓝色的花,很妖艳。女侍卫说这是最香的花,而我闻起来却什么也闻不到,然后我拿着花束,边走便摇摆,一大群彩虹般的蝴蝶向我飞来。我在蝴蝶包围中翩翩起舞。身后跟着两个陌生人,天性敏感的我忽觉不妙,在转弯的时候假装倒下了,走在前面的女侍卫赶紧走到我身边,恰好一支箭从我旁边掠过。女侍卫和他们打起来,手棒打掉了其中一个人的弓箭,于是漫天的蒲公英从天而落。

  这是我最爱的花,只有莫彦知道。

2016-1-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