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过关斩将

  “晴儿,你去准备一下,本世子要沐浴。”荣恩又对巫马晴说道。

  打发了两人,荣恩这才拿出那本泛了黄的书,重新将它打开,从头开始细看了起来:《礼记》、《吕氏春秋》曾记:“命理瞻伤、察创、视析、审断,决狱讼,必端平。”其中瞻、察、视、审皆为检验之法……

  翻了两三页后,巫马晴便进来,说可以了,便掺着荣恩去了浴房。

  巫马晴将泡在浴池里的药囊取了出来,又撒了些药汁子,扶荣恩过去,放下洗浴的东西后,向荣恩施礼道:“少爷,你自己小心些,奴婢先告退了,奴婢就在门外,有事唤奴婢就是。”

  荣恩朝他点点头:“去罢。”待她关上门,荣恩这才缓缓起身,扶着墙,退去中衣,进入池里。

  顿时觉得整个身子舒坦了起来,神情放松了些许,细细想着书里的内容,觉得十分新奇,便也没有多少心思在这里浪费时间,草草的洗完,更衣回了房。

  让巫马晴去歇下了,自己点着灯,又看起书来,直至三更,荣恩这才合上书入了眠。

  夜里,荣恩反复在梦里看见这本书的内容,甚是觉得很是熟悉,似曾相识的那般,竟觉得又些亲切。

  笠日,天刚刚擦亮,荣恩便起身,又将那本书翻看了几页,直到灰阙和巫马晴前来服侍他起身。

  用过早膳后,便又拾起那书看着,巫马晴看他这个样子,抿嘴浅笑:“少爷莫不是要蟾宫折桂去了?”

  荣恩见她打趣自己,也笑着:“你这丫头,可是要趁机寻个小女婿?”

  巫马晴登时羞得脸通红,哼了一声,转头便推门而去。荣恩瞧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倒觉得有些意思。

  这两日荣恩到收了些玩性,将那书看的是滚瓜烂熟的,甚是喜爱,整个人的情绪也都是欢喜的。

  直到第三日,卫无亟来了,说是要问他功课,荣恩这才扫了兴致。

  “背熟了?”

  荣恩连头也不抬,没听见似的只管看着自己手里的书,卫无亟不恼反笑,他知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真是小孩子心性,又接过自己的话:“我想也是,你怎么可能背熟,我改日再来罢。”说完便要走。

  “谁说本世子没背熟,小小的一本书岂能难倒本世子?你不信,只管提问就是。”一脸不屑看了他一眼地得意道。

  卫无亟又是笑:“那我可提了?”

  “废什么话?”

  “好,你且回答我尸体肤表出现血色斑块一般在死后几个时辰出现?”

  荣恩听这问题,胸有成竹道:“一般可在死后半个时辰至一个时辰开始出现,也有在早于小半个时辰或迟于三至四个时辰才开始,这主要与尸体所在地方的冷暖和死亡原因有关。”

  卫无亟点了点头:“不错,继续,分别说一说大致的类别。”

  这一来二去,两个人像是在较真儿一样,提了这书里的一多半内容,直至午膳方休。

  两人因刚才的较量胃口大开,饭菜刚上,便被两人一扫而光。

  饭毕,卫无亟吃了口手里的茶:“今日且放你半日假,不可贪玩,明儿早膳后我来找你,你将新的书拿去,仍是两天后,我再来察。”

  因得了这半日的闲,荣恩这才想起那个禁忌藏风冢,吩咐了巫马晴和穆沐,收拾下,三个人便又一同出了门。

  按着上次的路程,三人速度倒是快了许多,最终停在了一片树林前,他们知道不能再往前面走了,林子里的情况不明,贸然前往可能会迷路。

  更让人发愁的是这鬼天气,刚才还晴空万里呢,谁知这会子便阴云密布,似闪电风雨将至一般,“世子,看来得先找个地方避避雨了。”穆沐对荣恩说道。

  “恩,这附近也没有什么房屋,去前面找个山洞吧。”

  三人环顾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一处,能避雨的,而天上的闪电已经在噼啪作响了。

  没有办法,难不成站在那里淋着?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听巫马晴指着右面的断壁叫道:“快看,那里有个洞穴。”

  两人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那断壁上的右上方有着一个悬着的洞口,只是离地面还有几丈高,洞口外又有藤蔓遮掩着难以察觉。

  “看来只得去那里了,沐沐你找棵树把马拴好,我们先试试那些个藤蔓是否结实。”荣恩吩咐道,说完便分头行动起来。

  穆沐拴好马,天空的闪电声愈加响了,照得天空十分可怖。

  “世子,马已拴好。”

  “好,沐沐我先上去,然后你借力将晴儿送上藤蔓,我再将她拉上去。”

  “是。”穆沐应了一声。荣恩纵身一跳,紧紧地抓住藤蔓,没一会便顺着藤蔓向洞口爬去。

第六章 过关斩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