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计上心来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屋,暖暖地洒在案几上,衬得茶尊里的清水波光粼粼。

  “这案子怎么样了?”荣恩端起一饮而尽,又自己添满问道。

  “刑部接了这案子,因是无头案,没法入手,便当成了个烫手山芋硬是塞给了大理寺。”穆沐回道。

  荣恩皱了皱眉,虽有些不悦,但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意料之中。

  可自己要如何插手这件案子?虽有世子的身份,但也只是个虚职,并无实权,更别说要插手刑案了。

  这可如何是好?荣恩陷入了苦思,连午膳也推了没用。

  “来人。”荣恩的声音突然从屋内传来。

  穆沐推门行礼:“世子,您有何吩咐。”

  “备车。”说完起身却进了卧房。

  “是。”

  片刻后,荣恩出现在府门外,手里多了个长方锦盒来:“去齐国公府。”说完便上了车。

  齐国公府前

  “哎呀,快进去通报,梅世子来了!”一个眼尖的小厮瞅见穆沐后,立即高声叫了起来,同时自己迎上来请安。

  荣恩下车示意那个小厮免礼:“你们二公子现可在府里?”

  “回梅世子,在府中。”那小厮忙回道。

  随后,便看见一个少年朝着自己的方向快步走来。

  近些才看清楚模样,一身褐色华服的少年,袍尾绣着几只金丝银线织就的锦鲤,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样子,长得也还算是不错,但没有特别的出挑,就是官宦世家养尊处优的少爷模样。

  “明鲸。”荣恩也向他快步走去,冲他叫到。

  只见那人一听见荣恩喊他,直接冲过去抱荣恩,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差点儿将荣恩撞倒,他又笑又哭:“荣恩!”

  荣恩定了定身子,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我这不是好好的哭什么?”

  明鲸用袖子抹了抹眼泪,笑道:“谁哭了?我这是高兴。”说着扯过荣恩左右瞧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差点吓死我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朝正厅走去,命人添茶倒水后又并肩坐聊。

  说着正高兴,明鲸突然想起了什么,回手朝荣恩的肩上打上了一拳:“我去看你,你为什么不让我进门?”

  面对他的质问,荣恩心虚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怕你哭鼻子吗?”

  总不能说,自己当时还不认识你怕露馅吧!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李未名那个臭小子见你了!”

  “这个,我不是没想到他会去药王谷嘛。”荣恩忙笑着说。

  “哎,他这是欺负我不认识路,我给你说我也要去药王谷!”

  “啊?你要去学医?”荣恩问道。

  “怎么?不行啊?”

  “不是不是。”荣恩忙摆摆手。

  “那说定了。”

  荣恩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答应:“好好好。”

  “对了,你不在府里好好养伤,干嘛乱跑?难不成是想我了?”明鲸没脸没皮地笑道。

  “是是是,所以今日特意携礼前来拜访一下明少爷您啊。”

  听他这么一说,明鲸得意一笑:“还算你有点良心,礼物我就勉强收了吧。”

  荣恩笑着冲门外叫道:“穆沐。”

  穆沐携着锦盒施礼递给荣恩,刚到荣恩手里就被明鲸一把夺去,故意冲荣恩晃了晃:“我笑纳了。”

  说着便将盒子打开,只见一把青玉竹扇骨的折扇映入眼帘,细看之下,聚头处嵌了颗拇指盖大小的碧玉,坠了翠色的扇子穗。

  瞧上去十分雅致,明鲸从盒中取出小心地展开,面上是一幅翠柳图,上面书了一行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个桥上一男一女背道而行,剩下岸上那青翠欲滴的杨柳和那桥下的一叶扁舟。

  明鲸没注意旁边的诗句,只觉得图上的景色甚是好看,便装模作样地扇了扇,欣喜道:“这个你从哪儿得的?”

  荣恩看他一副浪荡公子的模样,无奈一笑:“这个我也不晓得,它从小就在我的房里隔着,兴许是我父亲留下的吧。”

  明鲸又仔细地看了看,想是长林公的遗物,没好意思要:“这要是你父亲的东西,你就这么送给我我可不敢要,你不怕你姑母生气啊?”

  荣恩无奈地白了他一眼:“你怕什么,再说这东西放在我屋子里搁置了这么久了,我姑母也没提过它,想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别,我可不敢要,万一是你父亲留下来让你送给你未来媳妇儿的定情信物呢?”明鲸眼珠子一转,一脸坏笑道。

  “去你的,你还有没有正型?”荣恩伸手捣了他一下笑骂。

  “嗳,我可是认真的,你害什么羞啊?你那未来岳丈我可惹不起。”明鲸又继续笑道。

  “你再胡扯,信不信老子打你啊?”荣恩抓住他的手腕,威胁地说道。

第十四章 计上心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