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往年何其美

  “你们来的正好,现在呢,来一个收钱的,另外两个,一个点一下班里来的人的名字,另一个把后面来的交钱的人的名字记下。”

  这会他们可算看明白了,这班主任呢,在数钱,数的是学费,1200的学费汇聚到一起,有点多,班主任呢,怕数错,分给几个人在数,记录的自然是在写钱的数目和已交钱的人的名字,而填表的自然也就是报名表了。

  知道那个填表的姑娘手里拿的就是报名表后,他们三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然后,都先去把自己的学费交了,然后都去找那填表的小丫头,要让她填上他们三人的信息。

  苏木可是清楚得记得,他五年级的时候,因为没写作业,班主任没让报名,愣是把他从教室里赶了出去,让他回家去写作业,啥时候把作业写完啥时候就报名。

  这可难倒了苏木,他可是对家里人说作业都写完了的,如果他这么灰溜溜地回去,他肯定就完了,那后果,简直不容想象啊,他很为难的回了家,他哥哥一见到他,就知道情况,可是见父母在,倒也没说啥。

  父母问:“名报上了没?”苏木很自然很沉稳的说:“那可不,报上了。”

  知道情况的哥哥,只是朝着弟弟一个劲的使眼神,一副斜脸笑的表情,以及那种嘿嘿我啥都知道的眼神,看的苏木自己挺瘆得慌,他一把扯过哥哥,来到房里,他还没开口,他哥哥就说:“是不是没报上名啊,嗯?”

  “嗯,没报上,人家不给我报,现在怎么办?”

  “没事,怕啥,九年义务教育,没事。你明天照常去,他要是还不要你,你就说,九年义务教育,你凭啥不要我。”哥哥,一脸坏笑的给自己的弟弟支招。

  ……

  第二天,学校,他也给自己打气,想着如何和老师说这个义务教育的事,结果,人家没问,直接把他忽视了,好像都不存在他这个人似的,这种情况倒也出乎了他的意料,完全不在掌控之内,但他也乐得如此,就这样很顺利的逃过了一劫,但是呢,他发现那个报名表上没他的名字,他也没在乎,但一周后,校长亲自来过问了,那时班里在开班会,校长进来直接就问:“那个苏木报名没?为啥没有报名呢,没有他的名字?”

  “有呢,报着呢,你给填上。”这事之后,那报名表上才有了他的名字,也就是这事,让他认识到了报名注册表的重要性。

  时任他们班主任的是教导主任,这个教导主任,来学校也不过两三年,文文弱弱的,但特别硬气,敢和校长叫板。

  有一次,校长因为我们在教室里玩耍,跑到我们教室把一个娃打了一顿,打的鼻子里流血不止,他就那样拖拖然的走了,然后,上课,我们这位班主任来了,看到后,知道缘由后,张开嗓子就大骂,那节课,隔壁教室就是校长在代课,然后,我们那位班主任,就站在讲台上,喊道:

  “他校长啥东西啊,凭啥打我的学生,我的学生再不对,也是我的学生,啥时候还轮到他教育了,打我的学生,他可真有本事啊,你以为你是校长就可以随便打我的学生了,这么厉害,呵,我的学生,还是轮不到别人来说来打。”

  “你们以后给我记着,你们是我的学生,不是别人的,要是以后校长再来打你们,你们都给我团结去来,反抗,别管他是啥。你们给我打,一个人打不过,就一起上,你们打不过,就来叫我,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我的学生,我不容许别人替我教育,你们明白吗,咱们是一个集体,咱们的任何一个同学都不能受别人的欺负。”

  ……

  还记得,那位班主任特硬气,他说那席话的时候,拳头紧握,慷慨激昂,特像电视中的起义的领袖,时间久远,苏木忘了那天他们都发了啥誓,只记得那天那节课,全班同学怒发冲冠,所有人的拳头都是紧握着的,都在大喊,特有气派,大有冲到隔壁打校长的节奏。

  后来才知道,那天那节课,隔壁校长没有上课,只是拿着个板凳坐门口,静静地听着,而后来,我们班,就再也没消停过,天天闹,能上天,但是却没有任何人管过,倒也挺有意思。而苏木第一次因为作业不让报名就发生在这个老师手里,可是,也正是这位硬气的班主任交给了他好多道理,足够他受益终生的,还记得他对苏木的评价里,有一个词:“特立独行”,这个词形容的太对,太恰当,苏木想到这些,又是不由得笑了下,只是初中他离开了那里,去了另一处地方上的初中,所以,此时此刻已经三年没见过那个老师了,也不知怎样了,那位敢得罪校长的老师,可是干了好多好玩的事呢,学校里,带头闹改革,搞了个讨论小组,天天上课开辩论赛,那位班主任还时不时地混到里面,一起辩论,有时候辩论急了,都我们都不顾及他那个班主任在不在,是不是班主任的问题,都红脖子红眼睛的,有时候,连他那个班主任都反驳,特厉害,但他这班主任也不在乎,乐的见我们这样。

  记得有一次,听课,听的是我们数学老师的课,我们这位班主任就坐我旁边,讲的是测量圆锥的高的问题,例子就是麦子堆,用竹棍从顶端垂直插下去,但就在这时,我们这位班主任,她却悄悄的对我说,你看,怎么可能,他这说错着呢,竹棍插下去,麦子堆肯定要散,会不准确的,这是不对的,肯定会比实际高要低好多。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突然觉得是这样,我点头表示同意,他就说,来,你站起来质疑,说一下,这一下子就难修我了,我只好当做没听到,毕竟我们这位数学老师很暴力,而且,教室里这么多老师,我怎么可以搞这种事呢,这就是一坑啊,这班主任,坑我啊。可是这位班主任还没放弃,他看苏木这样子,就知道苏木不敢,然后他就问为啥不敢,他还循循善诱。说啥,要有质疑权威的勇气……

  那位班主任可是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也是给他们这些学生影响最大的老师,无人可以替代,他很怀念那段时光,所以,此刻,他看着晓东,特别想问问那位老师,可是,现在不能,他们要先过了眼下这关。

  一番磨叽,终于如愿填了注册表,然后,他们三人,黑娃娃去收钱了,他一个人站那可着劲的问“谁还没交钱?”,而晓东则拿着个本子,教室里按座位在问人的名字,只见他脸红红的,至于苏木,则站门口等着别人,可是,好半天才一个,教室里看样子能坐六七十个,在座的也已经有三四十个了,所以好半天也就来一个,所以并不尴尬,分工很明确,任务也轻松。不久,就没事干了,而此刻眼看着都快五点了,但教室里还是空着二十多个位子,也都明白,这些人今天不会来了,于是,这位班主任宣布放学回家。

  

第二章 往年何其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