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回归 四

  一栋还算漂亮的小别墅在包围着的白色围栏里十分引人注目。

  绫芋皱了皱眉头瞄了一眼小别墅,眼里的嫌弃丝毫不掩盖,弄的跑出来迎接来客的妇人尴尬万分,但立马露出了献媚的笑容。

  “哎哟,这不是芋芋吗?怎么有空来林阿姨家来玩,是来接小少爷的吧,来,来,来快进来”

  千九看着笑成一朵花的妇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千九微微捞开衣袖,看着一条条鲜血淋漓的伤痕,勾了勾唇角。

  要么忍,要么,残忍。

  总之,你们谁也

  逃不过

  。林姨把绫芋领到餐桌旁,又朝厨房喊一声。

  接着,女仆们端着丰富的菜上来,一一摆放

  林姨打开餐桌上的夹板,触碰了里面的一个按钮,餐桌中心自动升起一盘水果和饮料。

  接着,林姨又把目光扫了过来,微微顿了一下,也热情走过来,往旁边的餐桌上拿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塞给千九。

  偷偷又塞给千九100块钱,小声的对千九说:“看林阿姨生活那么苦,之前那是我家的仆人不懂事,去教训了一下小少爷,可能把你弄疼了,阿姨已经把那个坏人交到法庭上了,啊呵呵,所以,小少爷就多在老爷面前说说好话行不,你看你那么乖,肯定很善解人意是吧?“

  “ ridiculous”

  “什么?”

  由于千九声音太轻,林姨并没有听清楚

  掐时,绫芋叫住了林姨。

  “我困了,这里的饭菜一点都不好吃,我要睡觉!”

  “来了来了,啊呵呵,那吃点甜品?林姨这就帮你安排房间“

  千九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

  薄唇轻启

  “Unforgivable“【不可原谅】

  千九随手把一百块钱撕成碎片,连着苹果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转身进了洗手间,慢条斯理的洗着白嫩的小手掌。

  “恶心”

  夜太静,听着屋外的蝉叫声,又将是个失眠之夜,千九坐在屋顶上,仰望着星空,前世,也没有几个属于她的宁静之夜。

  她是个孤儿,从一天莫名的醒来,没有家人,也没有记忆,只有无尽的孤与黑暗。

  也许是幸运,她被一户人家捡到,收养了,那一年她大概5岁,原本以为不在是孤独的日子到来,没想到却是又跌入令一个深渊·····“

  “还真是让人有点不开心呢”

  千九只感觉心脏抽痛了一下,这心疼的毛病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情绪一激动,或是回忆那处空白又模糊的记忆,就会犯病。

  不止,还有······精神上的病,只是被多年的麻木给遮盖了,看来还没有好,还是得吃药呢。

  万一,一不小心发作。

  手痒了

  她可能在这个星球,还会变的跟以前一样。

  天才变态杀人狂

  全国星际通缉犯

  麟鄀在一旁瑟瑟发抖·····

  清晨。

  鸟语花香,阳光明媚。

  “小姐,该出发了”

  “哇呜——“

  绫芋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千九早在沙发一旁等候多时了。

  出发前,林姨在门口“依依不舍”的挥手告别。

  “记得有空再到林姨这边来呀”

  绫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怎么可能会再到这个破地方来呢,真是扰人兴致。

  黑衣保镖走到一块宽阔草地,伸出手,把手指上的戒指转一圈。

  草地上就凭空显示出了一辆灰色豪车。

  黑衣保镖率先对车窗上的面部识别一站,随后“滴”的一声响

  车门自动打开了,保镖弯下腰拉着车门。

  大小姐,小少爷请上车。

  绫芋趾气高扬的跨上了车,车外表不大,但车厢内还是有点空间的。

  千九选了后座的一个角落,外边的保镖一一上了车,十几个保镖都上了车,但车内还是显得有点空旷。

  开车的黑衣保镖往驾驶桌上按了一个按钮,车子停顿了一下,自己缓缓的开动了。

  车内很安静,绫芋还是忍不住要嘲笑讽刺一下千九。

  “穷鬼,你这一生恐怕都见不到这么高端的车吧,哈哈。”

  “看不见”

  千九无视这个傻子淡漠的开了口。

  绫芋笑声突然戛然而止。

  愤怒的狠狠瞪了千九一眼,瞬间不说话了,特尴尬。

  麟鄀在空间里笑得天翻地覆,“这女的怕不是个傻子吧,哈哈哈“

  “闭嘴”

  麟鄀立马停止了大笑,表情一秒正经。

  “大人,咳咳,你真的放过了林姨那一家?”

  “你觉得?”

  “大人莫不是另有打算?”

  千九看着窗外的景色,漫不经心的开口:

  “按时间来看,他们现在已经死了”

  “什么时候?!难道给他们下药啦?”

  千九眸子暗,了暗,伸出手臂,捞开袖子,皮肤白嫩,看不出一点痕迹,那些疤痕跟凭空消失似的。

  麟鄀不愧为活了几千年的家伙,一眼就认出了。

  “难道,难道这是···”

  “不错,这就是早已失传的上古邪术中的一则”鬼蛊“。

  “鬼蛊,蛊中之王,又是与灵芝人参等难求之物,一般只在危险地带人烟稀少地带出没,由于太过强悍,所以极其难捕捉,一般捕捉之人都要做好充分的赴死准备。鬼蛊食人精血为生,将它下到所指定的目标身上,可将下蛊者身上所有伤残转移到指定目标身上,一只足矣使这家人全部暴毙而亡,不仅如此,还可以使下蛊者修为大增,但唯一的是非常消耗精神力,所以,几乎没什么人敢用,用此蛊的大部分都是一些稀世高手。“

  “不错”

  千九眸子微暗,回忆起昨夜。

  书房内。

  “当家的,你说那个死瞎子会不会告诉老爷?毕竟我们打他打的那么惨?”

  林姨神情有点后怕。

  一个贼眉鼠眼的老头做在转椅上,毫不在意的神情使林姨十分焦急。

  缓缓开口。

  “不急不急,他只是个只有8岁的奶娃子而已,之前来我们家就胆小的要命,料他也没那个胆”

  老头悠然自得的拿起盛着红酒的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

  转手掏进衣袋拿出个泛着红光亮闪闪的东西。

  “不过我倒从哪个死瞎子哪里找出了个好东西”

  林姨两眼放光,高兴的从老头手里接过,仔细打量着这个东西。

  “”赚大发了,这个东西至少可以卖一千万“

  老头浑浊的双眼里充满贪婪。

  “要藏好,明天他们就走了,绝对不要被发现了”

  “老爷你太厉害了“

  不堪入耳的声音从书房传来。

  屋顶上,千九右眼里闪着淡淡的红光,食指和中指贴着右眼皮轻轻比划了一个特殊的图案。

  随后,红光消散,恢复了平静的黑眸散发着清冷。

  “是我的终究要通通给我吐出来”

  

第四章 回归 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