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的积累

  “累死了,这么热的天还要搬这么多东西。”

  “没有办法啊,谁让我们刚刚入行吗,当然我们干体力活了。”

  “话是这么说,但他们也太欺负人了。”

  “都是这样,老人欺负新人,行了,别想了,还有一箱子,搬完他。”

  周凯和吴迪在烈日下辛苦地搬这水果箱子,今天刚到一批从海南运来的水果。

  周凯和吴迪因为是水果店的新人,被老的售货员命令来搬水果,本来是三个人的活,成了两个人的。

  拿着辛苦赚来的钱,在黄昏的时光中周凯决定和吴迪去喝一杯。

  在酒吧喝着装着冰块的啤酒,看着在台上跳着钢管舞的女孩,吴迪陷入了沉迷。

  一年前的一个夜晚,吴迪在大一刚刚与女友分手,因为他没有钱,虽然有些好看的样貌但物质社会终究是物质社会。那天晚上他独自在酒吧喝酒,突然有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个人他并不陌生,虽然平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毕竟在一个宿舍,这个人就是夏天。

  夏天把吴迪手中的杯子抢了过来重重摔在地上,吴迪本想和夏天打架,但分手的痛苦让他无力动手。

  “你难道要继续颓废下去吗?”夏天先开了口。

  “关你屁事。”

  “照你这个样子,你永远也找不到女朋天。”

  “我说了关你屁事,滚。”

  “如果我今天走了,你就错过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什么意思?昂”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帮帮你。”

  “怎么帮?”

  “就看你有没有胆量了。”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只要有钱,你就什么都有了,还发愁女朋友吗?”

  “你有办法挣钱?”

  “当然。”

  “什么办法?”

  “还是那句话,你有没有胆量?”

  “当然有。”

  “好,跟我走。”

  “干什么去?”

  “到了你就知道了。”

  吴迪跟着夏天一直走,走到了一个小胡同,两帮人在一个胡同里,都拿着武器,这是有个脸上带着疤的人给了夏天两把砍刀,夏天递给吴迪一把。

  “跟着喊,记住如果他们动手,咱就跑,如果不动手就大声喊。”

  “为什么。”

  “想要钱就跟着我。”

  “杀。”

  “大哥,跟他们拼了。”

  吴迪跟着夏天一起喊,喊了几十分钟,两帮人就散了,那个长着疤的人给了夏天四十块钱,后跟着别人走了。

  吴迪还在懵懂当中,夏天把二十放到了吴迪的手中。

  “这是怎么回事,我啥也没听见?”

  “就是两个帮派火拼,但少人手,花钱雇,其实啊真正打起来的很少,就是在哪比气势,谁的气势大谁就赢了,两边差不多,谁也不敢打,咱就挣钱,如果真打起来赶紧跑,宁可不要钱,那可是命啊。”

  自此以后吴迪跟着夏天又干了几次这个买卖,挣了几百块钱。

  一天晚上,夏天和吴迪在酒吧喝酒喝多了。

  “你为什么干这个?”

  “挣钱。”

  “那你为什么不打工?”

  “打工挣的少,累死累活的。”

  “哦哦,那你每天晚上都不学习吗?”

  “当然学,每天回去就学习,以后文凭肯定特别重要。”

  “那你以后打算干啥,这个工作也就几天才有一次。”

  “我知道,但是现在先拿这个积攒资本,然后再开个店那样才挣钱呢。”

  “那我以后跟着你干,反正我也没有多少本事。”

  “你要跟着我干可以,但必须听我的。”

  “行。”

  自此以后,吴迪跟着夏天开始挣钱。

  吴迪在98年考上大学,离家有点远,但是家里很开心。

  夏天也在那一年考上了大学,但他觉得大学并不是人生最好的选择,随着各种经济的发展和公司的建立,只有创业才是富足的最好出路。

  夏天带着吴迪只干了三个月,三个月后的一天。

  “从明天起我们不帮别人助威了,我们开始正式的打工。”

  “为什么?”

  “因为最近警察查的严,上次有两个人也是助威,结果被当成帮派团伙给抓起来了。”

  “这么惨,那我们干什么?”

  “这好说,我看咱学校附近有个酒吧挺好的,那挣钱不低。”

  “好,听你的。”

  第二天,夏天带着吴迪来到酒吧报道,但夏天并没有告诉告诉吴迪去酒吧的真正原因。

  夏天和吴迪第一天上班是由带队经理和他们一次为客人上酒的,但吴迪觉得奇怪,经理只让他为女人上酒,而且是单身女性,而经理和夏天为男性和女性都上酒。

  在为一位在灯光角落的女性上完酒后,那个女人拉住了吴迪,吴迪有点紧张,但出于礼貌并没有反抗。女人接着就放吴迪走了。

  接下来几天那个角落都是那个女人,虽然灯光很暗吴迪看不清她的脸,但他手上那只卡地亚手表却始终不变。

  一周过去了,周六的晚上,当吴迪为那个女性上完酒后,那只带着卡地亚的手抓住了吴迪。

  “今晚别走了。”

  “什,什么。”

  “今晚你陪我。”

  “啊,我。”

  这时夏天走过来,悄悄对吴迪说这是一个好买卖,一次能挣两千。

  听到这句话,吴迪紧张的身子随着夏天的手被推进了酒吧后面的房子里。

  接下来好几天,那个女人都会准时出现。

  这种情况过了大概两周,夏天突然对吴迪说

  “明天我们不用再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攒够了钱。”

  “什么?攒够什么钱?”

  “开酒吧的钱。”

  “我们要开酒吧?”

  “当然。”

  “那你让我去那个酒吧为了什么?”

  “赚钱当然还有学习。”

  自那天以后好久没有看见夏天,吴迪很疑惑,夏天呢,每天晚上吴迪都会情不自禁地望向夏天的床铺。

  夏天让吴迪出卖了自己的身子,如果就这么走了,吴迪可不会善罢甘休。

  就在吴迪有些担心又有些失望的时候,几天不见的夏天出现了。

  一个周日的晚上,夏天偷偷走到吴迪背后,用双手捂住吴迪的眼睛,吴迪被吓了一跳。

  夏天带吴迪来到一个繁华地带,走到了一个叫吴夏酒吧的地方,吴迪有点吃惊但聪明的他马上反应了过来,吴夏就是吴迪和夏天。

  当吴迪随着夏天走进这个酒吧的时候,吴迪有些说不出的感觉,竟然掉了几滴眼泪。

  “哭什么?”

  “我没事,就是不知道原来我也可以这么厉害。”

  “嘻嘻,以后凭着这个酒吧我们会变大变强。”

  然而好事仅仅过了两个月,一天晚上,几个纹着纹身的青年走进来,很正常的客人,服务员照常接待,他们点了很多贵的酒,但喝完之后就要走人,吴迪见状拦住了他们。

  “各位大哥你们还没付钱。”

  “难道不应该你们给我们付钱吗。”

  “这是什么话,你们喝了我们店的酒。”

  这时一个高个男人直接揪住吴迪的衣领。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大哥是这一片的王龙哥,懂吗,滚。”

  “大哥不管你大哥是谁,你得付钱。”

  结果那几个人直接就用拳头打了吴迪,吴迪虽然是个大学生,但也打过架,和那几个人打了起来,夏天刚到店里就看见了这的情况,直接就冲了上来,用酒瓶打破了一个人的头,那几个人看情况不妙,掉头走了。

  “怎么回事?”

  “那几个人不给钱,不过幸亏你来了,看咱们打的多爽。”

  “你有没有事?”

  “没事一点小伤。”

  “那就好,不过。”

  夏天的话没说出来,让吴迪会学校休息了。

  第二天,夏天在学校找到吴迪说,

  “最近几天你都呆在学校,千万别出去。”

  “怎么了?”

  “没事,听我的就好。”

  说着夏天走了,在走之前留给吴迪一个信封,望着夏天匆忙的背影,吴迪有些担心。

  当回到宿舍后,看见夏天的床铺空空,吴迪的心也有点空,他想起白天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有三千块钱。

  过了三天左右,夏天还是没有回来,并且从别人的口中,吴迪听说夏天退学了。

  不知真假,吴迪报着希望来到吴夏酒吧,但那里已经没有吴夏的牌子了,只有正在装修的工人。

  “大哥,问一下,吴夏酒吧呢?”

  “我也不要清楚,不过听说以前的酒吧得罪了龙哥跑路了。”

  “什么,什,怎么可能?”

  吴迪看了一眼酒吧,心里暗暗决定,待他伟大,必定报仇。

  眼看又快过年了,然而吴迪却始终没有夏天的消息,无奈,吴迪决定回家过年。

  于此同时,夏天在左右为难中回到了家,本想家是避风的港湾,但当他回到家后竟一点没有家的感觉。

  “你还知道回来啊。”

  “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祸。”

  “你说你退学,你让我们怎么在邻居边上生活。”

  “现在邻居们见到我就问夏天是不是被抓走了。”

  “对不起。”

  怀着失望的感觉,夏天进入自己的房间,回想起在父亲还没有去世时父母对自己都很好,但自从父亲去世,母亲对自己就冷淡了许多,但也算是尽母亲的职责吧。

  十三岁对夏天来说是一次真正的转折,父亲去世了。而后便是母亲对自己的态度也变了,母亲每天都会化妆去相亲,很少关心夏天,一年后,也就是十四岁时,夏天的继父来到了家中,母亲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他叫爸爸。

  这个爸爸对他来说比没有的更好,因为这个爸爸从来没对他好过,也从未给他买过任何礼物,只是当夏天花钱后训斥他不该花钱。

  家庭的失败,对父母的失望,令夏天觉得真的没有再待下去的必要。

  夏天轻轻地推开房门,穿过客厅走到父母的房间,本以为他们已经睡着了,可是夏天却听到了他们小声的交谈。

  “夏天太不懂事,竟然把祸惹的这么大。”

  “是啊,我真后悔生了他,其实更后悔嫁给那个死人。”

  这些话夏天听的很清楚,但他却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只是默默地离开了父母的房门,回到自己的小屋。

  早上六点,夏天还没有出来吃饭,他的妈妈更是生气,这死孩子闯了祸回家还敢睡觉。

  夏母来到夏天房门口,用力敲门,结果却没人应答,无奈,夏母直接走了进去。

  房间已经空了,只有干净的床和一个干净的书桌。

  桌上有用一个水杯压的纸条,而纸条上的话却令令夏母有些失神。

  “妈,我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久久望着这个纸条,夏母的几滴眼泪徘徊了很久,最终还是流了下来。

  没有文凭,没有本事的夏天只得孤身一人来到上海,寻找新的出路。他坚信在大地方更容易赚到钱。

  自从夏天考上大学后,刘诺心便选择离开夏天,因为刘诺心觉得夏天和自己虽然都考上了大学,但一个是北京大学一个是普通二本,不管是从实力还是从学校的环境,或者从以后的发展来说,夏天和刘诺心都是两个世界的人,既然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没必要在一起了。虽然心有不干,但夏天并没有挽留,因为他觉得刘诺心的话很正确,两个世界的人。

  夏天带着没有后顾之忧的抱负来到了上海,准备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冬日的阳光虽然没有夏日那么刺眼,但对于夏天来说都是一样的。孤身一人来到黄浦江边,望着陆家嘴,看着上海繁华的街道,想着曾经许下的梦想,他迷离了。

  上海虽位于长江以南但冬日仍然没有春天的温暖。

  夏天走过浦西的新天地,盲目的看着招聘广告和那微薄的工资,无奈,如果在那微薄的工资之下,永远也无法完成曾经的诺言。

  “你好,小兄弟,在找工作吗?”

  “我是在找工作,请问你是?”

  “我这里有一份工作,你想不想干呢?”

  “干什么?”

  “等你跟我去了就知道。”

  “可是你不告诉我干什么,我凭什么和你去。”

  “那你可要失去一次机会了,去不去看你了,你难道要和这些打工的人混一辈子吗?”

  “行,我和你去。”

  夏天下定决心,因为他的内心始终有野心。

梦的积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