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黑衣(第一)

  不过,御景受伤她倒是意料之外,能把他伤成那样的人不多,伤的到底如何也不能道听途说,毕竟以讹传讹的东西大多被带有自身情感。

  凰鸢也不再去想,姑苏的事有御家和阴家来管,她一个云梦凰氏的人也不好管。

  她在茶馆坐了一会,喝了几杯茶,看外面的天彻底暗了,凰鸢就离去。

  云梦的夜晚和热闹,花灯点亮了整个街道,丝毫不比白日里暗。

  凰鸢走在街上,忽然听见瓦片乱动的响声,很轻。

  她警惕的像屋顶看去,果然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凰鸢向黑影追去,她也不好贸然上屋顶抓人,免得惊扰了人,也惊动了黑影。

  那黑影轻功了得,速度很快,凰鸢闪进一个没人的地方,攀上了屋顶,却见她身后有一黑影,凰鸢正追上去,听见她后面有出现了一个。

  而她前面的黑影已经不见了,当她后面的黑影也消失了,左方再次出现了一个黑影。

  凰鸢皱眉,这么多人,怕是已经发现她了。

  凰鸢不再跟着,对方人数众多,况且不知对方的实力如何,怕是只会意想不到的厉害,不会差。

  凰鸢回到将军府,打算明天告诉谢矜此事。

  凰鸢不大晓得这件事,只是几个功夫了得的黑影,云梦最近也十分太平,并没有发生什么案子。

  谢矜得知此事也并不太清楚,只说记着此事,日后慢慢调查清楚。

  凰鸢也不大急,只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也就记在心里,先放下。

  三人准备好了盘缠和马就上路了,凰鸢自然没有骑她的银马。

  毕竟那是她身份的代表之一,不能太招摇,一切从简,一切低调是他们的宗旨。

  凰鸢骑上从谢矜府上“抢”来的黑马,道,“都准备好了,就走吧。”

  离开云梦,向北是洛阳聂氏的地盘,向西是姑苏御阴两家,而向西。

  凰鸢看了一眼秦胤,向西是秦胤的势力范围。

  这秦胤原来只是一个穷读书的,但才识了得,被西安王招入府中做了幕僚。

  西安王待他不错,家里的条件也越来越好。

  而两年后,蓉城出了一个秦氏,这个家族兴起的突然,谁也想不到。

  而在那同时,西安王倒台了,西安王府一个都没有留下,凡是西安王府出来的分支也是满门抄斩。

  在信朝,顾氏王族里除了皇帝就是这个西安王的权势最大,一夜之间,风云变换。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新贵替皇帝铲除了异己,也替西安王接手了在西方的势力。

  但至于是怎么铲除的,也不过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忽然,一个小姑娘从草丛里摔了出来,惊扰了凰鸢三人的马,马训练有素,虽然被惊扰了,也稳得很。

  “什么人?”谢矜下马,走到那小姑娘前面。

  那姑娘抓住了谢矜的衣角,惨兮兮的开口道,“公子……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发生了何事,你且细细道来。”凰鸢和秦胤也跟着下马,凰鸢扶起那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出了什么事?”

  “我……我是七月六日生的,所以我叫七六,大家,大家都叫我小六。”

  七六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显然吓得不轻,“我……我看见,我看见好几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正在……正在……”

  “啊啊啊!!”七六叫起来,害怕得直抱头。

  黑衣服的男人,凰鸢抬头看向谢矜,他也朝自己点了点头。

  “秦胤,这个女孩先交给你了,我们去那边看看。”凰鸢将哭着的七六带向秦胤的身边。

  秦胤点了点头,看着他们向七六摔出来的地方走去。

  凰鸢和谢矜躲着树丛旁,黑衣人有五个,月亮正好打在黑衣人脸上,都是黑布遮脸,但听语气似乎很着急离开,并没有发现凰鸢和谢矜。

  等他们走了,谢矜确定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没有其他人,凰鸢和谢矜才上前。

  黑衣人原来的位置只留下两具尸体,刀口在咽喉,留下一个大洞,似乎是刀插进去又剜了一圈。其余并没有伤口。

  凰鸢和谢矜对视了一眼,清理好了现场,其余并没有什么线索,就回去了。

  秦胤和七六仍在原地,七六已经好了很多,凰鸢道,“有没有发生什么。”

  “并无,刚才我问出来了一些。”秦胤向凰鸢说了一些刚刚七六看到的。

  就是刚才黑衣人杀人的过程,黑布遮脸,没有看见相貌。

  “罢了。”凰鸢对七六道,“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吧。”

  “我……我没有家。”七六咬了咬唇,“姐姐,我能不能,跟着你们。”

  “不可以。”凰鸢手负在身后,“很危险,我们没工夫保护你。”

  “姐姐,我……我不怕!”七六低下头,“我……我本来也没有家,被其他人欺负,怎么样都是死。”

  “姐姐……跟着你们,说不定我还能活着!至少……至少不会在这个小村庄里活活被打死……”

  凰鸢皱眉,看向谢矜和秦胤,两人也于心不忍,点头表示同意。

  凰鸢开口道,“那好,我们要去幽州,途中说不定危险至极,你什么时候要离开,随你。”

  “好,好!谢谢姐姐……”七六笑起来,“姐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我叫花著雨。”凰鸢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那……那我叫你著雨姐姐好不好?”七六眸子里闪着光。

  “随你。”凰鸢被她眼眸里的喜悦动容。

  “著雨姐姐,那……那两个大哥哥叫什么?”

  七六见那两个大哥哥站在两边不说话,也不敢去跟他们说话。

  “他们……”凰鸢看向他们,“你们自己介绍自己。”

  谢矜先开口道,“江羡鱼,小六可以唤我江哥哥。”

  谢矜还是那般温润如玉,像个邻家哥哥。

  凰鸢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也是那般温柔,可惜,他已经死了,凰鸢不经有点落寞。

  相比较谢矜的温柔,秦胤笑着,笑意到不了眼底,道,“陈袭。”

  “江哥哥好~,陈……陈哥哥好。”七六看着谢矜软糯的嗓音很好听,对着秦胤倒有些害怕。

  “快到洛阳了,那是聂氏的地盘,我们与聂氏交涉不深,低调为好。”凰鸢回过神来,嘱咐到,“小六上我的马,找家客栈住上一晚,明日再启程。”

  谢矜和秦胤点头附和,表示同意。凰鸢将七六抱到马上,自己坐着她前面,“抓紧。我骑马很快的。”

  七六闻言,抓住了凰鸢整洁的衣裳,又怕被自己捏皱了,松开手。

  凰鸢一笑,“没事,那抱着我吧。”

  七六闻言,小心翼翼的抱着凰鸢的腰,脸贴在凰鸢的背上,小小的一只,睁着大眼睛滴溜溜的看。

  马不快,为了让七六坐得稳,凰鸢骑出了她学会骑马以后最慢的速度。

  谢矜和秦胤也差不多跟在凰鸢的后面。

  

黑衣(第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