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金窝银窝不如许教授的小窝

  许平生扪心自问,在活着的30年里,他得体斯文,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甚至没有起过什么歹念,老天派来这么个妖精,是因为好人有好报根本是假的,还是想考验他什么。

  他不知道一个人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如此厚脸皮求收留是怎么做到的,许平生思索了一路。

  可能这就是代沟吧。

  在走近公寓楼的时候,他特意放慢了脚步留意着身后这小子的表现。

  许平生觉得,白旭知道自己是老师的时候该是很惊讶的,也会收敛一下自己的行为。

  果然,看到教师公寓这四个大字的时候,白旭闭嘴了。

  两人都停了脚步。

  安静的空气里只有树叶摇晃的沙沙声。

  许平生转过头等待着他惊讶的表情。

  …

  啪啪啪啪!

  这小子出其不意的鼓起了掌。

  许平生被吓了一跳,什么路数?

  想象中的惊讶和拘谨并没有如期而至,对面这个人看上去比刚刚不止欢脱了一倍。

  这是个魔鬼。

  白旭怎么也想不到,看上去这么年轻的男人居然是个大学教授,有趣有趣。

  那明儿跟自家老爷子交代的时候岂不是倍儿有底气!

  说来也奇怪,他家老爷子吧,谁都不相信,却单单对老师有着迷之信任感,他这回赖上个老师,怎么也不愁老爷子疑神疑鬼了。

  白旭乐坏了,这不仅是只小绵羊,还是只有用的小绵羊啊。

  许平生任教多年来的经验告诉自己,但凡是学生,在老师面前都是有点怂的,但他不但不怂,还大有一副更想缠上来的模样。

  这白旭不按套路出牌。

  “三楼。”

  边说着,许平生躲开了白旭又要架上来的胳膊。

  白旭扑了空,尴尬的嘿嘿了两声,摸了摸鼻子又立马跟了上去。

  今天他真是走了大运,明儿跟老爷子交代的事不用担心了,最重要的是,捡到了这么个宝贝。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看啥都跟镀了层金似的。

  眨眼到了三楼,伴随着咔嚓一声的开门声,一股干净清爽的味道扑进白旭的鼻子里,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味道。

  就这一瞬间,白旭发现他喜欢这里。

  房间不大,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每样物品都在自己该属于的位置,家具的配色很单一,以暗色系为主,没有富丽堂皇的装修,简约朴素。

  如果说这里是个简简单单的屋子,那白旭的房间就是华丽的狗窝。

  但是这儿给白旭的感觉却是:

  这是个家。

  白旭知道自己有点缺爱,被这种温馨的气氛打动了,但毕竟是个大老爷们,怎么会允许自己这么酸溜溜的样子,立马眨了眨眼,恢复了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

  然后毫不客气的把自己丢到了沙发上。

  这幅模样被许平生看在眼里,尽管就那么转瞬即逝的落寞

  许平生教书育人有些年了,见过的孩子多了,自然是懂的,也知道不必多说。

  看着白旭这幅把这儿当自己家的样子,抓起桌上的苹果就吃。

  许平生心里有些触动,夹杂着一丝成就感和满足。

  他低头不易察觉的扬了扬嘴角。

  “家里的食材只够下些面条,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

  许平生还没说完话就得到了回答,不多说的撸起袖子准备躲到厨房去。

  “谢谢。”

  许平生听到了轻飘飘的两个字。

  白旭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肚子叫了一声,许平生就能惦记到现在。

  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温暖。

  他渴求但他不会主动去索要,所以一旦碰上主动给予的人,他也会感恩,也会受宠若惊,但他不善于说这些酸溜溜的话,就连一句谢谢白旭都开口的别扭。

  许平生是个明白人,他懂得这句话的分量。

  “嗯。”许平生淡淡地回了一句。

  许平生声音很好听,温柔沉稳却有点冷清。

  坐在沙发上的白旭即使瞧不见许平生躲进厨房的身影,但这两个字就这么顺着白旭的耳朵,钻进了他内心最孤寂的黑暗角落,“嗖”地在那里自顾自的点起了一团小火苗。

  白旭说不清这是什么。

金窝银窝不如许教授的小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