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初识4

  “哇…你来的好早。”从没早起过的何安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对着杨柳树下模糊的黑影道。

  寅时的天空还是漆黑一片,夜色与清晨的新鲜空气交融,十分和谐,长长的柳枝在桥上随风摇曳,不时甩入水塘中,好似正在梳洗头发的姑娘。

  “我都等你半天儿了。”胡不归一转身,看到何安旁边的何未,双手往后背一叠,道:“呦,还带了个姑娘来。”

  这“姑娘”头上长得好生俊俏,髻着丱发,飘逸在空中的丝发黑中带浅着褐色,她的皮肤吹弹可破,犹如三月里桃花的花瓣一样粉嫩,一双灵透的桃花眼宛如潭潭飘着花瓣的池水,春风欲吹朱颜散,百花开尽不复还。

  “她是我的贴身……咳咳侍女,未未,昨日好像才见过。”何安咳嗽道。

  “若我没记错的话昨日那位叫末末吧。”胡不归纠正。

  何未今天的打扮确实是何末昨日的行头,但细看确实不同,他比何末更加消瘦一点,秀气一些。

  何安回想昨日之景:

  她正在收拾衣物,突然门外传来声声脚步声。

  “灵儿可在?”何未轻轻敲门道。

  “在的在的。”

  想来未哥哥是来安慰她的。

  “今日的事情,我都听知道了,何爹爹也不易,他心里还是很爱你这个女儿的啦,也别怪他了。”果真,何未用最轻的声音安慰道。

  “唉,我怎么可能怪爹爹,心里本也没怎样,就是想出去历练历练。”何安无奈道。

  “哦~”何未揉了揉何安的头,接着道:“家主说不放心你,明天让我一起随你同去。”

  “太好了!我正愁没个伴儿呢!”眼睛里闪着喜出望外的小星星,但随即又扑闪扑闪的,最后还是熄灭了。“你跟着我,会被连累吧。”

  “灵儿都不怕,我怎么会怕呢~”何未又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又苦笑道:“只是我思来想去还是想不通,为何何爹爹要我打扮成末末的样子,还不能告诉别人。”

  额…

  何安语塞,这……她也想不通。

  何安拍了拍脑袋,回答胡不归道:“你定是听错了!昨日跟着的,就是未未,我这一路上定要有人侍候着起居,什么髻髻发,做做菜啊的你又不会!”其实这些小事情,未未可真做的比谁都好。

  “……你当是游山玩水呢,带个丫鬟也就算了,还带那么多大包小包,万一路上被人掳了去,就当济贫了。”胡不归又开始拆台。

  “临阵磨枪,不光也亮嘛!”何安直接无视胡不归调侃,向他身后张望了一番,疑惑道:“你车马安放在何处呢?”

  “恩?我们修仙之人,从来都是步行万里路的。”胡不归笑。

  “什么?!走着去?!”何安大叫。

  “对!”胡不归笑。

  “不成不成,未未!你赶紧去置办车马来!”何安扶着头,不让自己晕倒,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呀,肯定天不亮韩兵就来了。

  何未问胡不归:“此去何方?”

  胡不归这才想起来似的,熟练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快速地打开瓶子把东西倒在摊着的手上。

  何安仔细一瞧,是一只指甲大的蚂蚁。嫌弃道:“咦好大的蚂蚁~”

  “没见识!这可是噬魂蚁,专门以煞气为食的蚁精,给你涨涨见识,可要看好了!”胡不归捏起抄起一只蚂蚁,捏了几下,蚂蚁瞬间化为一团红烟。

  “咦!”何安恶心道。

  胡不归将其放在地上,这团红烟立马像一条发着红光的蛇一样遁地而入,光影顺着一个地方越来越小。

  “搞定!”胡不归把剩下的蚂蚁放回了瓶子里,拍拍手站了起来。

  “去哪?”何安还是没看明白。

  “胭脂镇!”何安指着光束的地方。

  此时何未已经找好了车夫,等在一旁。

  好不容易驮上大包小包,终于可以坐得安稳了,行了一阵,何安撩开窗帘,何家山这座山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小,心道:此次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回来,唉……罢了罢了,大丈夫志在四方,才不要做井底之蛙呢!

  慢慢合上窗帘,何安问胡不归:“为什么你身上道具这么多?”

  “你猜~”

  “为什么你做为召唤师还敢出去瞎晃悠,不怕韩家人弄死你吗?”何安又问。

  “你猜~”胡不归慢悠悠地闭上眼睛。

  何安盯了一会坐在一旁擦着道具的何未,未哥哥就没有那么多道具。琢磨了一会,道:“哦~我知道了,因为你是小废物嘛,本来就灵力低微,韩家人不稀罕,你也只能靠道具撑起来了,嘻嘻嘻,我真聪明!”

  “恩?我废物吗?也不知道那天是谁,站在一大堆丧尸面前,害怕的那个样子,哎呦啧啧啧……”胡不归咂咂嘴。

  “切,小废物!”何安咬了咬牙,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过胡不归这一提才想起来,问道:“哦对了,你昨天为什么故意隐瞒实力?”何安指的是装晕这件事,虽然没有明指,但胡不归心里铁定有数。

  快速地看了一眼何未,胡不归两手交叉枕在脑后,靠在车墙上懒洋洋道:“你猜~”

  “呸!装神弄鬼。”

  经过几天颠簸的旅程,胭脂镇可算是到了,何安开始庆幸还好一开始没听胡不归的,不然现在这双腿肯定不是残了就是废了的。

  “哇!!!”一踏上胭脂镇的街道,何安的眼里就开始不安分的冒着小星星。

  胭脂镇胭脂镇当然就是盛产胭脂水粉的地方,所以路上的行人个个浓眉大眼形貌昳丽不说,街道两旁比比皆是可以变美的小作坊小铺子!

  “哇!传世胭脂!”何安看着一块牌匾大叫。

  “哇!绝色膏粉!”何安又看见一块牌匾,眼睛里的小星星闪的光顿时放大了一圈。

  “哇!倾城家人衣坊—”

  “哇!无二珠宝—”

  “吵死了!没见过世面!”胡不归用手指塞住了耳朵,闭上了眼睛。

  何未笑到:“不怪小姐,一看到胭脂水粉什么的就精神抖擞了。”

  “其实这些店只是招牌打得响亮而已,专门骗骗她这种人傻钱多的外地人!”胡不归一语道破。

  看着何安进了一个卖胭脂的店,两人立即跟上。

  店里,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香气,何安正在不停地把各种型号的胭脂涂在手臂上。

  “过来看看,你们觉得这个怎么样?”见二人进了店,何安把一色胭脂涂在自己白白手上。

  “庸脂俗粉。”胡不归道。

  “挺好,就是上色度不高,涂在嘴上喝喝水就没了。”何未笑笑,边用随身掏出了的白手帕擦着何安的手边说。

  “哈哈,果然还是‘女孩子’最懂!”何安看着胡不归道。其实对这些,何未比她还挑剔。

  接着何未又沾了其他型号的胭脂,撩起袖子涂了在自己手上,皱眉道:“这个不行,不好上色!”

  又抹了一色,道:“颜色不好看,也不显白。”

  又不信邪地涂了一支,喃喃道:“着色度不高,质感粗糙,辣嘴巴…”

  胡不归猜道:“……辣嘴巴?胭脂难道都是辣椒做的不成?”

  “对对对。”何安敷衍道。

  “原来辣椒就是胭脂,胭脂就是辣椒呀…”胡不归若有所思。

  何未浅浅地笑笑,一双眼睛如春日阳光一样甜甜的,对何安道:“看来,这里是没有适合小姐的胭脂了。”

  “你看我说的吧。都是骗骗你们钱多的。”胡不归朝何安翻了一个白眼。

  何安没好气地回了一个白眼。

  “实话归实话,可不能让老板娘听到了~”何未笑道。

  “嘁,听到又怎样!东西不好还不让说了?!”胡不归扬高了声音,顿时,店里所有买东西的人都注视着他,老板娘面色蜡黄,一脸怒气的瞪着他们三人,一副来者不善的姿态。

  “想干架?!”老板娘手里的算盘在柜台上一拍,柜台上的纸笔瓶子都抖了三抖,双手架腰,摆出战斗公鸡的姿态。

  “不不不,祝老板娘生意兴隆大吉大利哈~”胡不归秒怂,拉着何安何未就往外跑。

  在街上晃悠了一会,何安又挑中了一个衣裳店。

  胡不归拍了拍脑门,朝天幽怨道:“天呐,为什么这人如此麻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此路漫长,对小姑娘来说制备几件衣裳还是很有必要的…即使她衣包里的衣服已经不下百八十件了。”何未无奈地提了提手里沉重的包袱。

  “未未,你看这件衣服怎么样?”知道胡不归这头榆木脑袋说不出什么好话,就干脆不问他了。

  “呃…放荡不羁!”虽然没有问他,但他还是用四个字总结道。

  “挺好挺好,就是要入秋了,穿这件…恐怕凉了些。”何未道。

  “是么?”何安将信将疑地晃了晃手里的低胸襦裙。

  “哎呦,小姐使不得,这衣服,可是给百花楼的江姑娘登台表演时定做的!”一旁的老裁缝,推了推老花镜,赶忙放下手里的戒尺,颤颤巍巍跑过来劝阻。

  “噗哈哈哈哈哈!哎呦~百花楼~哈哈哈哈哈!何半灵你是不是也想去百花楼登台表演啊~哈哈哈哈想笑死我~”胡不归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哼!”何安绿着脸把衣服放下了,“未未,你过来帮我挑几件!”

  一次挑完,何安立马挑怕了,最后经过何未的细腻选择,终于挑了几件像样的衣服。

  “还是我的未未厉害,不像某些人…只会‘哈哈哈’。”何安道。

  胡不归冷笑道:“小姐啊,我们是去历险的,好像这一路明明是你一直在磨蹭磨蹭吧~要不然早找到住的地方了!”

  胡不归说着,心里却想:这何未什么时候那么娘里娘气了,明明之前还是很正常的嘛!

  何安以为胡不归不知道何未是男的,他爹送的双胎灵狐他能不熟吗!小时候还被他们俩追得满院子跑呢,只是等狐妖十岁幻化成人形以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

  “切,初来乍到初来炸道嘛。”何安小声嘀咕。

  何安问:“那今晚你打算让我们住哪里?”

  “哼哼!睡牛棚!”

  ???

  其实胡不归之前都是去找本地的村民借宿的,现在他只是想糊弄糊弄她而已。

第四章 初识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