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或许她是真的命不该绝

  唐宁时再次醒来时,她终于知道自己是什么境地了,她的确是重生了,这具身体和她有着一样的名字,是唐府庶出三小姐,平时就是小透明一个,不争也不抢,而她会死以及她刚刚穿来所遭遇的一切都拜这具身体的亲娘所赐。

  她亲娘是唐府的夏姨娘,是四夫人,因为嫉妒貌美的二夫人怀孕了,就蠢到被人利用去下毒,结果被人抓住,就二话不说把罪责推到亲生女儿身上,唐府不问清事实真相就下令让唐宁时去乡下住。把她赶出了唐府,还动了家法先毒打了一顿。所以不巧路上她发高烧死了,所以才让现代的她有了可乘之机。

  “难道是老天觉得我命不该绝吗,还是说让我重活一世来折磨我。”让我来偿还自己的债呢。唐宁时凄凉地说道。

  她还记得死前的场景。

  高大的落地窗使用品质极好的钢化玻璃打造,这个办公室里很简约,却处处透漏着设计者的个性,低调却也奢华,里面有很多国际名牌。而唐宁时就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咚咚”

  “请进,门没锁。”唐宁时冷言回道。

  “总裁,今年的业绩报告出来了,你要不要现在看。”许从铭对眼前虽然已经34岁却依然迷人的女人说到。她的面容很淡,通常她不会笑,除非是出席重要场合,这个女人不乏追求者,不管是为了唐氏还是为了她这个人,那些追求者的确不少,有些也确实极优秀,虽然不少都比眼前这位小。但她硬是一位都看不上,大好的年华全部投在公司上了。

  “不用了。”唐宁时看着站在办公桌前的男子,他拥有不输当红男星的样貌,一身裁剪得当的西装显出他的好身材。更比那些娱乐圈的男人多了一分贵气。

  “宁宁,要不要喝一杯,我这里刚得到一瓶不错的红酒。”

  “你知道我比你大,你还叫我宁宁,你不嫌恶心,我嫌。”唐宁时有些不爽男人这么叫她,太亲密了。毕竟他们之间有着跨越不了的鸿沟。

  “好好好,不叫。”许从铭宠溺的看着她,这个女人虽然很强,但实际上哪个女人不希望被人疼呢。

  他将袋中的红酒与两个酒杯拿出来,红酒倒入杯中有种说不出的诡迷,唐宁时从以前就这么觉得了。

  “给。”男人把酒杯递给唐宁时,唐宁时拿起酒杯,深深的看了许从铭一眼,而后喝了下去。

  许从铭冷笑着看她喝下。心里想着终于报仇了。

  唐宁时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漆黑如墨的眸中只剩悲戚。

  “我死后,把这公司捐了吧,当然,你想用也可以。”

  许从铭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眼中充斥着震撼:“你都知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喝。”

  唐宁时苦笑着回答:“从你进公司那天起我就已经查清你的身份了,我知道你迟早会给你父母报仇,没有我,你的家庭本应很美满的。”唐宁时感到肚子开始疼了,她疼到牙齿打颤,剧烈的痛感侵袭着她的神经。

  唐宁时支撑不住倒在了地毯上。许从铭接住了她,立马拿出手机要打120,唐宁时制止了他,“不用,用了,是……是我自己想死。”唐宁时艰难的说。

  “你明明知道我要让你死,你为什么还要喝,你为什么给我机会,你想要我一辈子愧疚吗,不可能的,我告诉你,我恨你,没有你,我父母不会死。”许从铭觉得心脏似乎被什么抓住了,让他难以呼吸,他对着怀里的女子嘶吼。

  “我太,太累了,但……我,我……觉得……死在你手里,也,也算让你报,……报了仇,我早就该死了,再见了,从铭。”

  生命的最后那一刻,她将手伸向了落地窗,她多么想从这个华丽的牢笼里解脱啊,多么想像只鸟儿一样去追随自己想要的一切。但她终究逃不过世俗。接着,她的手就垂下了。

  唐宁时的意识已经没有了,所以她没有看到抱紧她的男人痛苦的哭喊。

  “宁宁,我真的很蠢,为什么那个人要是你,如果不是你,我是不是就可以去爱你了。”许从铭直到她死了才明白自己的感情,可现实注定他必须杀了她。

  许从铭知道唐宁时有胃病,曾经还严重到进院了,是因为工作太忙,她虽然坐拥上千亿资产,却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时常饥一顿饱一顿,自从自己成为她的秘书后就开始时不时照顾她的起居生活,偶尔去她的别墅里给她做饭,她每次都吃的很干净。

  但她从来没给过自己好脸色,她经常僵着一张脸,其实如果她笑笑,发自真心的笑应该很美,可自己从没见过她那样。

  许从铭抱着一个骨灰盒站在海岸边,打开骨灰盒,伸手把唐宁时的骨灰一把把抓出来撒到海里,这是她遗书里写的,也是许从铭唯一能做的,许从铭最终没有把她的公司站为己有,按照她临死前的说法,全部捐了,都捐给了慈善机构。

  许从铭和她相识这么些年,从来都没看清过她,她有时冷漠到残忍,有时又幼稚的可爱,还有时傻的令人心疼。商界的人都不喜欢她,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商人能从她那里获利,而她每次都能让别人不得不和她合作。

  政界也是如此,她时常用钱来摆平所以事,打破了政界不少规矩,而大家又不得不为她保驾护航,因为他们的事或多或少都和她有关,只要她出事,所有人都不能幸免。他知道她一直都很厉害,所以这颗心也在不自觉中就沦陷了。只是他们之间没可能,因为他们之间隔着两条人命。

  许从铭恨她,是的,可他也爱她,是的,就是爱。

  当初如果唐宁时没那么狠心指使人陷害自己父母,他们就不会被诬陷然后双双身亡。

  但许从铭在商界混了那么久,也知道当时她没办法,剑走偏锋,害死了他父母,他理解,可是他无法原谅,毕竟发生的事永远都存在。

  再见了,宁宁,希望你来世别再做坏事了。当个好女孩。

  随着许从铭的一声叹息,最后一把骨灰也撒完了。

  

第二章 或许她是真的命不该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