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这次,她选择好好活着。

  回忆到此结束,而这次,唐宁时选择好好活着。唐宁时从床上爬起来,原来自己在一间土房子里,她觉得身体没有一开始那么沉重,就准备出去看看自己到底在哪里。

  推开门,一时间她有些受不了强光的刺激,等她完全适应了,环顾四周,这是一个寨子,周围有很多和自己身后这间一样的土房子,来来往往的有很多人,在场地的中央有一棵参天大树,唐宁时猜想应该有个几百年了,树下有很多老人,都聚在一起说笑,寨子的四周群山环绕,在她视野可及的远处有一条瀑布,而寨子也有个入口,只不过有人把守。

  唐宁时依旧很好奇自己到底被谁救了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

  “你已经醒了,醒了和我一起去见大当家的。”淑七冷冷的说到。

  唐宁时有些诧异。大当家,难道自己被什么山寨头子救了。

  淑七没多废话,转身直接走了,唐宁时也跟了上去。

  唐宁时跟着她穿了大半个寨子,周围的人都热情的对她笑着,这让唐宁时格外不适应,因为前世她的周围全部是阳奉阴违的人,脸上的笑都是为了讨好她以此获得更多的好处。像这样淳朴的笑在她曾经的世界里不存在。

  唐宁时思绪翻飞,看着前面的背影,年龄也不是很大,估计着也才刚刚20岁。而自己看着估计也才10来岁吧。唐宁时不是没想过询问她关于寨子的事,但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多言的人,就压下了心中的想法,反正都要去见大当家。

  走了有段时间了,淑七才停下,“你进去吧,大当家的在里面等着。”

  “嗯。”

  唐宁时到了一个外观看起来算是自己刚刚见过的房子里最好的一间,也没什么不一样,就是材料上高级些。

  “来了就进来吧。”一道雄浑有力的男声响起,语气很和蔼,唐宁时听罢,抬脚走了进去。

  屋子里没什么看起来太值钱的事物,但很整洁,看的出屋主的个性应当是个干脆利落的,而这样的人通常很好相处。唐宁时知道唐府自己是不会回去的,那么这个寨子是个好去处。

  唐宁时开始打量眼前的男人,段诚毅也在打量唐宁时,不免奇怪,普通女子在遭遇那种事不疯都是好的,这小女娃才多大,像没事人一样。

  唐宁时猜想这个留胡子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大当家的。主动开口打破这份平静,“不知道寨主找我什么事。”唐宁时有些紧张。

  段诚毅笑了几声:“你个小娃娃年纪虽小,却胆识过人,遇见那种事像没事人一样。”

  “如果我哭喊能让发生的事消失,我自然去做,可实际上什么都改变不了,不如好好过日子。”

  “小娃娃,你这话倒是对的,那你今后怎么办,那两个对你施暴的贼人已经死了,冲你这句话,本寨主派人送你回去。”段诚毅好意对唐宁时提议。

  唐宁时知道这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人,急忙回绝“不用了。我想待在寨里。”

  唐宁时压下眼底的神色。她害怕,如果寨主不要她,她真的要自生自灭吗。

  段诚毅放在椅把手上的食指有节奏的打着,浓眉微锁,一直不开口。

  唐宁时有些着急,难道他不同意。她的双手紧紧攥着,面色未改,可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了,她低垂着一双水眸。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坐在段诚毅身边的二当家也是寨主夫人开了口:“夫君,这姑娘也可怜,你就留下她吧,我瞧着也顺眼,这么些年我也没有个女儿,不如我认她做干女儿吧。”

  唐宁时这才观察起这位夫人,年龄不大,估计比自己前世还小些,只是那张脸倒是少有的美艳,如同柔和的空谷幽兰,周身带有一种难言的气质让人莫名觉得亲切。

  段诚毅见自家夫人都这么说了,也松了口:“就这样吧,不过在此之前你必须把你的来历说清。”

  唐宁时知道瞒着也没什么用处,就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京城唐家,那不是唐国公府吗,你是庶出三小姐?”段诚毅有些不喜她的身份,面色一沉。

  “寨主大人,你也知道我已经被唐家弃了,对于他们来说我死了最好,他们不会在意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庶女的死活。”唐宁时很会审时度势,她现在必须把自己和唐家摘干净才行。

  沈阳雪看这场景就连忙出来打圆场:“夫君,人是你救的,要她回唐家不是要她的命吗,留下她吧。”

  唐宁时感激的看了沈阳雪一眼。

  段诚毅抵不过自家夫人的软磨硬泡终于是答应了。

  唐宁时在得到段诚毅的肯定回答才松了了口气,自己这第一步是稳当了。

  出来后发现淑七还在,她看着自己,唐宁时觉得还是自己先开口吧:“请问这位姐姐有事吗?”

  “我叫淑七,是债主捡的孤儿,我知道债主夫人帮着留下你了,不过你最好收起大小姐的脾气,在这里要守的规矩很多,触犯了,不管是谁都要受罚,我的工作是帮债主打理琐碎事物,你年龄还小,寨中没有多余房子,再建一座也麻烦,我那里还有一个偏房,你以后住那里,寨中有学堂,你可以去那里,也可以跟阿娘们学女红,帮忙缝补衣物,寨中每人都有事做,你最好自己也找一件。”依旧是冷淡的说道。

  唐宁时奇怪为什么她在屋里说的话,她会知道,不然又怎会要自己收起大小姐脾气。这么想着,也问出了口。

  “习武之人,耳力自比常人要好。”多听几次,唐宁时也习惯了她这种语气。觉得也如清水怕打河石的清脆。

  倒是没想到这位淑七竟是个学武的,只是这武功真如此厉害。

  随着淑七到了她的房子,也是外观很普通,进去了,就发现屋子很简洁,就连所谓的梳妆台上也没有首饰,是的,一件都没有,只有一面铜镜和一把雕花木梳。桌椅也没什么花纹,就连床铺都是简洁的青色。

  淑七进去后到了个柜子前,弯腰把柜子最底下的衣服拿出来递给我:“这是我小时候的我衣服,你应该能穿,我再给你拿几床被子。”明明是关心的话偏偏淑七说起来很怪,但唐宁时也挺高兴,这样的关心对她来说很可贵。

  

第三章 这次,她选择好好活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