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确定心意

  “你放开!”长安猛地甩开那人的手,弯下腰,双手撑在大腿上,低头急速喘气。

  歇了片刻,她唰一下扬起头,怒视着对面体格魁梧的男人,“严排长,你总是这样爱多管闲事吗!”

  幽暗的杨树林,夜风拂过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

  严臻的右臂此刻火辣辣的疼,他半晌沉默,不是不想说话,而是怕一开口就露出破绽。

  这丫头,心可真狠!

  净拣他弱处下手。

  他咬着后槽牙,忍了片刻,然后咧开嘴,笑了笑,低声提醒她:“你还想把纠察招来?”

  长安张嘴,似要辩驳,可看到严臻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她不禁抿了抿嘴唇,自动收声。

  的确,今天的事的确是她理亏。

  她就应该在宿舍设案祭拜的,虽说不合家乡风俗,可也不会招来这许多麻烦。

  “咳咳……”严臻捂着嘴咳嗽两声,走到一边,径自坐在落叶上。

  坐下了,他才发现左手仍紧紧握着的物件,那是个最普通不过的可降解塑料袋,里面的东西他闭着眼睛也能说得出来。

  长安也发现那个袋子,她轻轻吸气,一个箭步冲上去就要去抢,“还给我!你还给我,严……”

  “嘶!”严臻再也掩饰不住那股子揪心扯肺的痛楚,他松手,同时转过脸,面部肌肉痉挛似的抽搐个不停。

  长安抢到袋子,心脏却腾腾猛跳起来。

  借着树叶缝隙间滤下的月光,她看向只肯给她一个侧脸的严臻。

  他应该是在强忍着痛苦,因为这种表情,她也曾有过。

  她沉默了一会儿,问他:“我是不是撞到你的伤口了?”

  严臻闻声转头,直视着神情复杂的长安,“开什么玩笑,我何时受伤,又哪来的伤口,你可真会开玩笑……呵呵……”

  长安也不说话,径自蹲下,将袋子放在一边,伸手探向他的右臂。

  严臻一惊,身子本能后撤,不让她碰到。

  长安却比他想象中更加难缠,她步步紧逼,甚至不惜弄脏裤子,跪在地上才按住他的胳膊。

  严臻身子一抖,力道却是轻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摸到他袖子濡湿部位便僵直不动的长安,用他也感到惊讶的柔声,说:“死不了,别怕。”

  长安一愣,心口处莫名的感觉到疼。

  这疼并不是一下子就会要了人命,可却绵延不绝,让她身子发烫又发冷,变得不再像自己。

  “你……你都看见了?”她哑着声问。

  严臻犹豫了一下,坦承道:“看见了。我没想到,你竟是个……”

  “孤女。”长安抬头,将他未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严臻看着她,目光很深。

  长安喉咙发干,她侧过头,避开那道能够读心似的目光,松开他的胳膊。

  她捡起一旁盛放祭品的袋子,举在严臻面前,“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用没有负伤的手拿着它?你完全可以丢掉啊,或是……不管我这个麻烦。”

  严臻静静地瞅着长安,那目光再次让长安感到心悸发慌。

  “因为我知道,它对你意味着什么。还有,我不想让你遗憾,更不想让你难过。长安,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又一样,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是我太过愚笨,今天才知道。”

  长安低下头,半晌无声。

  严臻看着那黑黑的脑袋,忽然生出许多的话来想对她说,可是张开嘴,却发现那些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不禁苦笑。

  天不怕地不怕的严臻,在她面前,根本没法逞英雄。

  似乎这样被她凶着,被她骂着,被她打着,也是一种幸福的体验。

  幸福。

  对。

  就是这两个字,幸福。

  若说之前他对自己的心意还有一丝犹疑,一丝忐忑,那么现在,他被胸中胀满的柔情吓到了,也震撼到了,这一刻的严臻,再无迷惘,再无徘徊,他确定,他爱上了这个性格独立坚强的刺猬姑娘。

  她说不要他管。

  以前,或许可以。

  但是,从现在起,不行了。

  长安沉默片刻,抬起头,对他说:“回去吧,我帮你包扎。”

  严臻愣了愣,惊喜叫道:“真的?”

  长安点点头,站起身来。

  严臻也撑着地要站起来,可刚一动作,却看到长安主动向他伸手。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他牢牢握住那只温软的小手,借力一跃而起。

  “谢谢,谢谢,谢谢。”舍不得放开,他竟一连说了三个谢谢。

  长安挣脱开,转身,“走吧。”

  走了两步,她忽然停步,转头看着他,低声问:“还会遇上纠察吗?”

  严臻笑着摇头,“不会啦,他们也要睡觉。”

  长安轻呼口气,走了几步,又停步,问他,“那刚才直接回去多好,为什么又跑回来?”

  严臻笑了笑,说:“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适合隐蔽的地方,纠察绝对不会走回头路,所以杨树林儿才是最安全的。”

  长安偏着头细想了一下,倒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这一分神,却被地上的枯枝绊了一下,她惊喘口气身子斜向一边。

  一个坚实有力的手臂及时扶住她的肋下,她勉强站稳,却被胸部边缘的触感给惊到。

  “你……”她猛力推开他。

  严臻不防备,噔噔噔退了几步,还是狼狈的坐了个屁蹲儿。

  长安又羞又气地瞪了他一眼,跺跺脚先走了,严臻却还是一脸官司,他拧着眉毛,撑着地站起来,追上前去,“长安,你推我干啥!喂,你别走那么快,等等我啊……等等……”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旧楼。

  长安用钥匙打开锁,径直进门,严臻随后跟上。

  “关上门。”长安打开电灯开关,头也不回地命令严臻。

  严臻挠挠头,看看外面空无一人的院子,低声提醒长安:“不大合适吧,这么晚了……”

  “你想什么呢!我是怕你待会儿哭嚎起来把人再招来!”长安回头瞪了他一眼。

  严臻嘿嘿笑了,他从善如流,过去把门关好。

  “你坐椅子上吧。”长安指指书桌前的老式木制椅子,然后转身从放衣服的柜子里取出一个印有红十字的药箱。

  严臻嗯了一声,注意力却集中在书桌上摊开的书页上。

  “如何解决团队矛盾。一个成功的团队管理者,要把提高团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排在首位,除了关注团队业绩的提升,更要关注员工……”严臻刚念到一半,书页就被人‘啪!’一下合住。

  严臻抬头,看着面色潮红的长安。

  “你和工人们处得不好?”严臻拉过椅子,坐下。

  

第三十五章 确定心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