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柒·忧怒乐

  他站在南煞琴前做什么?秦栀想。

  秦栀是何许人乎?她乃是凶悚神君,专管各凶器的封印事务。刚瞧着南煞琴有异动便过来了,但她来得迟了些,南然琴看起来已经被重新封住。

  究竟是谁封住了它?站在南煞琴前的这位兴许能知道些什么,问问他吧……可是,自己不太善于交际,怎么说才显得妥当呢?要不然,要不然先观察着看看,指不定一会儿就明白了。

  那人低声道:“小薇,你还好吗?哥对不起你,不该疏于修炼而让你去封印南煞琴,害得你要历情劫……你一定会挺过来的,对吗?你哥我会在这一直守着你的。听父君说南煞幻境中一年只是这里的一日,算来也不过几个月,我就在这等你……”

  这番话倒挺感人,看来他挺关心自己妹妹的还懂自责,当真不错……自己怎么一直夸他啊?不行不行,还没弄清楚谁封住南煞琴了,要静下心

  秦栀想着,揉了揉她耳后的长翼——她习惯于这样使脑清醒

  听来应该是他的妹妹封印了南煞琴,叫什么来着。哦对,是“小薇”。这凡仙两界里名中带薇还能与上古凶器匹敌,只有九重天的公主夏泽晚薇了。那他是夏泽晚微的哥哥,就一定是——九重天的太子夏泽千远

  总算弄清了,自己也该走了……不过,他太子殿下要一连守几个月,他会不会吃不消啊?自己,要帮他吗?……也罢也罢,还是去看看她妹妹的情况吧

  是的,秦栀作为凶悚神君,自然有进出凶器的能力

  [南煞幻境]

  这里又过去了三四个月

  棠儿的伤大多已康复,她又惦记着屋外的海棠,便在这天下床准备去走路。她颤颤巍巍地扶着墙走到门外。阳光射在花林,投下斑驳树影。她调整好自己的脚步,走到树影下

  她惊奇地发现,在阳光下的海棠花竟然近乎透明!

  这海棠,果真很美,她想

  棠儿下意识地伸出手,侧身上前去触碰那朵离她最近海棠。那肉质的花瓣,带给她一种奇异的感受

  太过专注也非好事,一不留神,她被脚下的枯滕绊倒了。那一瞬,她唤的是端木宇的名字:

  “端木——”

  音落,她也摔在了地上。地上有不少带尖的残枝,使她本就才大病初愈的身子感到阵阵刺痛。她几度想自己站起,可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然间,棠儿觉着自己被谁扶起,还被那人顺势牵起了手。那人道:“怎么,棠儿你想近距离看海棠?来,跟着我”

  是一个好听的男声

  棠儿知道,扶她起来并牵她手的,是端木宇。“男女授受不亲”这个观念,端木宇并未告诉她,所以她棠儿,自然也不加挣脱地随他牵着。而且他的掌心,也是极其温暖呢……

  两人牵着手在林中穿梭,无不把暗处的秦栀心中的愤怒之情激得淋漓尽致:夏泽千远在外苦苦自责着等她,而她夏泽晚薇,这里的棠儿却在与旁人亲昵!本来还以为她会有多艰难地历劫,想不到……这人真是负了她哥的一片悔意!

  秦栀无心再看,愤然离开南然幻境

  境中二人才没有觉察到秦栀的存在,端木宇在棵海棠花树下停住,含着笑问棠儿:“棠儿,你知道吗?有句诗叫‘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是吗?”棠儿也随着他停下,转过脸看着他道,“灼灼意为明亮,那这句诗……”

  “在这句诗中,灼灼是来形容桃花的繁盛美丽的”

  棠儿接过端木宇的话:“这样啊,那这句诗改为‘棠之夭夭,灼灼其华’也不错啊”“哦?”端木宇把目光投向海棠花树,又道,“这样改着实不错,棠儿真厉害呢”他松开她的手反而揽住她的腰,把她拥进自己怀中。棠儿被他弄得有些痒,咯咯地笑出了声,却也向他怀中靠去

  他们谈论的这句诗出自《诗经·桃夭》,它的下句是:“之子于归,宜其室家”何为室家?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室家,便是由男女结合建立的家

  建立家庭,他们还没到那地步,不过,也不远了

  端木宇想。

柒·忧怒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