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白蛇的花嫁(03)

  ☆

  —————————————————————————————————————————————

  醒来的时候头还疼得要命,我花了一些时间才想起自己在干什么。

  眼前先是一片漆黑,手脚都被束缚着,爬起身都很困难,我勉强支起身。过了一会儿,眼睛适应黑暗后,我发现自己被丢在杂物间之类的地方。

  刚才好像和黑田在喝咖啡,然后就到了这里?

  难不成刚才喝下的东西有问题?

  ——WHAT THE F**K!

  不但手脚被绑住,嘴上还被贴了胶布,现在的我除了扭动几乎什么都不能做,试着站起来,但找不到着力点,一下就重新摔倒,脸狠狠砸到了地上。

  脸贴上冰冷的瓷砖之后,我总算找回了一些理智。

  我翻身平躺,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自己的脑袋能正常运转,咖啡里加的东西效果还没过去,思维极其迟缓。

  总之先理顺事情吧。

  黑田出门是为了确认我和霜月确实在监视,我跟上去的行为,就暴露了自己,他于是主动和我搭话,并在咖啡中下药——不对,应该说下咒,杯子自始至终没离开过我面前,他没机会做大动作,只可能是手舞足蹈宣扬自己的理念时,将半实体化的咒悄悄丢进去。

  然后我竟然就这么上当,在失去意识的时候被搬运到这里。

  ——式你真是对不起八百院家的列祖列宗。

  因为被自己的愚蠢震惊了,我躺在原地自暴自弃了好久,总算意识到应该先从这里出去,于是艰难地扭着身子,最后终于翻滚到墙边,勉强坐起来。

  我低头看向手上的东西,好像是一副警用手铐。

  阴阳师使用咒的关键在于手势、言灵和步伐,一旦动作被封住,能使用的咒就会急剧减少。铐住我的人显然清楚这点,把着三要素都封住了。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黑暗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八百大人!”

  我连忙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以为霜月脑袋开窍想办法找到了自己前来救援,然而,当我看清那个蠕动着想靠近的身影后,只想把他踹翻过去。

  霜月以狐狸的姿态趴在地上,四肢被钓鱼线绑在一起,身上缠满简易符咒胶带,好似之前店长的朋友拿来的叫做“粽子”的中国食物。

  他脖子上还戴着一个伊丽莎白圈。

  这只刚做完绝育被切蛋的傻狗是谁啊我不认识!

  “八百大人呀!”霜月用一种宛如见到父亲大人的语气叫着我,“八百大人小生也被抓住啦,好巧呀哈哈哈哈哈……”

  ——滚!

  我瞪着他。

  霜月谄媚地眯起眼。

  “八百大人如果我放开你的话,可不可以不追究我因为被小姐姐邀请喝茶结果被抓住的事儿呢,毕竟就是一点小事儿~”

  ——我能说话的第一件事就是骂你,不要怀疑。

  不过我点了点头。

  于是霜月继续扭动到过来,最后到了我面前,叫我躺回地上。我将信将疑照做了,下个瞬间,伊丽莎白圈罩在了脸上。

  ???

  伊丽莎白圈刚好能限制狐狸样子的霜月咬绑住自己的胶带,但如果他和我贴近脸的话,还是足以让狐狸长长的嘴碰到我。霜月小心翼翼地让用舌头试探胶带的位置,狐狸带刺的舌头划过脸颊,感觉像砂纸。

  他轻轻舔掉胶带一角,接着咬住胶带一气呵成把它从我嘴上撕了下来。

  “呼——”

  我终于张开嘴,做了个深呼吸。

  “霜——月——”我露出和善的笑容,“总而言之回去把你的尾巴剃成贵宾犬同款如何,我觉得很适合你啊。”

  霜月吓得一哆嗦。

  无视他惊恐的表情,我以一个打挺重新坐了起来,将被铐住的双手举到眼前,盯着那副反射寒光的手铐,将自己的灵力一点一点注入进去,最后充斥金属的内部。接着把灵力逐渐流动起来,形成电流一样的循环。

  将精神专注于一件物品,想象它产生变化瞬间。

  “碎!”

  在我说出这个字的瞬间,手铐炸裂开了。

  金属碎片一时间在室内四下飞散,打中了不少东西,发出叮叮哐哐的噪音。霜月吓得想躲起来,却因为被绑着而动弹不得,被砸中了好几次。

  这就是言灵,用语言作为武器的咒。

  看起来好像很厉害,其实幸好是普通物品才能生效,换成稍微加持了咒术的东西,我肯定就逃不走了。而且光是使用一次这种程度的言灵,现在我已经累得像刚跑完一公里了,要不是情况紧急我才不会用这么吃力不讨好的方式。

  用一样的办法解开了脚上的束缚,我终于重获自由。

  第一件事就是拎起霜月。

  “小生知错了!”

  “我不信!”

  话虽如此,我还是给他扯掉了胶带,但钓鱼线实在弄不断,只好把这只狐狸塞进外套的帽子里,先寻找出去的方法。

  一番寻找后,我终于找到了窗子,是可以支起来的天窗,虽然上了锁,但言灵一下就解开了。可见黑田不是很专业的术师,或者说他能力有限。说来残酷,术师和别的职业不同,很吃天赋,如果灵力天生不足,再多努力都没用。

  光透进来,照亮了狭小的空间,从窗外的风景基本能确定这里是阁楼。

  “黑田绝对心怀不轨,不然他没必要把我们都抓起来。总之先想办法从这里出去,然后把事情都告诉白夫人和鹤羽堂。”

  我这样说着,准备出去,结果发现自己必须踮起脚才能勉强够着窗子,根本没法发力扑上去。

  “……”

  说来惭愧,作为年满二十的成年男性,我,八百院式净身高大概只有167cm。

  ——下辈子一定要当满身肌肉身高一米九的兄贵啊啊啊!

  我叹了口气。

  把霜月放下来,目测了一下发现不能踩着他上去后,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找找有没有能挪动当踏板的物件。

  就在我试着拉动一只柜子的时候——

  门忽然打开,一个年轻男人手中端着盘子,愣在原地。

  ☆

  —————————————————————————————————————————————

  身体比脑袋先反应过来,我顺手抄起霜月狠狠朝那个男人丢了过去,狐狸弹正中他的肚子,把他整个人砸得向后踉跄好几步。

  “嗷嗷嗷嗷!”

  霜月的哀嚎响彻阁楼和走廊。

  我赶紧冲过去抓着男人,把他推进了阁楼里。接着捡起霜月,再狠狠摔上门,把自己的全部体重压在门上。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我突然感到眼前一阵发黑,差点跌坐到地上,大概是刚才脑袋一热言灵使用太多的副作用。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思考着怎么把门堵住,以及这个男的到底是什么人。

  “八百大人,如果我们的友谊是一艘小船,那它已经在暴风雨里翻了!如果我们的友谊是一条小狗,那它刚才已经死了!”

  “你在说什么呢,傻狗?”

  我白了他一眼。

  “少年,请你放我出去好吗?”

  被关起来的男人用一种无奈的语气问道,和黑田不同,他给人一种纯粹的感觉,声音里没什么做作的成分。

  “为什要把我们关起来,你是什么人?”

  我当然不会放他出去,如果有办法锁住门,我现在就会丢下他逃走。但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门,只好用对话拖延时间。

  要想办法解开霜月的束缚——

  “鄙姓黑田,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少年你把我关起来的话就构成犯罪了,就算是未成年人也会被拘留的,所以别乱来行吗?”

  “是你们先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吧——不对,你说你姓什么?!”

  “我的名字是黑田隆,你们想杀死的阿袖的未婚夫就是我。”

  门那边传来回答后,我沉默了下来。信息来得太突然,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一言不发地思考着要如何开口。

  对方也沉默了。

  “你说你姓黑田,那把我关在这里的人是谁?”我顿了一下,“而且你说我们要危害阿袖小姐的性命,为什么这么说?”

  “就是就是!小生才不会伤害美丽的小姐姐呢!”

  霜月也在一旁起哄。

  自称黑田的男人似乎在思考。

  门那边传来他的脚步声,踱来踱去,能感到他心情和我一样烦躁。良久之后,他在那边长出一口气。

  “是这样的,你是阴阳寮的人吧,我的好友说看到你尾随我的未婚妻准备行刺,因为阴阳寮不允许妖物和人类通婚。所以我本来准备稍微限制一下你的人身自由,等阿袖暂时逃到山里再放你走。”

  “是你未来的岳母让我来的。”

  “岳母大人……?她不是早就和阿袖决裂了?”

  “如果你真的是阿袖小姐的未婚夫,那我告诉你白夫人现在想让你们分手,需要找到你的破绽。她说你是术师,是这样么?”

  我决定稍微头透露一些情报,看能换来什么。

  现在有两个自称“未婚夫”的人,到底谁是真的不得而知,也不知道真正的那个“未婚夫”到底想对阿袖怎么样。事情与其说扑朔迷离,倒不如说莫名其妙。

  “……我确实学过一些那方面的东西。”

  “在哪里学的!”

  “和把你带过来的那位朋友一起一度参加过一个新兴宗教团体,学到了一些皮毛。但实在没有天赋,最后就放弃了,想着还是职场适合自己。就在我决定回归正常人的世界时遇到了她,虽然知道她不是人类,但那晚上我确实爱上了她。”

  两个人都参加过新兴宗教的学习?

  我咬着下唇。

  新兴宗教本来就鱼龙混杂,不乏有些术师利用虚伪的信仰招揽学徒,阴阳寮会取缔这些团体,但总是不能斩草除根。确实有些人能通过新兴宗教教的手段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眼前这个要和妖怪结婚的男人就是个案例。

  “你的朋友……是那个说起话来滔滔不绝的人?”

  “是啊,他叫恐山,是我的大学同学,”自称黑田的男人叹气,“他从一开始就全力支持我和阿袖结婚,让我不用在意世人的眼光,我非常感激他。”

  撮合好友和妖怪结婚,这可有点奇怪。

  我看了一眼被绑住的霜月,觉得不能再浪费时间在这里和他说话,比起这个轻易就被我关起来的“黑田”,不择手段把我关在这里还说谎的“恐山”才是麻烦的角色。他知道我是被白夫人派过来的,却对黑田说谎说我要杀掉阿袖。

  或许也是他用这个说法骗阿袖,让她抓住霜月保全性命。

  虽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恐山可能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黑田先生,麻烦你先在这里待着,我要去确认一些事情。”

  这样说完,脑袋好像也恢复了正常的思考速度,我在门上画了个五芒星,做出结界把门挡住。

  黑田意识到自己被彻底关起来了,他用力锤起了门。

  “少年,放我出去!”

  “不可能的。”

  我说完,抱起霜月准备跑。阁楼一出去是段短短的走廊,几步就到了楼梯,我充下楼梯想打开尽头的门。

  然而门上被别的结界挡住了。

  不是简易结界,而是一个注入制作者大量灵力,十分结实的大结界,不用尽全力根本没法打破。

  这就意味着,有人想把我们和阁楼里的黑田一起关起来。

第六章·白蛇的花嫁(0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