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

  002

  半年后。

  傍晚,A城。

  一家美术用品店,一个少女刚刚清洗完了画笔,她走到了店门口。

  她看着路灯,从远方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街上的车和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人们都回家了。

  少女走回了店里,跟坐在桌子后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说:“张叔,我先回去了。”

  那个被叫做张叔的男子摆了摆手,应了一声。

  少女从墙上拿下了一个手提袋,走出了店门。

  她沿着街走,绕过许多路口,拐进了一个曲折的小巷,沿着小巷又走了许久,才走到一个破旧的老式小楼前。

  少女走上暗沉的楼道,楼道里还堆着不少垃圾,空气中都带有腐烂的味道,但是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少女走到一扇破旧的铁门前,从手提袋中摸出了一把锈迹班班的钥匙,开了门。

  屋内的设施很简陋,只有一个厅和一个卫生间。一个只有几平米的厅还用帘子分成了两半,帘子的这一半没有床,没有沙发,没有电视,没有椅子。只有一张摇摇欲倒的小桌子上有一个小小的电磁炉和一些简单的餐具。桌子旁有一个半人高的柜子,整间屋子简陋到不行。

  但令人奇怪的是,帘子的另一边竟然是一台跑步机,一张地垫和一个垂在空中的沙袋。

  少女将手提袋放到一边,竟是直接走到了跑步机上,摁了几下,跑步机开始动了起来,越转越快。少女跟着跑步机的转动跑了起来。跑了一会儿后,脸不红气不喘,她又把速度加上了好几个档。

  传送带转的飞快,令人吃惊的是少女的双腿也像要飞起来一样,快的看不清。

  连续跑了半个多小时,少女已经出了不少汗,脸也有些发红了。她却又腾出手来,将速度再调高。跑步机发出轰鸣声,然后只听“吧嗒”一声——跳闸了。

  整座楼都突然黑了下来。

  跑步机也突然不转了,少女没防备,直接向前撞去,从侧边摔下了跑步机。

  “嘶——”膝盖上传来的疼痛让少女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楼下楼上都传来了叫骂声。

  好一会儿,少女摸索着爬了起来。从屋子的一个角落摸出了一个手电筒,打开,屋里亮了起来。少女借着灯光看到,膝盖上已经流了不少血,有些吓人。她不声不响地去柜子里摸出了一卷绷带,去卫生间用水洗了洗伤口,没有做任何消毒,直接将绷带缠了上来。

  缠好了之后,少女拿起手机又走到了地垫上,划开手机,点开一个视频,戴好拳击手套,跟着视频一板一眼的击打着沙袋。

  少女确实瘦,在衣服下的身体单薄的似乎风一吹就倒。但是她出手却极其有力,一下下带起风来。她看着瘦弱,但力气着实不小。一拳拳打在沙袋上,声音沉闷有力……

  直到手电筒的光越来越暗,少女终于停下,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在身上,勾勒出身体的轮廓,瘦的令人疼惜。

  她咬开拳击手套的套扣,走到帘子另一边的柜子前,从柜子里拿出一套衣服和一条毛巾,进了卫生间。少女脱去衣服打开水龙头。

  水从少女的肌肤上淌过,像每一个花季的少女一样,她的皮肤也很白皙。但不同的是,她身上可以隐隐看到一层薄薄的肌肉,很瘦,但结实,没有一点赘肉。

  洗完澡,换了绷带,少女走到窗户旁擦着头发,然后坐到了地垫上,慢慢等头发干。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发出去的应聘消息没有一家有回应,少女轻轻叹了口气,躺了下来。盖上了一件长外套,手枕着头,闭上了双眼。

  此时已是深夜一点,。楼上传来一阵吵架声,何珂知道,是那家女人又在骂男人夜不归宿。何珂翻了个身,将身体蜷缩起来,睡去了。

  何珂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在还算明亮的月色下,可以看到她的容貌。像每一个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很干净很清秀,可是半年来,这张脸上却从没有像其他少女一样的表情,总是面无波动,就连睡着的时候眉头却也是轻轻皱着。

  第二天,天还刚蒙蒙亮,少女的闹铃就响了起来。何珂睁开双眼,爬起了身。她觉得头有点晕,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头发没干就睡着了。

  少女随意拨弄了一下头发,刷了牙就出门了。她来到一家路边的小摊,“老板,两个馒头一杯豆浆。”

  这是她一整天的伙食,早上一杯豆浆,中午两个馒头,偶尔膝盖疼了会喝点牛奶补钙。家里的电磁炉她其实很少用,因为她没那个时间去买菜。这也是她为什么这么瘦的原因。

  她没有那么多钱,在店里工作的钱只能刚刚够她交房租的。半年前,从医院躺了半个多月出来后,她去银行抵押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只为了租那个又小又破的房子。

  剩下的钱全部用来买一台二手的跑步机和一些杂碎的东西。

  她来到工作的那家美术用品店,脸上终于放松了点。这是她半年来唯一的慰藉,她还有一份工作,有一份与她喜欢的画画有关的工作。那个叫张叔的男人也同意她可以在没有客人的时候用店里的东西画画,一个人静静地画着油画,那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但她没有想到,今天,她连这唯一的慰藉都要消失了。

  她才刚推开店门,就闻到了浓重的烟味,她看到张叔在抽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根烟了。

  看到何珂进来,张哥灭了烟。

  “张叔。”何珂像往常一样叫了一声。

  但是男人没有像往常一样应答。

  “张叔?”何珂又开口,“今天需要我做什么。”

  张叔终于开口了,

  “小何啊,张叔……遇上了点事。”

  “怎么了?”何珂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张叔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这家店……可能没办法开了。”

  “为什么?!”何珂有些震惊。

  “唉……”张叔用手捂住了半边脸,“我儿子……昨天得罪了人,他们扬言要把这家店拆了。”

  “怎么可能啊?他们怎么敢?”何珂的声音开始颤抖

  张叔第一次见何珂这么情绪激动。

  张叔叹了一口气,又开口说:“没办法啊。他们都是混子,警察都管不住。我儿子……”

  张叔突然噤了声。

  许久,他再次叹了一口气。

  “要是他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

  “来吧,小何,我给你结了一下工钱,最后这个半月……就按三个月算。你也……不容易啊。”张叔起了身,拿了张银行卡给何珂。

  何珂嘴唇动了动,接过了,没说话。

  她很难过,也很生气,可她有什么资格生气?生张叔不懂事的儿子的气?她也知道,没有人会故意去惹那些混子。生张叔的气?那个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冒着会犯雇佣未成年人的罪的险,给了她一份工作的人?

  她还能生什么气?那些混子吗?

  何珂向张叔道了谢,深深鞠了一躬,走出了店。

  “等一下!小何!”

  张叔追了上来,递给她一叠画纸。“这些都是你画的画,我都帮你留着了。”

  何珂鼻尖一酸,“谢谢你,张叔。我非常感激您。”

  张叔不知道该说什么,

  “孩子,我……对你有歉。”

  “没有的事,张叔。谢谢你这半年对我的照顾。”何珂又弯下了腰。

  “我走了,张叔。”

  “好……好。保重,孩子。”

  “嗯。”

  ……

  这天晚上,何珂进了一家酒吧,半年前她被打的半死不活的那家酒吧。

  酒吧服务生觉得这个长发女生有点眼熟,但他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了。

  何珂静静的坐在吧台上等,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点。

  酒吧一如往常的热闹欢腾,正如半年前的那个晚上。

  门被推开了,何珂眼眸一动。

  一个人进来了,黑色的头发,连着衣装看上去都很正经。但是他的动作和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溜痞子气。

  何珂认出来了,这正是半年前的那个黄毛。

  她站起身,大步走到他面前。

  一句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直踹上他的胸口,一如半年前他踹她一样,毫不留情。

  黄毛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刚刚何珂走到黄毛面前的时候,他还以为是个新来的陪酒女。突然被踹了一脚,毫无防备,直接倒在了地上,滑出去好几米。他一脸痛苦,更是一脸惊讶。

  何珂不给他喘气的机会,走过去拎起黄毛的领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干过去。这一拳完全把黄毛打懵了,呆呆的愣住。何珂不管,一拳接着一拳的朝他脸上打,就像每天晚上打沙袋一样,一拳拳结实有力,直接毫不手软地往他脸上招呼。

  黄毛想挣扎,手伸了过来,想抓住何珂。

  何珂灵活的一避,反将他的手朝后别了过去。一个过肩摔把他重重摔在地上,一脚接一脚的用力踹了上去。全部踹的是关节部位,黄毛毫无招架之力,痛苦的叫出了声。

  “服不服。”何珂突然出声。

  见身上没有再落下脚,黄毛急忙看向一旁的服务生,眼神示意他去叫人来。

  何珂一脚踹上了他的颈窝,黄毛又是痛苦的一声叫唤。

  何珂冷冷地看向旁边准备打电话叫人的服务生。服务生识趣的停下了动作。

  “你服不服。”又是一脚踹上黄毛的背。

  “服服服!大哥你别打了!我服了!”黄毛急忙求饶。

  “我不信。”又是一脚。

  黄毛被踹的眼冒金星。你不信我,我有什么办法?

  “我艹你他妈的!”黄毛忍不住骂出口。

  结果就是更重的一脚踹了上来。

  黄毛又大叫一声。干他奶奶的,内脏都要碎了。

  “我服了!我真的服了!姐,您行行好!饶了了我吧!”黄毛求饶。

  何珂脚上动作还是没停。

  “姐,我真的服了!您想让我做什么都行!我拿我的道义保证,我是真的服了!求您别打了。”

00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