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猎杀的前奏

  清晨,紫气东来,叶离依旧和从前一样,打坐吸收着这天边的第一缕紫气。

  良久,当太阳初升,紫气消散。叶离才张开双眼,草草洗漱了一下身体,解决了早餐。

  就从自己打通的墙走到了戏命师的房间,戴上戏命师的玩笑,微微吸了一口气,走出了门。

  戏命师:游戏开始了。

  说着走到陈歌门前,敲门,表明身份,说有事要谈,叫陈歌去叫醒唐宁在赵雷房间集合。

  自己则去叫醒赵雷。

  咚、咚……

  戏命师:起床啦!

  赵雷:……

  咚咚咚咚咚……

  戏命师:是我戏命师,开门。

  赵雷:……

  戏命师:……“不在?不应该呀,这懒猪现在应该在睡觉啊。”

  然后把耳朵靠在门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

  结果门猛的一下被推开!

  戏命师这次被打的措手不及,头猛的被门一撞,连退好几步。

  赵雷:哪个王八蛋鬼叫啊,打扰本大爷睡觉。

  说完揉揉眼睛,定睛一看,眼前的人。

  赵雷:戏命师!

  立刻端正了态度。

  赵雷:找我有事吗?

  戏命师:……

  看着赵雷那张无辜的脸,真tm想一巴掌扇过去。

  戏命师:没事,等一下,陈歌,唐宁也会来,跟你们商量一件事。

  两分钟后,陈歌和唐宁齐步走来。

  陈歌奇怪的看着赵雷房间,寂静的画面。

  唐宁到没多大反应,杀手都不应该这样冷吗?他完全没想过,其他人都不是杀手。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寂静……

  戏命师是不能多说话,也不想再跟这二逼说话。

  赵雷刚想说点啥活跃气氛,然而他说话既不走心,也不经过大脑。

  两分钟前……

  赵雷:你头疼吗?

  戏命师:……“哪壶不开提哪壶!”强忍着怒气,从牙齿里蹦出两个字,没事!

  赵雷:怎么可能没事,一定很疼。我可是直接用全力踹的门。

  戏命师:……“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赵雷:要不我给你揉揉?

  戏命师:……滚,闭嘴!

  赵雷嘟囔着嘴小声说:不就是不小心害你撞了下头吗?用得着这么生气?我不是说帮你揉了吗。

  以戏命师的身体素质,怎么可能听不清?

  戏命师:你再不闭嘴,信不信我把你的嘴缝上!

  赵雷:……还做了个用手对着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戏命师:好了,现在人到齐了,开始说正事。大家应该都从自己的导师那里知道了,能走出魔鬼岛的只有十个人。监管者占了七个,只剩下三个位置,种子可以来抢。而现在岛上局势很明显,我们这四个人,是种子的第一阶梯。当然不排除有人扮猪吃老虎。所以假设种子的第一阶梯总共有七个人。

  陈歌:你知道还有哪三个?

  戏命师:大概知道。

  赵雷:谁啊。

  戏命师:等我把话说完,确立合作关系后,我会告诉你们。

  唐宁、陈歌:……

  赵雷:那你快说啊。

  戏命师:七个人抢三个位置很不现实。没谁能把握自己绝对能出去。说完顿了顿。我发现了个秘密……

  赵雷:什么秘密?

  戏命师:每当有种子死亡后,就会有监管者来到种子死亡的地方。而每个种子,都是有执念或精神力强大的人。

  赵雷:这是什么鬼秘密?

  陈歌、唐宁灵光一闪:种子死后会变为鬼物!这个岛是他们收获鬼物的地方。但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要费这么大的力气,绕这么大的弯来使我们自相残杀。

  戏命师:以种子的级别来说,死后化作的鬼物,至少都在优秀级,有不少智慧。直接杀了,肯定会被其抵触,甚至某些特殊鬼物,用其能力逃了的话。成长起来就是一个强大的仇敌。

  赵雷:不能隐藏身份杀吗?

  戏命师:还是那个问题,特殊鬼物,你永远猜不到它有什么特殊能力。而我们种子每个人都是特殊的。

  赵雷还不死心:那就用致幻之类的能力,让他们不知道是谁杀的呗。

  戏命师:那这种鬼物,利用价值就不大了。只能内部消化,而且万一内部背叛的话。直接告诉这些鬼物,他们是怎么死的?就会遭受到背叛。

  赵雷:啊!不想了,我脑子不好使。你们说我听。

  戏命师:在这座岛上因各种原因,而是怨恨杀死他的东西,或怨恨自己实力不够。种子死后,都不会怨恨导师。所以这类型的鬼物很好解决。你可以将它给任何人,只要那个人答应解决鬼物的执念。

  唐宁、陈歌:……好手段!所以你叫我们来是想合作反抗导师?

  戏命师:不是我鄙视你们,也不是我妄自菲薄。我们单个连外面的监管者都打不赢,还反抗导师。再说导师跟我们又没有仇。甚至他在你最需要力量的时候,帮助了你,让你活下去。有什么理由仇恨他?

  唐宁、陈歌、赵雷:……

  戏命师:我的想法是,我们合作,再顺便把另外三个拉下水。顿了一顿。……杀监管者!

  唐宁、陈歌:你疯了?

  赵雷:我支持你,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没有我!

  唐宁、陈歌:……哪怕拉了三个人,我们也远远打不赢监管者。

  戏命师:如果我们把种子死后会化作鬼物。告诉所有种子呢?

  唐宁、陈歌眼前一亮:对呀,这样所有种子都会仇视监管者了。

  赵雷:不对呀,按照戏命师的分析,他们不会仇视任何人啊!

  戏命师:不是人人都会想这么深的,特别是在这种艰苦,随时都会死的情况下。而且你可以把这件事丑化来说。想证明一个人是好人,很难;想证明一个人是坏人,呵呵……流言蜚语总是传得很快,总是有人信。

  陈歌、唐宁: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戏命师:听完我导师讲完规则后。

  陈歌、唐宁:……你不会坑队友吧。

  戏命师:把监管者的人头让给我,我就不坑!

  陈歌、唐宁:可以可以可以……一点问题都没有。

  赵雷:你要他们的人头干嘛?

  戏命师:杀的越多,到时能获得的赌注越多。

  赵雷:你很喜欢你导师吗?

  戏命师悲怜的看了一眼赵雷:岛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装了监控和监听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导师的掌控之下。

  赵雷:……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陈歌、唐宁:真的?那其他导师,知道我们的计划后……

  戏命师:真正有资格赌的就那几个人而已,其他人都是来蹭油水的。

  监控室内……

  鬼面:鬼罗刹你这徒弟可真是个鬼才呀。

  笑面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罗刹冷冷的看着笑面佛:你什么意思?

  笑面佛:别生气,可不是我要动他。你也知道,那位醒来了。说明轮回之子也回来了,他可能被怀疑为轮回之子。你护得住他吗?

  罗刹:……我送他去那里。

  笑面佛,鬼面:值得吗,那个名额,就给一个有前途的弟子。你不怕他是个白眼狼?

  罗刹:……我一半嫁妆都在他那呢,给他个名额算什么?

  笑面佛,鬼面相视而笑他如果真死了,你这一半嫁妆不就不用给了吗?而且你鬼罗刹真想赖账。这世界敢不给你面子的人只手可数。

  笑面佛:有空带他来我那坐坐,我可以与他论论经。

  鬼面:我那也可去,我那的鬼核还有一些存货,总有一个能融合他的体质。

  罗刹:……谢谢!

  笑面佛,鬼面:都是老朋友了,说什么谢谢。说起来,看到这些种子,就想起从前我们一起读书的日子啊!

  鬼面:死胖子,记得你当年追个学姐,实力不够被打断的腿呀。

  笑面佛:僵尸脸你再叫,不是你在旁边吓着人家学姐了。我怎么会失败?

  罗刹:哈哈哈……

  其他导师看着这三个人的背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畏惧而又怀念的校园。尽管,很多人在中途就下车了。

  

第十八章猎杀的前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