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发奋

  说说在学校的那些事。

  上了初三以后,功课开始紧张起来,因了父母寄予我的厚望,我的学习也十分努力起来,成绩也只是数学稍差一些,其他科目也都是名列前茅,成绩好可能也归功于家里的鱼塘吧,从小到大都有吃不完的鱼虾。那时也真是有毅力的很,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赶紧起床,开始背诵英语词汇或政史地。同村以前一起玩的大海他们已经辍学了,村里同龄人也只有我还坚持读书。

  到了初三后,学校就开始给我们安排了晚自习,每晚八点左右才放学,我和东村里几个同学一起骑自行车走放学的路,到村口才分道扬镳,因为有伴,路上即使看到那些邪祟小鬼倒也不觉得害怕。

  我其实并不想有这种通灵见鬼的本领,也曾试过将骨头项链摘掉,但几年的相处,这种本领似乎已经刻在了我骨子里,甩都甩不掉,该看见的还是能看见,有时候遇到面相凄惨的,还是会有些害怕。

  父亲每天都会在村口拿着手电筒把我接上,回到家里,还能吃上娘煮的美味宵夜,或是干炸小鱼小虾配米粥,或是千层饼卷土豆丝配鲫鱼豆腐汤,每天都免不了一顿狼吞虎咽,然后再温习功课,倒也觉得幸福无比。

  晚自习中间休息时,几个男同学经常结伴一起去上厕所,我们学校的位置本就比较偏僻的,厕所在操场的一头,围墙外面就是一大片的响叶杨树,风一吹哗啦哗啦响的那种。曾有传言说我们学校所处的位置本来是一个大坑,在民国时候专门用来处决犯人的,或枪毙,或砍了头,尸体就直接扔在坑里。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把坑填平了建了这所学校。因此在晚上上厕所还是比较瘆人的。我经常在树林里看到幽幽的鬼火,或是那么一两个黑影向我们学校里面张望,惨白着脸,却也不进来,说学校可以镇邪可能是真的。不过这些事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万万不可以和别的同学讲,也许会被当成疯子关进疯人院也说不定。

  这一天我们5人又结伴去厕所,我习惯性的向树林里望去,今天倒也相安无事,并没有什么异常,也没看到什么吓人的物件,树叶子哗啦啦响着,赶巧儿了,厕所的人灯今天却坏了,忽明忽暗让人心里慌。我和另三个人是想小解一下,有一个同学晚饭吃坏了肚子要蹲一会,暂且称他为大壮吧。厕所是那种旱厕,味道实在强烈到呛眼睛,我们几个尿完了便去外面等他,一边等一边聊天打发时间。过了几分钟,我们喊:“大壮你好了没啊,还能不能拉完了!”“大壮你掉厕所里头了啊?”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得到的回应却是一片死寂。

  “大壮?”

  我们呼唤着,还是得不到回应,忽然阴暗的厕所里走出一个人,确切的是一个黑色的影子。

  “好了好了,走吧”

  “你想吓死我们啊?半天不吭声?”

  那个影子在前面走的却是飞快,我也没多想,上课铃声也响了,也快步向教室走去。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听我们后面响起一个声音,“你们他妈的真不够意思,怎么不等我就走了?”

  我停下脚步,看到怒气冲冲的大壮在后面追了上来,前面的几个同学也停了下来,说:“你不是出来了吗,怎么跑后面去了?”

  “我刚出来啊,看见你们走出好远了”,大壮回答。

  我们面面相觑,那,前面那个是谁?

  这时那个黑影似乎有所察觉,停住了脚步,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回过头冲我们一笑,我知道他在笑,因为看到了一口闪着寒光的白牙。然后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嗨,我们把别人当成你了,就那个人……,咦?人去哪儿了?”

  因为已经上课了,没人再去追究那个黑影的事情,只是我觉得奇怪,学校里没见过那种东西的,它为什么会出现呢?后来才知道,原来学校里的围墙坍塌了,压坏了2棵柳树,没能及时清理修缮,这打乱了学校的风水布局,这才让鬼祟有机可乘,索性没有害人,只是和我们开了个玩笑而已。

  我也不做多想,读书是现在最要紧的事,便继续上起了晚自习来。

  放学后,我们几个伙伴把自行车骑的飞快,我也惦记着家里的宵夜,忽略掉了桥墩上惨白的小鬼,树林里的鬼火之类,专心的人向家奔去。

发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