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岑家独女

  不能世事皆全,只求无愧于心。

  ——章记

  岑小姐没有裹脚,算是顺应天性,只是她整个人却被一个叫岑益清的男人给拴住......那绳索不是父亲爱怜的眼神,也不是家族的羁绊,而是她的不忍之心。

  自打毛榕毛先生向岑家主下跪求情之后,岑小姐再没有看见过他,或许这辈子再也看不到她的先生。

  她站在窗前台子上朝下扫视一眼就缩回头,她还是要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面对那群恶狼野狗。下面是乌泱泱一片的男人,屋内只她一人和悬在房梁上的一条白绫。

  如果她的先生不来接住这绣球,那她唯有一死,或许她内心潜藏的悸动会随风飘到先生的肩头和面庞。

  她想着,春日明朗,此时想必花开得美艳,若能化作蝴蝶与先生一起翩翩飞舞定是极快活的;爹爹年纪大了,若是不再醉心臭铜,安享晚年就好了;那殷家小子......

  岑小姐大口吃着桌上的糕点,掂起茶壶就对着嘴灌,反正名声都已尽毁,就算过敏也无所谓,临终前便随心好了。

  “吉时已到,小姐该抛绣球啦!”

  “嗯......”

  她踱着步子缓缓来到窗前,目光不由自主搜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突然,她的眼神一亮,他在!

  毛先生死命挥舞着双手,随着人群挤来挤去,嘴里还喊着什么。周围太嘈杂,岑小姐只能干着急,回喊着我听不到,听不到,她的眼泪顺着睫毛滴落在手上捧着的大红色锦缎薄纱编成的绣球上。

  终于,那绣球还是被她抛下楼,随着她的思念坠入人群中。

  她全身紧绷,心里七上八下,死死盯着那绣球。

  那绣球一经抛出便有一群男子哄抢,摊手要抓却总脱手飞出,上上下下,总也抓不住。

  岑小姐心里呐喊:就到了,就到了......唉,就差一点!欸,快接,快啊!就要接到了!

  就在那绣球要被某个男子抢到时,毛先生猛地朝其撞去,绣球被击飞,毛先生使劲跃起,终于要到手了!正暗喜,突然有颗石子狠狠击中他的手臂。毛榕扭头,是一个小孩手持弹弓,那石子应该就是弹丸。那男孩最多不过八九岁,力气倒是挺大,不过毛榕没时间和他计较,瞪他一眼就扭过头继续抢绣球。

  绣球又被抛到了空中,就在他上方,好机会!

  毛榕紧张地将要伸手。

  就在这时,那少年吹了个口哨,人群中冲出了个穿着喜福的男子,猛地斜踹毛榕一脚,一蹬借着力道,似鹰爪一般牢牢抓住绣球,稳稳落地,这男子正是殷益清。

  岑小姐眼睛马上就红了。先生无恙否?既然接住绣球的人不是先生,那她就只得一死了!

  殷益清灵活穿过人群,直上二楼,看到她自缢,马上抱住她向上抬高,解除了白绫,抱起岑小姐就送去了医馆。

  算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岑小姐,他看着她脸上的红斑,又扫了一眼她脖颈上的勒痕,叹了口气,这又是何必呢,长得丑还爱作腾。

  不过既然是他殷益清选择了岑家,将岑小姐拖下水,他定当好好对她。

第九章 岑家独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