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啊!”

  叶丝夏从噩梦中惊醒,额头布满了密密匝匝的汗珠,昨夜的种种,仿佛还历历在目,秦钰粗暴的对待她,一次又一次的横冲直撞,恨不得由腿间开始,将她的身体和灵魂撕成碎片。

  厕所的窗户还开着,不断的有风吹过来,叶丝夏冷得双手抱在身体,又是这样,狠狠的侮辱她,蹂躏她之后,把她丢弃在厕所,任由她自生自灭。

  叶丝夏勉强起身,腿间又酸又痛,只能咬着牙,扶着墙,慢慢吞吞的离开了厕所,问家里一个路过的佣人:“药呢?”

  每次事后,秦钰会把药放在门口,她醒来就吃,只是今天,她没有看见。

  “少爷昨夜走得匆忙,没有吩咐。”

  女佣趾高气昂,说完还不忘给叶丝夏一个深深的鄙视的眼神:“装什么装,我看你巴不得给秦家生个继承人,好让自己在秦家日子好过一点。”

  叶丝夏懒得理会,抓住女佣的手,又问了一次:“药呢!”

  “哟,还真有点少奶奶的架子了?”佣人不屑一顾,叶丝夏在秦家的地位还不如一条狗,做佣人的,自然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一把将她推倒在地。

  “你们少爷是疯了吗?想让我生孩子吗!”叶丝夏朝着佣人喊道。

  然而这时候,阁楼上的男人,突然大吵大嚷,说要……要……要……

  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秦钰冲进屋,径直往阁楼奔过去,叶丝夏顾不上疼,边跑边跌倒,到达阁楼的时候,秦铭已经鼻青脸肿奄奄一息,嘴里还是在念叨着“要……要……”

  “你这私生子!畜生!禽兽!”秦钰喊着,仿佛想起了叶丝秋那晚被这个混蛋侵||犯的惨象,挥拳打算又是一阵猛揍,不想叶丝夏突然冲过来,从身后抱住他。

  “你想让他死吗?他是你唯一亲人!”

  唯一的亲人?

  莫名的,秦钰突然听了叶丝夏的话,放下拳头,连声音都透露出疲倦。

  “不也当初因为你的奸计,强||暴了丝秋的人吗?”

  叶丝夏愣住,秦铭在叶丝秋和秦钰订婚那晚,强||奸了叶丝秋,是——事实?

  所有人都认定的事实。

  可……她听人说,不是大家听见叶丝秋的尖叫后,冲进屋,发现两个人衣衫不整的吗?

  秦钰一把推开她,捡起地上的白色药片,转身看她的时候,笑得更是狠绝,她吓得踉跄着倒在地上。

  也没能阻止他向她逼近,捏着她的嘴,把白色的药片塞进她的嘴里。

  “叶丝夏,你真够卑鄙的,想利用这个傻子,把药拿走,然后装无辜,最后好生个野种出来吗?”

  “我……我……”

  叶丝夏摇头,眼泪在打转,她没有指使秦铭把药拿走,更不敢生秦钰的孩子,有她这种妈妈,即使有了孩子也不会幸福,不是吗?

  秦钰不会知道,她在开门没有看见药的瞬间,心脏的位置,突然涌出来的欣喜。事实上,哪里有什么忘记吩咐,不过是他亲手做了这件事情而已。

  药被她吞了下去,秦钰也离开了阁楼,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

  “丝秋病好了,想要见你,给你十分钟,给我滚出来!”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