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要离婚!

  牧之远大概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他的妻子,也是,如果不是双方父母的执意坚持,我怎会是他的妻…

  到了,黎夏刚才的想法也如烟般消散。

  她惚了下神,随既露出笑脸。她说过,要以最好的样子面对他。可能是黎夏笑得太迷了,所有人的眼睛包括他都望向了她。

  牧之远走到黎夏面前,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站在这里干什么,进去说”那声音如大提琴乐般令人着迷,如咖啡般醇厚。黎夏点头应允着,留给她的仅是牧之远的背影。

  算了,都打算离了,在乎这些干什么。

  黎夏踩着高跟走向了牧之远的办公室,虽然提着越大盒的便当,但她还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惹得那些男秘书们纷纷持足,要不是陈南(牧之南贴身秘书)的警告,否则他们的饭碗不保。

  看己经走到门前了,黎夏定了定,咬牙打开了门。牧之远办公室的样子似乎在她意料之中,无非便是灰,白,黑三种配色。黑色真皮沙发坐落在落地窗旁边,小茶机也是黑色的,用金条镀边,上面还摆着一套高级茶具。办公区很简单一桌一椅,而办公区则靠近阳台,因为在最高层,阳台可以一展无余。此外还有休闲区,也就是一架一架由上万本藏书构成的图书室,中间有一张白色桌子。没有一点女人气味道出人意料,黎夏的心不由自主的雀悦了。

  黎夏将便当放在桌上,想到这是最后一次为他做便当了,便问道:“你要现在吃吗?”“不用”牧之远没有抬头,继续做他的工作。

  黎夏无奈的笑道。:“看来牧先生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牧之远停下手头工作,不明所以的望向她。黎夏将包中的离婚协议拿了出来,说道:“还记得这个吗,我同意了”

  牧之远有些呆滞,他看着黎夏的眼睛,他看到了淡然!他有些不可置信,呆滞随之转为愤怒。牧之远抓住黎夏的手腕,怒吼道:“黎夏,你今天是不是没有吃药啊,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你不知道吗?我要离婚,我受够了,你折磨得我还不够吗?”黎夏的心好似被揉成一团,痛的不能呼吸,她痛又更气。折磨是吧,好啊。牧之远冷笑一声,用手将黎夏强行靠过来,亲了过去。

  

我要离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