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窃取气运

  沈斯年顿时一头冷汗,他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原本光洁的皮肤上浮现出了一个奇异的黑色图案,那图案看起来有点像是字,只不过沈斯年并看不懂。

  “这是什么?”

  沈斯年忍不住询问了一句,他看洛梵音和海棠都是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这是偷运咒,有人在窃取你的气运,而且这个咒在你身上恐怕已经很多年了。”

  海棠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目光却未曾从那个黑色的咒文上移开。

  “好几年了?我之前怎么一点都没发现这个咒的存在?”

  洛梵音听到海棠的话,有些狐疑,之前天气热的时候,沈斯年穿过几次低领的衣服,锁骨一下的位置洛梵音也看到过几次,但那之前她都没看出有什么异常,而今天看,那黑气却是十分明显。

  她还以为是因为沈斯年最近红了,才有人动了心思。

  “可能是因为之前他运势低迷,不足以催动咒文,所以咒文一直蛰伏了起来,而如今他气势如虹,所以咒文之力又被催发了。”

  海棠想了想,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沈斯年最近的气运十分的强盛,而这咒文年代久远,而且施咒之人显然对咒术了解的不多,手法有些拙劣,咒术能够起到的效果一般,一旦被施咒者本身的气运强盛到一定程度,这个咒术就基本失效了。

  “你的意思是,一早就有人看准我家年年能大红大紫,所以在他身上下了咒,窃取他的气运,让他这些年都气运不佳吗?”

  洛梵音顿时有些恼了,沈斯年这些年来的处境一直都十分的尴尬,合作的演员火了一批又一批,偏偏他好像始终不能有姓名似的,要不是他的心理素质够强,只怕都要退圈不演了。

  “可以说是一个诱因,不过也未曾不是一种磨练,年少成名总是容易找不着北,兴许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安排。”

  海棠摊了摊手,不是有句话说一切命运的馈赠,其实早已在暗中标注了价码。那么反过来说,命里的一切苦难,也许也早已藏好了珍宝。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给你鼓掌,现在先帮我家年年把咒给解了吧。”

  海棠此刻露出一副哲人的姿态来,洛梵音敷衍的鼓了鼓掌,伸手推了推她催促着她给沈斯年解了那咒。

  虽然海棠说已经没什么效力的,但终究不是个好东西,还是快些除掉比较好。

  “你家的事你自己负责喽,你又不是不懂这些,我去修炼了,拜拜。”

  海棠轻笑了一声,冲着两人挥了挥手,顿时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洛梵音张口喊了她一声,可海棠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直接消失不见了。

  洛梵音看了一眼沈斯年,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她和海棠说话说习惯了,一口一个我家年年脱口而出,这会儿忽然意识到正主还在一旁呢,不由涌上了一股莫名的羞耻感。

  “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点东西马上回来。”

  洛梵音见沈斯年嘴唇动了动,似乎要说话的样子,赶忙开口先说了一句,然后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弄得沈斯年一句话噎在了嗓子眼里,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窃取气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