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古宅疑云,合

  空歌咬紧牙关,用尽全力搬起身旁的椅子,举过头顶,朝着窗户就重重砸了过去!

  幸好民宿没有正式运营,窗外尚未安好防盗网,只听得清脆的一声撞击响,椅子连同玻璃片儿全部甩向院子中央。

  空歌喘着粗气跑到床前,看着散落一地的玻璃碴和硬邦邦的砖头地,咬了咬牙,下了狠心,纵身一跃!

  “咚!”身体与地面撞击所发出的沉重响声使她的半个身体都动弹不得。

  空歌只觉口腔中弥漫出一股血腥味儿,可浑身酸痛的身体却无法明确告诉她到底是哪里流出了鲜血。

  “求求……咳!”空歌刚一发声,一股带有咸味的液体便牢牢地紧贴到她的喉咙里,“求求你,不管谁都好,来帮帮我吧……”

  委屈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砖石上,顺着砖石的缝隙逐渐渗入地底。

  那个女人,当初就是这样看着自己的血流入泥土中……

  空歌抬起头,攥紧了拳,硬是从支离破碎的玻璃碴堆中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膝盖处传来的钻心的痛令她下意识闷哼一声。

  “白亦清、白亦清……”她也不知为何自己此时要念着白亦清的名字,她只潜意识里觉得,若是那个狂傲自大的白亦清此时在这里,或许所有的事情就能迎刃而解了。

  空歌挣扎着往前走了两步,脚下的玻璃碎片发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

  不能坐以待毙!

  空歌攥紧了拳头,将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只有让肉体的疼痛全部抛在脑后,才能从心底里腾升出一股不知名的勇气,下一秒,空歌甩甩嗡嗡作响的脑袋,朝着宅子里就奔了过去……一楼、二楼、三楼,这幢古宅此时就像是从未苏醒过的坟墓,阴森恐怖毫无人气。

  空歌从仓库里找到锤子,锤子拖行在有年岁的木制地板上所发出的“嗡嗡”声好似古宅延迟千年的呻吟。

  空歌将锤子拖到院内,用尽力气将锤子高高举起……她是要把砖石砸碎!

  脖子上暴起的青筋和浸透衣服的汗水终究在不久后使得院子中央的砖石块彻底碎裂。空歌直接跪倒地上,拼命用手将砖石撬开……快一些,再快一些,澜姐现在生死未卜,情况复杂,她决不允许此地的邪祟作怪!

  空歌的世界仿若在此刻静止不动,远处微风吹动柳树叶唰唰作响,宅内铃声大作的电话声也阻止不了空歌近乎疯狂的行为。

  一块、两块……空歌的手指起初疼痛难忍,到了最后竟也麻木得毫无知觉。

  当白亦清踢开大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空歌。

  女孩被微风吹起的黑发如同院内阴森的柳树枝,脸上沾满凝固的血渍和泥泞,一双渗血不断的手正拿着铁铲一个劲地挖着土,女孩明明面无表情,可那深不见底的黑眸里却仿如阿波罗再世,只一眼便能将人给吸到地狱……

  “你疯了!”白亦清冲过去,一把就将空歌推到在地,却又听见空歌身体撞击地面发出的“咯吱”声。

  白亦清的脑袋瞬间嗡地作响,赶紧一把将她拦腰抱起,待看清地下一片的玻璃碎片后,这才狠狠地咒骂一声:“蠢货!”

  空歌直到看见白亦清那一脸怒色的表情后,这才感觉到浑身上下火辣辣地疼:“澜、姐。”

  澜什么姐,澜姐。白亦清睨了眼地上那沾满血渍的铁铲把儿,没好气地开口道:“托你的福,好得很呢!”此话说完,白亦清就后悔地咬紧了牙关……因为,方才抱起空歌的手臂上,一片猩红。

  空歌才不理会他话里的意味,只坦然地笑着闭上了眼……

  “喂、喂喂,你不会要死吧!”白亦清亲眼看着这满脸血渍的野丫头就这么闭上了眼,心里顿时一揪,赶紧蹲下身子,把她拖进怀里,狠狠地晃着空歌的身体……

  刚准备闭会眼睛休息一下的空歌就这么被人用力给摇醒,当即脸色阴了下来,毫不留情地抹了白亦清一身血:“会不会说点吉利话,我就是想休息会儿,谁说我要死了!”

  白亦清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白衬衫上那点点梅花状的血渍,轻啧一声不满道:“这可是手工定制……”

  若不是空歌现在连翻白眼的力气都没了,她定狠狠地表达一下此时内心的鄙夷:“我把那个铜盒子给挖出来了。”

  “挖出来了?”白亦清心里一喜,加上眼前这个丫头看起来精神头儿还不错,顿时觉得放心不少,转了身就把空歌小心放回地上,朝着院子中央那个土洞就钻了去。

  空歌躺在地上看着明媚的阳光……澜姐平安无事,蓝天白云的天空真美,夏日午后清爽的凉风真令人心旷神怡,当然,若白亦清这人做事能让人看着顺眼些,那么今天才真的是完美的一天。

  白亦清在洞里摸索了好一会儿,这才端着已经被打开的铜盒若有所思地走了出来:“我说呢,能有什么佛像这么邪门,原来是它啊……”

  空歌艰难地支起身子,看向铜盒里那个小小的佛像……

  “这是落菩萨,据说最初来源于古印度,后来传入西域,”白亦清蹲下身子,将铜盒扔给了空歌,“当然,落菩萨这个名字也是传入我国后才如此称呼。”

  “菩萨?”空歌一听到这个称呼,就对它产生了莫名的尊崇感。

  白亦清一脸嫌弃地看着衣袖上沾染的点点血渍:“怎么,你想把它请回家日夜供奉?”

  空歌微微一愣,反倒开口问道:“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不都说神像可趋吉避祸,镇杀邪祟吗,为什么这个魂魄却能够一再作祟?”

  “谁说神佛都是与人为善,趋吉避祸的?”白亦清轻笑一声,却在看到小姑娘指尖上的鲜红色后,反而笑不出来了,“更何况这女人的魂魄被压在神像下动弹不得,根本就无法作祟。”

  空歌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佛像,只觉得这落菩萨的笑容确实越看越令人毛骨悚然:“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些怪事全是因佛像而起?”

  “你可知道供奉落菩萨的人家不是为求富贵荣华,”白亦清隐约瞧见空歌脚腕上有个东西亮亮的,直反光,“他们每日供奉,日夜祷告,为的就是让家中女子无法生育,胎儿先天流产。若将这落菩萨放到家中主位,每日焚香,夜夜祷告,那便会在第二十一天后堕胎。”

  听闻这话的空歌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直接将怀里的神像给推了出去……

  “你等等,”白亦清一把将欲要站起来的空歌给按到地上,寻着她脚腕处的亮光看去,“你疯了,为了挖这个东西,命都不要了!”

  空歌如嫩藕般的脚腕上正深深地插入了一块透明玻璃!

  直到经白亦清提醒后,空歌这才看到了脚腕上这块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玻璃,此时,空歌才突然感觉这脚腕处隐隐作痛……

  “你还知道痛啊。”白亦清将铜盒踢向一边,抓起空歌的腰就扛到了肩上。

  空歌被他这么猛地一晃,立即眼冒金星,浑身酸痛:“痛痛痛!很痛的!”

  “蠢货,闭嘴!”白亦清皱紧眉头,一脚把宅子院门给踢开……只是环抱住空歌的臂膀终还是放松了力气。

  白亦清是开着自己的车回来的。

  空歌被他粗暴地扔进后座,却又听他忍着怒意道:“把你的脏血给我擦干净,要敢是污了我的真皮座椅,我非扒了你的皮给我当坐垫!”

  真皮座椅虽然肉软舒适,但如今再柔软舒适的垫子对如今的空歌来说都仿佛上刑一般难受:“咝,好痛!”

  白亦清狂躁地揉了把头发,转身便坐上了驾驶室:“你,要是实在难受,就躺会吧……”

  “可我会弄脏你的……”空歌微弱的声音颤颤巍巍,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引爆白亦清这个暴脾气。

  “你给我闭嘴!”白亦清没好气地踩紧了油门。这个野丫头是真的蠢,开不开玩笑难道看不出来吗!

  当然看不出来……

  白亦清的车开得飞快,空歌有气无力地瘫倒在后座上,原本闪着微弱光芒的眼睛渐渐失掉了神采。

  又是那个怪梦。

  梦中的空歌此时又来到了这片神秘莫测的树林,但不知为何,此时林中那原本迷雾丛生,看不真切的景物居然都变得清晰可见,空歌轻轻拽下一片树叶,却隐约听到了树木的短暂又低微的哀嚎,叶子上深深浅浅的脉络如血管般错综复杂,脚下的泥土散发着猩红的颜色仔细感受,居然能体会到大地内部如同心脏般跳动的声音……

  这个梦反反复复已经出现在空歌人生中十几年了,尽管梦中的她时常会感觉温馨和熟悉,但人类对于未知的事物第一反应就是害怕,空歌也不例外。当年爷爷说,这是她的命数是无法更改的,可如今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来寻找能解决的办法,而这个办法,就是白亦清……

  白亦清?空歌猛然睁开眼睛!

  这是在乡镇的公立医院里,洁白的窗帘正随着窗外的清风飞舞。

  “你醒了。”坐在一旁看书的萧席抬眼看向她,站起身,递来一杯水。

  空歌想挣扎着坐起来,可胳膊稍微一动,整个身体便疼得难以忍受。

  “辛苦了,听说多亏了你,事情才能圆满解决。”萧席伸手帮空歌轻挪了位置,使她的身体能好受些。

  空歌苍白着一张脸,淡淡道:“谢谢。但是我也没帮什么忙,只是将地里的东西给挖了出来。”

  “嗯,你可别谦虚,”白亦清突然从门外走来,依然是那副唯我独尊的模样,“你这不光是挖东西,差点把人家的宅子给拆了……”实际上,他这一天来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房内,方才听到了野丫头的动静,立即第一时间来瞧个真切。

  空歌哪里了解白亦清的脾气,只当他真的是在埋怨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后,便略感抱歉地开口道:“那,澜姐还好吗,那天我睡着了,你们是不是带澜姐去医院了?”

第十二章 古宅疑云,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