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神秘图案,承

  “你们刚才说,去隔壁收魂,是隔壁有人去世了吗?”空歌小心翼翼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黑白二人。

  戴黑色高帽的人微微一笑,算是承认了。

  想到隔壁的死者和坐在她身边的阴差,空歌不禁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似是一眼看透空歌心中所想,白高帽的人失声笑道:“你怕什么啊,你火旺,又有天蝈护体,没个几百年的道行,碰不了你的身。”

  话音刚落,客厅内突然钟声大作,连续敲了四下后,方才停止。

  戴高帽的黑白二人缓缓站起身,相视一笑,冲空歌开口道:“时辰到了。”

  梦醒。

  空歌从梦中醒来,看了眼身侧睡得正香的刘若雪,只觉得脑袋一片混沌,梦中那二人的模样究竟如何,居然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

  对了,梦里的阴差说隔壁有人死亡。

  想到这里,空歌再也坐不住了,穿上衣服就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

  客厅里漆黑一片,电视旁的老式挂钟一刻不停地转动着。空歌抬头看了眼窗外的明月,安详又圣洁。

  “嘻嘻嘻……”一阵细小又奇怪的笑声传入她的耳朵。

  空歌目光一凛,下意识寻着声音走去。

  声音是从刘鸿飞的房里传来的,空歌小心翼翼地靠近房间,将耳朵贴近房门……

  “嘻嘻嘻……”又是这阵诡异的笑声。

  果然是在屋内。空歌毫不犹豫地拧着门把手,原本以为上着锁的房门就这么被轻易地给打了开来……

  随着空歌的破门而入,那阵由刘鸿飞嘴里发出的,诡异的笑声突然掐断。

  此时是凌晨四点,刘鸿飞正以古怪的姿势半坐在闪着荧光的电脑前,拿着铅笔似乎在纸上涂涂画画些什么。

  “你干什么!”刘鸿飞突然转过头来,电脑照射出的荧光打在他的脸上格外渗人。

  眼前诡异的一幕深深印在空歌眼里,她定住了神,冲向前去,厉声道:“要问也是我问你在干什么!”

  见空歌丝毫不畏惧地冲了过来,刘鸿飞赶紧将眼前的画纸揉成团,塞进了垃圾桶里……就连开着网页的电脑屏幕,也瞬间被他切换成电脑桌面。

  “你到底在干什么。”空歌站得笔直,垂下眼皮俯视他,一双大而黑的眼眸在夜晚中居然亮得出奇。

  刘鸿飞下意识转过头来,躲避着她锐利有神的眼睛,只是正值叛逆期的少年怎会坦诚说出心中所想,抬杠道:“你谁啊,用你管我!”

  闻言,空歌冷哼一声,闪着光芒的双眸此刻犹如黑夜中的饥鹰:“我警告你,第一次给你背锅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我可怜你……如果你敢惹我第二次,我保证扒了你的皮!”

  空歌这话不仅让刘鸿飞吓得一激灵,就连站在门外黑暗处睡不着看热闹的白亦清也是闻之皱紧了眉头……

  白亦清越发觉得,自从发生蝈蝈事件后,这个小孩的思想和性格似乎比以前偏激很多……

  空歌也不知道一向少言的自己怎会在今晚说出如此骇人的话语,仿佛胸口有股不断燃烧着的活火,逼得她不吐不快。

  于是,空歌扫了两眼电脑屏幕后,便脸色苍白地转身走出了刘鸿飞的房间,一抬头,居然撞见了白亦清探究的眸子。

  “你,你晚上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空歌有些窘迫地低下头,躲避着对方的视线,也不知刚才的话语他是否听见了。

  白亦清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沙发的皮料,微微勾起唇角,道:“我刚才在床上隐约看见无常官差,但是出了房门却什么都没了。”

  无常官差……

  空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也梦见了,他们告诉我隔壁有人死了。”

  “嗯。”白亦清坐在沙发上,脸上依然是那副淡然的表情。

  空歌刚想张口问个所以然来,只是又转念一想,既然人家无常官差都把行踪告诉她了,说明隔壁这个倒霉蛋一定是个非死不可的人啊,就算再惊讶都没什么用吧。

  想到这里,空歌乖乖地闭上了张开的嘴巴。只是,眼前白亦清在黑夜中目光如电的眼睛,似乎有种欲要把她看穿的感觉……

  “你,你怎么了。”空歌下意识抖了抖身子,后退两步赶紧往卧室走去。

  “天色不早了,你快睡吧。”

  半瘫在沙发上的白亦清看着甩下这句话就落荒而逃的空歌,微微眯起了双眼。

  空歌‘逃’回卧室,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却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又没做坏事,怎么见了白亦清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跑什么跑!

  想归想,空歌却依然没有勇气打开门出去迎战,只能怯怯地躺回床上,脑子里却不断地回想起方才刘鸿飞尽力掩盖的网页……是的,那网页的logo标志被她看到了,似乎是个本地论坛。

  想到这里,空歌便迫不及待地摸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搜寻着D市的本地论坛。

  可惜D市的官方论坛logo和空歌看到的不一样。失望之余,她再一次心上一计。

  刚才刘鸿飞在纸上画的图案她匆匆一瞥,想要完整复述或者临摹下来几乎不可能,只是刘鸿飞这小子估计图方便,直接用了自己学校的空白信纸就开始画画儿,这信纸上方还用红字印着他学校的全称呢。

  空歌凭着记忆搜索了几个关键字,果然找到了刘鸿飞的学校贴吧。

  像刘鸿飞这种年纪的小朋友,正是中二与叛逆并行,就爱上网寻求存在感的阶段。

  所幸好运再一次眷顾了空歌。她翻了约有两三页帖子,终于找到了一个ID为“黄飞鸿2005”的用户。

  “切,小屁孩。”空歌几乎可以确定这个‘黄飞鸿2005’就是刘鸿飞本人了,因为在这贴关于‘大家暑假怎么安排’的帖子里,黄飞鸿明确表示自己要去南方度假……

  “呵,还度假呢。”空歌忍着笑意点开了他的主页,却被系统告知‘因个人隐私设置,您所在的用户组暂不能查看相关动态’。

  空歌极为不耐烦地轻啧一声:“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

  随后,复制个人ID,直接打开新的搜索引擎,把‘黄飞鸿2005’几个字粘贴进了搜索框里。

  和她预想中的一样,有关于这个ID的个人空间和部分贴吧回复便赫然列在眼前。

  在互联网上谈隐私确实有些可笑。

  空歌随手点开几个贴吧回复,无外乎都是些青少年的烦恼帖子,例如【讲讲你认为学校最好的老师】、【校花评选投票帖】等无关痛痒的幼稚话题。

  只是……空歌的手突然一顿,视线紧紧锁定在了刘鸿飞在一个月前贴吧的发帖:

  【我发现了一个可以实现任何心愿的地方!】

  可惜这个帖子自发了以后便无人回复,估计有点智商的人都会把它当成是广告贴,自动无视了。

  空歌若有所思地退回搜索界面,继续浏览着刘鸿飞账号的留言记录。

  十分钟后,空歌终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论坛标志。

  所幸这小子不喜欢乱改网名,不然恐怕这个不起眼的论坛就此石沉大海了。

  空歌打开论坛,论坛宣言倒是十分中二:让爱与信念贯穿我们的一生。

  可惜空歌浏览着论坛很快便笑不出来了,这个论坛古怪得很,似乎只流行在小部分人群之间,论坛之中并没有什么实际信息,但留言板块中的用户们一个个都像洗了脑似的,不断重复着“让爱与信念贯穿我们的一生。”

  绿底红字的论坛配色让空歌的眼睛有些不适……

  她揉了揉眼睛,却不小心碰到了熟睡中的刘若雪。

  刘若雪极为烦躁地翻个身,嘟囔道:“村姑,别碰我!”

  村姑……空歌无奈地摇摇头,转过头来继续浏览着这个古怪的论坛。

  论坛里最后一个帖子说,近期要组织学习交流大会,希望大家踊跃参与。

  这个传销论坛搞得还有模有样的。空歌无奈地摇摇头,打算私下里找刘鸿飞做做思想教育,别小小年纪一点防诈骗心理都没有……

  “咚咚咚咚!”突然响起一阵急促尖锐的敲门声。

  空歌的手机一个没拿稳,重重摔下了床。

  “干嘛啊啊……”刘若雪烦躁地将头埋入枕下,刚准备骂人,却也听见了这阵敲门声来得急促又蹊跷。

  “喂……”在梦境与现实间徘徊不定的刘若雪有气无力地捶着床,“几点了。”

  空歌低头看了眼手机,可惜屏碎了:

  “五点了。”

  敲门声越来越急促,隐约间夹杂着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喊声:“刘教授,刘教授救命啊!”

  空歌眼前突然一亮。

  此时就连刘若雪也被这惨烈的哭喊给震得清醒了起来。

  刘若雪腰部一用力,勉强坐起了身子,奈何脑袋依然昏昏沉沉,只得半扶着太阳穴半往卧室外走去……

  空歌的眼睛转了转,神色无比淡然。

  刘教授已经披着外套前去开门了。

  一个蓬头垢面,穿着睡衣的中年妇女哭得泣不成声:“刘教授啊!我家招贼了!我男人叫他们害死咯啊!”

第三十九章 神秘图案,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