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1章 你怎么不去抢啊!

  这种感觉很是刺激振奋,却也充满了危险性,她也是摔了好多次才爬到了总冠军的位子上,后来玩车这事儿不知道怎么被老爸知道了,便再也不让她动机车了,想想……她的机车放在车库里,也有四年没动了。

  四年不动,店长车技确实有些生疏了。

  一百迈,飞驰的机车像是一道残影。

  再次握起车把,似乎又找回了当年的热血沸腾,轻狂年少。

  教育局,打车也有一小时才能到的地方,三十分钟机车已经十分稳当的停在了教育局门口,班主任李美丽早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李美丽刚要迎上她去,就见她两人似乎有话要说,便顿住了脚步。

  沈东扬摘下头盔,拨了拨凌乱的头发,:“店长,你先回去吧,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店长拍了拍沈东扬的肩膀,:“等事情办完了,可以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接你。”

  沈东扬微微一笑,:“谢谢店长。”

  店长猛打了火,拧了油门,车子发出剧烈的噪音,迅速飞去。

  沈东扬直接无视现在门口等待自己的李美丽,往前迈步。

  李美丽挂着一脸的奉承笑意,跟上前道:“东扬,是老师错了,等会儿再教育局局长面前,你就放我一马吧,回到家我立刻给你十万块。”

  她可是惹到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沈东扬揉了揉酸软的脖子,突然顿住,李美丽差点撞上她,幸好关键时刻刹住了脚,才避免意外发生。

  沈东扬歪头,双手环胸,眼神散漫的打量了她一下,:“打车费。”

  李美丽连连点头,往包里掏钱,边道:“多少钱?”

  她手一摊,:“五百块。”

  “五百块?”李美丽顿时惊呼了起来,她从学校打车到这里也不过才四十七,她竟然要五百块,:“沈东扬,你怎么不去抢啊?”

  沈东扬将手收了回来,:“我给过你机会了。”

  李美丽错愕一下,:“什……什么?”

  可是刚走几步李美丽更是惊讶了,北姜市的教育局局长不仅亲自审理这件事,居然还……还亲自出来迎接了。

  李美丽咽了咽口水,四十多岁,一路走来顺风顺水收了不少好处,今日不是要栽到这个不知来头的小子身上了吧。

  “您就是沈东扬先生吧。”教育局局长主动伸出了手,笑脸相迎。

  您?先生?李美丽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沈东扬谦虚一笑,伸出了手,:“局长好。”

  李美丽瞪大了眼睛。

  即便沈东扬是个扮成穷小子的富贵公子,可是又怎么能让教育局局长这么恭恭敬敬?

  除非……沈东扬的背景……

  李美丽越想越害怕,走路时脚步都在轻飘飘的发颤。

  黑白两道,都得给绝暗佣兵团几分薄面,因为它的势力已经到了令人敬畏的地步。

  又因着从不滥杀无辜,铲除国家毒瘤,所以政府也在一直拉拢绝暗佣兵团,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育局。

  只不过这个组织鲜为人知,只有高层人士知晓,他这个教育局局长也是从上司那儿听来的。

  或许教育局局长很有钱有势,一般的富豪也看不起,但是楚括以绝暗佣兵团的名义去发邮件,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连政府都不愿得罪的,一个局长又怎么能把这种事当成过家家呢?

  北姜市教育局长温程一路把沈东扬引到了客厅里,却发现那里已经摆好了一桌子的菜,这是……给沈东扬接风洗尘的?

  “东扬先生快请坐。”

  沈东扬摆摆手,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不用这么麻烦的,我来也就是为了关于陈老师的一点事情,想必事情局长已经清楚了吧。”

  温程还是为她移开了凳子,然后再做到旁边,倒了点酒推到她面前,:“知道了,关于她的事我已经清清楚楚了。”

  “不知道沈先生的意思是?”

  沈东扬也回敬的为温程倒了一杯酒,:“局长不用叫我先生,您是长辈,我是晚辈,真是让我受之有愧,您直接叫我沈东扬就好。”

  温程哈哈一笑,:“你这孩子很懂礼貌很是讨喜啊。”

  沈东扬谦逊一笑,那张如玉的俊脸更是耀眼了几分,人只有在有素质有修养的时候,才会更加美丽。

  她又道:“多谢局长赞赏,言归正传,关于李老师……我希望一个公道。”

  “没有人会喜欢无辜被打。”

  李美丽身子僵硬的,连求情都不敢求了。

  温程点点头:“东扬放心,陈美丽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还说出那种混账话已经不足为人师表了。”

  “身为教师私下收礼便更是不对了,非但没有做到一视同仁,甚至仗势欺人,这种老师,已经没有哪所学校会要了。”

  封杀??!

  李美丽眸子陡然瞪大,她……不能做老师了吗?

  李美丽立刻紧张的上前摇了摇他的手臂:“局长,我工作二十年了,是老教师了,您不能这么做啊。”

  温程有些为难,是啊……二十年了,青春都付给学生了。

  教书育人,很是辛苦啊。

  见温程面色有些松动,李美丽又去攻破沈东扬:“十万块,我们私了。”

  “我这二十年的青春都奉献给学生了。”

  沈东扬厌恶的起身躲开了两步,冷笑出声:“听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你不教书就能青春永驻了?”

  “你当老师拿了钱,收了礼,仗势欺人二十年,如今却说你奉献给了学生?”

  “你扪心自问!这些年来,你冤枉了多少学生?”

  冤枉?陈美丽身体明显抖了一下,蓦地又想起来了当年的那个女生。

  沈东扬声音带着些不公的怨气森寒,声音铿锵有力,震慑人心:“七年前你所带的班里,有个男生的表在桌子里丢了,当时有个女生被传偷东西,就因为她家里穷,你就指责她怀疑她,遭到了全班同学的讽刺谩骂,逼的那个女生留下血书以死证清白!”

  “后来男生的表从宿舍里找出来,别人开始讨伐你害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第21章 你怎么不去抢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