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相救

  小厮们连忙爬起,也不敢有何怨言。

  那体态丰腴的公子名唤魏浦,是韶国皇商魏家嫡次子,魏浦待小厮退到一旁之后,又朝那二位公子作揖:“唐公子,易公子,之前是在下……”

  一直靠在大槐树上的灰衣男子却在此时突然有了动作,动作迅速,直冲那“唐公子”、“易公子”而去,只是手中佩剑并未拔鞘。

  唐时谨和易翡立刻退后几步,那灰衣男子紧追不放,唐时谨和易翡二人几番躲避,灰衣男子虽未拔剑鞘但是依旧剑法凌厉满是杀机,唐时谨和易翡二人不敌,拔出佩剑,三人瞬间纠缠在一起。

  魏浦没想到灰衣男子突然动手,整个人都傻了。

  南晚冷眼旁观,唐时谨和易翡二人合力也不过堪堪和那灰衣男子打成平手,一时之间还分不出胜负,伸手设了一个结界,以免伤及无辜。

  不对,唐时谨和易翡二人已然拔剑,且那佩剑也非凡品,但是灰衣男子始终未拔剑……

  魏浦急得团团转,在地面上大吼,脸色涨红:“都住手!别打了!别打了!”

  “小七姐姐!”带着哭音的稚嫩男声。

  南晚一惊,回头看去,只见后方跌跌撞撞走出一位七八岁的小孩子,衣衫上沾满泥土,略显凌乱,精致的脸蛋上满是泪痕。

  “程越!”

  程越是芜村的村民,幼时流落至此,幸好芜村的村民友善,程越也就一直平安长到现在。程越与别人不同,能一眼便识破易容术,南晚曾经试过变成不同外貌身高嗓音之类程越回回都一眼识破。

  程越见到南晚一直哭,断断续续道:“小七姐……姐,那人……坏!”

  吃百家饭长大的程越,性子温和,不会与人发生争执,这般直言一个人“坏”,定是发生了什么。

  “乖,不哭不哭,告诉小七姐姐,那人怎么坏了?”南晚蹲下身温柔的替他擦去眼泪。

  程越哭的一噎一噎的:“他……他抢我的……铃铛……小七姐姐送的……不给……不给就……就打我……”说着从衣袖中拿出一串流光溢彩的黑色铃铛。

  那是……衣木铃!

  衣木铃是利用黑色小猫池衣身上褪下的猫毛制作而成,衣木铃和其他铃铛不同,风过无声,只有人为晃动才会发出声音,黑猫听到之后会迅速赶来,这几年程越从未使用过衣木铃。

  灰衣男子抢夺衣木铃是为何?以此引来黑色小猫?还是猫咪的主人自己?还是自己身后的……

  思及此,南晚面色阴郁,拍拍程越的肩膀:“小七姐姐帮你报仇。”

  这么一会儿功夫,易翡已经退出战圈,应该是负了伤。只有一身黑衣的唐时谨还在与之对战。

  “小心!”

  那灰衣男子一招声东击西,唐时谨不察,灰衣男子的剑鞘眼看就要落到唐时谨的脖颈之上。

  横空而出的一炳蓝色利剑及时阻挡住。

  南晚虽气,但并未丧失理智,没有拿出自己的落月剑,而是拿出了天蒂城统一用剑——怀生。

  灰衣男子明显识得这剑,低笑一声,不屑,嗓音沙哑,仿佛一口的沙子,听的人只起鸡皮疙瘩:“怀生?你是天蒂城的弟子。”

  唐时谨已经被易翡扶至一边坐下,程越慢吞吞的朝二人靠近,刚刚灰衣男子要抢衣木铃,就是这两个人阻止了。

  “你是谁?”

  灰衣男子没说话,似乎被坏了兴致,立刻直冲南晚。

  不过两三招的功夫,南晚就知道自己错了。灰衣男子刚刚隐瞒了实力!唐时谨和易翡二人哪怕合力也根本无法与之一战!灰衣男子刚刚倒显得是在……

4.相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