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5章:我是不是应该感觉到荣幸

  “你不觉得,你来提醒我这句话,很奇怪吗?”慕玖颜的眉梢微挑,“还是说,这所谓的朱砂痣就是你?所以你才特地过来提醒我的。”

  程尧的嘴角微微抽搐,扶了扶额,“慕姑娘,这是太荒谬了,可不能乱说,我不过就是给你提个醒,那唐逸清不是良人,倒不如这里的这个,好歹南瓜是真的喜欢你。”

  慕玖颜失笑,随意地舀了一勺水,浇花:“程公子,我知道你这是无心之言,我这也是,很多事情,如果不是当事人来说,那就没有任何意义,至于我和唐逸清之间的事情,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说的清楚。”

  程尧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皱着眉,紧紧盯着正在浇花的慕玖颜,神色有些复杂。

  “你看我,也还是这个答案,不会变得。”慕玖颜也不在意,只是随意的开口,“我这个人不会主动去在意什么,也没什么可以在意的。”

  “你倒是不一样的。”程尧笑了笑,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对你是不一样的。”

  “谁?”慕玖颜微微一怔。

  “南非绝。”程尧说了一个名字。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慕玖颜的手抖了抖,连带着水瓢上的水也洒落了一点在她的脚上,不过恢复的也很快:“与他有何干系?”

  “你以为,你为什么可以留在南瓜的身边,即便是南瓜喜欢你,但是你来历成谜,不知是好是坏,若非他默认了,你也不可能站在这里。”程尧的语气有些发笑,似乎是在等着慕玖颜的反应。

  慕玖颜却只是扯了扯唇角,很是勉强:“这件事和我无关,他若是不愿意,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不过,南瓜的生母到底是谁,他心中有数吗?”

  “他要是自己知道的话,也不会这么多年不去找了。”程尧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现在就只能等,等那个人自己出现,毕竟当年是她将南瓜放在府门外的。”

  “两个倒也都是不负责任的。”慕玖颜笑了笑,“不过程公子,既然他不在这里,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我刚刚找到他了,说了你的事情。”程尧收敛起了脸上的玩味,“我说是一个挺温柔的女子,但是他却说了是瞎了,还是心茫了,竟然可以用这个来形容你。”

  慕玖颜脸上的笑意在那一瞬定格,很久才缓过来,随后抬眼,懒懒地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程尧:“所以你前面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引出这句话吗?”

  “没有。”程尧摇头,“我不过就是想到了这句话而已,我很少听到他评价一个女人,毕竟他根本记不住,但是你是特别的,对于他而言,他可以记住你。”

  “照你这么说,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觉到荣幸。”慕玖颜的嘴角扯了扯,觉得有些好笑。

  “多少人都想着嫁给他,你就一点都不想?”程尧有些疑惑。

第95章:我是不是应该感觉到荣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