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7章:浑水

  慕玖颜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脑袋还晕晕乎乎的,一睁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南瓜,微微一怔,她这是回来了?

  那他呢?

  走了吗?

  “娘亲,你终于醒了。”南瓜扑过去抱住了慕玖颜,“我们找了你四天。”

  慕玖颜深吸了一口气,抱住了南瓜的脑袋:“这不是回来了吗,这四天让你担心了,是娘亲的错。”

  “是程尧的错!如果不是他,娘亲也不会被带走!”南瓜的小拳头紧紧握了起来,表示气愤,“娘亲,以后一定不要让自己出事了。”

  “好。”慕玖颜点头,低头的时候,眼底多了几分温柔。

  那就尽量不要让自己出事吧。

  毕竟家里还有这么一个小瓜苗在等着自己回家。

  一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忽然就变得有些暖暖的,这一种感觉,她从未享受过,也从未奢望过,但是如今真的感受到了之后,却觉得,自己是格外的贪恋。

  “娘亲饿了吗?”南瓜在慕玖颜的怀中抬头,“小厨房准备了清粥,只等着娘亲醒过来了,我现在就去拿过来。”

  “嗯。”慕玖颜点了点头。

  看着南瓜出去,自己也穿了衣服鞋子,洗漱了一下,走了出去,看着天边的星光,神色有些复杂,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是少了什么东西一样。

  慕玖颜站在树下出神,而屋顶上两个人,则是看着她的背影,一动不动。

  “你的意思是,唐华浩对她格外的关注?”程尧扭头,看向南非绝,却意外的发现,南非绝的视线一直落在下面的慕玖颜身上,略微怔愣之后,就大概明白过来了。

  这个人,可能是真的动情了。

  “唐华浩为她涉险,你觉得这件事情要如何解释?”南非绝听到声音回神,音色有些沙哑,“她和唐门的关系应该不浅。”

  “要查下去吗,还有那个别庄,以及你口中的那个,君枳。”程尧微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回忆某件事情,随后恍然,“君枳这个名字,你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自然耳熟。”南非绝笑了笑,“那个神秘的唐夫人,不就是叫君枳,只不过没几个人知道罢了。”

  “会不会是同一个人?”程尧猜测道。

  “可能性不大。”南非绝皱着眉摇头,“那天晚上,这两个人就是玩命,我点了她的睡穴,回去查探过,两个人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这两个人的事情,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说不定就是血海深仇呢。”程尧半开玩笑地说道,不过很快又正经起来,“不过,若是血海深仇,也没有必要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了。”

  “这件事情不要继续下去了,让唐门的人自己去头疼去,近期先去把唐夫人找出来。”南非绝没有准备搅混水,“隐宗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那老头不是回去了,怎么还乱着?”程尧错愕。

  “哪有这么容易,他撑不了多久的,一旦倒下,整个隐宗必然大乱,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南非绝的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我知道了。”程尧点头。

  南非绝和隐宗的关系,他不知道,但是和那女人的交情,他却是清楚的,自然也猜得到,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这件事情。

第167章:浑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