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人非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顾晓平生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家道中落”。

  乌木牌匾被取下,京巡卫的皂靴踏平了祁王府的门槛。

  三天里,五六十人进进出出,也没能带出什么金银玉石、珍宝字画。大理寺的空地上堆满了她往日消遣的玩物,里面看起来稍微稀罕点的几样,还都是皇后娘娘赏赐的。

  家仆在初五就被遣散了,她典当了从顾家带来的大部分首饰,让青衣悄悄给每个仆从都送了些盘缠。顾家被抄家,王府里面的东西自是不能带走的,这些人为王府兢兢业业了那么些年,也不应因为她的过错落得个贫苦流离的下场。

  现在的祁王府里已经没有人了,空空荡荡的,了无生息,一点儿都不像她从小生长的那个地方。亭台还是那些亭台,假山还是那些假山,就连留听阁旁她亲手植下的那棵金扇桂,如今也是满树繁花,十里飘香。可少了那些个叽叽喳喳的丫鬟小厮,少了絮絮叨叨教导她礼节的李妈,少了父亲与朋友的把酒言欢,少了娘亲手把手教她碾花入药……少了那些灼灼烟火气,眼前这座府邸还剩着些什么呢?

  “物是人非”,这个词她现在是理解得透透彻彻。

  “晓晓……”熟悉的身影落在身旁,沈长风盯了她的脸片刻,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脸颊,柔声劝道,“别哭了。”

  她刚想接口说没有,却看到指节处明显的水迹,下意识抬手摸脸,触碰到一片湿润,才晓得自己原来已在不经意间泪流满面。

  “对不起。”男人的声音里带了些愧疚。他从背后小心翼翼地环住她,却不敢靠得太近,生怕她挣脱。

  “不必。”顾晓覆上腰间的手,轻轻握住它。眼泪还是止不住的落下,在沈长风的袖口晕出一片深色。“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

  是我害得顾家家破人亡。

  如果不是我当初写的无聊剧情,如果不是我投生到了这里,如果他们不是我的爹娘……

  “他们那么好的人啊,怎么该遭这种事……”

  泣不成声。

  顾晓忽然想起,自己最初来到这里时,带给她温暖的两个人。

  ……

  “‘冥冥之中,独见晓焉。’就叫她‘顾晓’吧。”男人的声音里带着初为人父的激动和喜悦。

  顾晓第一次知道,原来她用了那么久的平淡名字还有如此蕴意。

  ……

  “‘月宫秋冷桂团团,岁岁花开只是攀。共在人间说天上,不知天上忆人间。’晓晓,我们种下桂树,等它长大以后,每年都在这里闻香赏月,好不好?”

  那个明明知道每年中秋他们都要入宫赴宴的女人,与她亲手种下了一棵桂花树,埋土的时候柔柔地问她,可还愿意回来之后再陪她闻香赏月,与她闲话家常。

  ……

  那个扬了一百次板子还是轻轻放下的男人。

  那个每天带着她护着她戏谑搞怪的女人。

  那些个每天焦急地追在后面大呼小叫的仆从们。

  ……

  都不在了。

第三十九章 人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