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少年

  东宫的寝殿里此时忙忙碌碌,好不热闹。

  “青衣,帮我把那件粉色的外衫也收进去,对了,还有那件鹅黄色的下裙……”

  顾晓刚吩咐完这边,转头又向那头道:“诶诶诶,辛夷,那鎏金步摇别收,我不喜欢,换成左边第二个盒子里的白玉簪子……对……就是那个。”

  半夏没事干,正在自己屋里收拾行装。玉竹则去了内务府,去跟那儿的公公知会一声他们随主子出游离宫的事情。

  正当顾晓在纠结要不要再多带一个箱子时,玉竹从内务府回来了。

  “娘娘,奴婢们离宫的手续都已经办妥了。”

  顾晓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挥手让她去收拾自己的行装,却发现玉竹站在原地未动。

  “还有什么事吗?”她问。

  玉竹答:“不是大事,只是内务府的公公问奴婢,娘娘之前带回来的那个小公公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

  经她提醒,顾晓这才想起来,她之前的确是往东宫里带回了个小太监。

  那是冬至时候的事了。

  那时辛夷生了病,青衣在照顾她,沈长风很忙,伴鹤也跟着他不见人影,半夏和玉竹又是素来沉默寡言。东宫里面冷冷清清,没有个说得上话的人。那日她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后,并不急着回去,便在宫里多逛了会儿。这一逛,便碰到了个熟人。

  “奴才参见太子妃娘娘。”

  眼前的小太监身穿藏青色袍衫,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因躬身行礼,顾晓看不清他的全貌,但从露出的光洁额头和俊朗眉宇看,应该是个长相不错的少年。

  可惜是个太监。

  顾晓心中暗叹。

  “我见过你?”她问。

  那太监是专门过来同她打招呼的,可她并不记得在与哪个太监有过这样深的交情。

  少年深鞠一躬,腰弯得似是要将头贴到地上。顾晓突然受他这大礼,有些慌乱地后退两步,却听得他恭声道:

  “之前在林场承蒙娘娘箭下相救,奴才今日有幸遇到娘娘,想向娘娘当面道谢。”

  难怪总觉得他有些眼熟,原来是之前在林子里救下的那个孩子。知晓了缘由,顾晓也安然受了他的礼。

  她道:“当时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必挂怀。倒是你自己以后注意着点,再遇到这种危险,可不是每次都有人来救你。”

  小太监敛眸:“奴才遵命。”

  两人就此分别,顾晓本以为不过是一场萍水相逢,却没想到他们那么有缘分。

  几日后,顾晓和乐阳在御花园里闲逛时,忽听得湖边有人呼救,赶过去时看到两个人正在水里挣扎。一问才知道,八皇子和璟王府家的小世子起了争执,争吵中把小世子推进了水,扔了个太监下去救人,结果没想到那太监也是个旱鸭子,于是在水里扑腾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闻声赶来的侍卫中居然没有识水性的,也不想水里再多一个扑腾,遣了人去通知侍卫长,其他剩下的正在旁边找着长竿,看看能不能把人拉上来。

  眼看水里扑腾的动静越来越小,救兵却迟迟没有来的迹象。

  顾晓转头向乐阳道:“去帮我找几块毛毯来。”随即便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脱去外袄跳进了湖。

  大冬天的,周围还有浮冰,真刺激。

  顾晓内心疯狂吐槽着自己的英雄病,一边努力向扑腾的两人游去。

  来回两趟,总算是把人都救了回来。

  小世子已经昏迷,赶来的太医和宫仆都还在那边忙活。顾晓捂着毛毯瑟瑟发抖,抱着暖炉缩在一旁,她还有闲心转头观察自己捞上来的另一个人。

  “呵,小太监,又是你?”见到旁边嘴唇发紫的熟人,她不禁感叹他们还真是有缘,虽说这缘好像是孽缘……

  “好像每次看见你的时候,你的处境都那么危险。我是不是跟你命中相克啊?”她不禁玩笑道。

  小太监垂眸,恭敬道:“娘娘救了奴才两次,当是奴才的贵人才对,怎会说是命中相克呢?”

  少年的声音清澈明亮,纵是低声细语也不减其风采,恍若冬日的暖阳,照进了顾晓的心里。寒冷带来的压抑感烟消云散,世界好像在那一瞬间明亮了起来。

  明明生长在这么压抑的环境,明明经历了对于一个少年可以称之为悲惨的过去,明明看遍了这宫里的勾心斗角、不休纷争,他怎还能保留着如此阳光般的气息?

  “如果你愿意,来我身边侍奉如何?”

  ……

  从悠久的记忆中回神,顾晓叹道:“带上他吧,那孩子吃了太多苦,也是时候享享福了。”

第四十五章 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